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0(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0


阿诚唇畔噙笑静静瞧着明楼,昏黄光晕抹在他下颌骨形成油画质感的线条。

“群体治疗通常会让所有参与者增强认同感与归属感,宽松良好的氛围,年龄相仿的同学,那些轻度自我认知障碍的表现,自傲、自卑、过分虚荣能得到一定缓解,重新定位自我。”

明楼皱眉:“可惜我忽视掉,我接触的并不是急需心理医生介入帮助的患者,而是大部分都想轻松点拿到学分的学生,没有考试的课程拥有很强的吸引力,坦率真诚的倾诉反而会惹来嘲笑讥讽,课程效果一直不太好,我又对一些家庭因素造成性格缺失的学生特别偏爱,他们聚在一起互相影响,也许结果与我期待的正相反,性格缺陷会持续放大。”

他抬头,像是说给阿诚又像是说给自己。

“我并不是个合格的教育者。”

阿诚沉默,室内只能听见楼下隐约的嘈杂,敞开的窗子流进潮湿微弱的晚风。

“所以,你有什么打算?”

他垂落视线,摸出烟盒在手指间摆弄。

“寻求更多的帮助,个人力量总是有所界限的,暂时承认自己的失败总比死撑到底好,这个学期结束就离开,试着集合各方面的专业人士谋求更合理的解决方案,也许应该普及心理疾病的预兆,像防骗秘诀那样编成口诀天天在学校门口公放?”

明楼笑起来,阿诚不由自主跟着笑,注视这个坦率到让人吃惊的男人时目光幽深。

烟盒被捏得皱巴巴的,阿诚起来,相当突然的一脚蹬在明楼椅背,后倾的椅子撞到墙壁咚一声响,明楼骤然间失重,条件反射挺身,被阿诚捏住后颈凶狠的吻上来。

谁也没闭上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瞪着对方,像要看穿彼此的真实与谎言。

阿诚要退开,明楼伸手用力箍住他腰往怀里拖,摇摇欲坠的椅子彻底失去平衡翻倒,两个人闷哼着摔到地板缠成一团。

狼狈将手脚抽出来滚远些,阿诚感觉这辈子的脸都在明楼面前丢尽了。

明楼躺在地板喘息,他横过一条手臂挡住太过刺眼的壁灯,斜睨身边自己跟自己生气的阿诚,伸长手臂去摸对方后背,阿诚抖着肩膀把那只手甩开,明楼努力憋笑。

“安慰得不错,真的,其实你蹬椅子那下还是挺帅的……噗!”

他笑得浑身打颤,阿诚恨不得往明楼脸上踩一脚,又羞又恼蜷起身体,明楼笑够了蹭过来从背后抱住阿诚,不顾阿诚挣扎把人拖拽起来低声的哄。

“咱俩早晚得知道彼此最糟糕的一面,别有压力。”

明楼揽住他肩膀摇晃,阿诚嘀咕谁特么想知道你有多差劲,拧着身子挣开明楼手臂,气冲冲大步走过去拽开房门。

外面楼梯栏杆后冒出一排脑袋。

刑警小陈尴尬的挤出笑容。

“诚哥,好歹我们是借住在明教授房子里,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呀。”

我动的是嘴!

阿诚冷酷扫视这群经验丰富的刑警,着实不想知道他们究竟猜到多少,快步下楼去餐厅,抢在所有人之前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米饭。

更让阿诚郁闷的是情杀这条线索基本进行不下去。

梁悦童对独生子很是溺爱,大部分灰色收入在去年砸进股市也是因为要送孩子出国留学,按照同事的说法,包养小情人儿的钱老梁可舍不得花。

案情陷入胶着状态。

周五晚上大学城里所有选修课暂停,七点整在体育场举行追悼仪式,虽然号称自愿参加,各班级的辅导员通知会点名签到,拨出班费购买白菊花,禁止携带蜡烛以防火灾。

会场下午就开始布置,晚餐后仪式主持人开始彩排,最后一次对稿。

阿诚带队的刑警也有巡逻任务,他远远注视梁悦童巨大的照片,腔子里堵着一团气。

天色渐渐暗下来,明楼传信息过来,说是要去接李未晓,这个女孩子已经好几天无故翘课,她妈妈来闹这事很多人都知道,几个任课教授都来找明楼让他想想办法,虽然同情她但也不能再通融下去,不记旷课其他学生会有情绪。

追悼会即将开始,师生们陆陆续续抵达会场,阿诚绕着体育场巡视,在出口附近碰见梁悦童的独生子梁淼。

他们只见过一面,父亲的死亡让这个中学生眼里蒙上阴霾,问询时梁太太不停哭诉,梁淼始终不发一言,呆呆注视虚无的空气。

“嗨。”

阿诚停在男孩身边:“怎么不过去,你妈妈呢?”

沉默很久,梁淼冷冷回答:“她不会来的。”

阿诚很想问这是梁悦童的追悼会,梁太太怎么会缺席,他忍住问题,偷偷观察男孩侧脸,像戴了张面具般毫无表情。

“学校里来人说我爸爸的坏话,什么侵吞公款的,就是不愿意赔足够的钱,妈妈天天跟他们吵,不可能来的。”

梁淼偏头看向阿诚,斩钉截铁下结论:“我爸爸不是坏人。”

阿诚凝视那双倔强又绝望的眼睛透不过气来。

“当然。”

他强笑,梁淼久久盯着阿诚,眼泪夺眶而出,像头受伤的小兽扭头就跑。

阿诚怕他出事,落后段距离跟着,打电话给小陈简要说明情况,追着孩子狂奔过一条条街道,空气黏腻闷热,乌云遮蔽星空,豆大的雨粒砸在阿诚鼻尖,他紧赶几步拉住梁淼的手肘,将男孩拖进店铺雨遮之下。

梁淼挣扎无果猛蹲下将脸埋进膝盖,双肩颤抖,一声不出。

叹口气,阿诚搜肠刮肚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拿出手机翻找梁太太的电话号码发消息,报告他们的位置,梁太太很快回复要来接儿子。

逐渐密集的水滴接连打在雨遮噼啪作响。

阿诚看着男孩想到自己的弟弟,不比梁淼大几岁,又乖巧又懂事,得知继母怀孕不声不响离家出走,找到后就再也不肯说话了。

梁太太来得非常快,她跳出车子的同时阿诚手机响起,两个大人心情复杂的互相点点头,梁太太也蹲下去陪伴梁淼,阿诚走进雨里接听电话,线路对面传来小陈急切的呼喊。

“诚哥!你快来女生公寓,又一个被害者!”

 

 

——未完待续——

 

碎碎念,展会结束感觉身体被掏空_(:зゝ∠)_




评论(48)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