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第一章

第一章

 

 

盖着羽绒服在办公室里打盹不到四个小时周巡就被叫起来。

头昏脑胀到卫生间洗把脸,抬头照镜子发现自己半边脸肿得跟发面馒头似的,指头戳下去疼得周巡一哆嗦。

他凑近镜子仔细查看,没破皮,当即抛诸脑后,扯两把卷纸擦干净脸直接出现场。

还不到早晨八点,铲雪车已经开上路面,柏油路像被水冲刷过一遍湿亮闪光。周巡顺顺当当抵达城北人工河,这片其实是长丰辖区的边缘,过桥就不归他们队管,尸体偏偏就在河这边被发现。

周巡将车停在警戒线外,旁边的车看着眼熟,车门有条长长的划痕。

几乎是在下车的同时有个熟悉又带点破音的嗓音喊他。

“周巡!周巡!”

循声望去,关宏宇朝他玩命挥手,周巡在现场看见他脑壳都疼,这人不知道是不是扮他哥破案有瘾,见天的往案发现场钻。

“都跟你说多少回了,无关人士线后边呆着去啊,这是为了保证破案之前不泄露任何相关消息,送亚楠来的吧,完事我载她回队里,你赶紧回家。”

“哎,我说周巡,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呦哬,你这脸够吓人的嘿,以前咱俩可没少一起破案抓坏人,行!就算那时候你以为我是我哥,可军功章上也有我的一半对不?”

周巡面无表情看着他,关宏宇认怂:“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总行吧,不能再少了!”

“你这卖菜呢,还三分之一。”

压根没想理关宏宇这茬,周巡掀起警戒线矮身往里走,关宏宇拽住他胳臂赔笑:“别介啊,我可听说里边死的那个没穿衣服,天寒地冻的光着身子死在河边,这案子肯定不简单,我给你参谋参谋。”

周巡又好气又好笑,摘掉墨镜指指他,呼出一大团白气。

“就你这结论立刻暴露你不学无术的本质,哪年冬天都有不穿衣服死在雪地里的傻帽,几乎都是喝大发了自己在外边浪,低温缺氧促使大脑皮层进入抑制期,失去对体温的调节控制作用,外界环境让体表温度持续下降,大脑却告诉身体热,结果一件一件脱衣服直到最后被冻死。听明白了吧,意外死亡用不着您这位福尔摩斯出手,家去啊。”

挣脱关宏宇纠缠,周巡没走几步碰见早早到达现场的法医高亚楠,想必接到出现场通知她老公比她还积极,彼此打个招呼,高亚楠仔细查看他肿胀的半张脸,建议至少喷些云南白药。

“不算事,这么快就检查完尸体了?”

他们并肩往陈尸处走,高亚楠双手插在束腰款羽绒服口袋,眉宇间郁郁不快:“天气太冷,验证死亡时间的常规方法不准,得拉回队里进一步解剖,现在只能告诉你死者是男性,体表无致命性机械损伤,也没有明显的抵抗伤或束缚伤。”

两人停在死尸面前,周巡眼睛溜圆,面色凝重,高亚楠继续介绍:“背后连续性伤口没有生活反应,是死后形成,利器宽三厘米,纵深不超过九厘米,厚度在两厘米左右……”

她感到异常寒冷般缩起肩膀。

“我觉得,你需要关队过来一趟。”

周巡沉吟半晌,利害关系在脑子里捋顺,深觉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点点头,伸手要拿移动电话,扭头瞅了眼远处伸长脖子张望的关宏宇,曲肘撞撞高亚楠。

“去跟你家关宏宇说,让他把他哥叫这儿来。”

“怎么……”

高亚楠吃惊的瞪他,周巡不耐烦,催她:“让你去你就去!”

白他一眼,高亚楠转身走两步又倒退回来瞧他。

“你是觉得,由你叫关队未必肯来?”

周巡装模作样清清喉咙,转脸忙忙的指挥技术队采样,高亚楠深深看他几眼,摇摇头,特无奈的迎向自己上蹿下跳的孩儿他爸。

入冬之前人工河的水就放掉了,灰秃秃的河床满是积雪,岸堤花坛的位置被雪掩盖,像截平整的白色大理石台阶,矮树丛灰褐色的枝丫自雪层露出点点尖梢,仿佛白底闪着珠光灰的绸带蔓延到不远处的交叉道。

横尸处就是无瑕雪阶砸开的缺口,到处是凌乱的雪块和细小枯枝,给技术队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

“发现者住在附近,早上出来遛狗经过现场,他的狗先是对着花坛狂叫,在主人喝止无用的情况下跳进花坛将尸体刨出,所以现场到处是狗毛和狗脚印。”

技术队赵茜向周巡报告:“幸好报案后派出所及时出警,隔离带内提取的足迹,就只有发现者和两名派出所警员的,现场清理积雪后没发现血迹或其他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有找到死者身上以外的衣物,技术队现在着手清理花坛,但如果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得运气特别好才能找出什么来。”

这里百分之九十九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挥手让技术队继续搜索,周巡叉腰环视岸堤周围,附近属于市建绿化地,‘提升城市形象,美化市容市貌’工程的一部分,住宅楼和商业建筑都被一大片草坪和树林隔在外围,除了城市道路监控系统,恐怕半个摄像头都找不出来,天暖和的时候岸边不少人遛弯,但昨晚狂风暴雪,目击证人预估为零。

“真他妈会找地方。”

周巡跺跺脚,到附近摸排,等他回来,关宏峰已经蹲在尸体前检验。

紧走几步,周巡弯腰伸手将关宏峰脖颈围巾拉紧掖好,紧挨他也蹲下:“怎么样啊?老关,能不能给定个性,往大了那得尽快通报市局,一般刑事案件咱们自己解决。”

关宏峰偏头刚要答话,冷不防瞧见周巡肿胀的脸,瞳孔骤然扩张,呛到冷空气直咳嗽,周巡乐了,拍他后背,关宏峰恢复正常,瞪视周巡拍击自己的手臂,周巡干笑着收手。

“按照一般刑事案件常规处理。”

再度看向周巡,关宏峰语调稍稍放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样吧,先查案,回去后无论有没有新发现都跟顾局打个招呼,万一情况不对你先把自己摘出去。”

“成,都听你的,老关啊,有你在,我心里就特踏实。”

周巡咧嘴,关宏峰眼睑低垂,两人不约而同沉默,去看那具赤着上半身的男性尸体。

他脸孔朝下俯卧,双手交叠于身前,以一种环抱住自己的姿态躺在雪里,拱起的后背残留雪沫。

弧形的血红符号从死者腰际蔓延到两侧肩胛骨,犹如白茫茫雪地里绽放的红莲,妖异而刺目。

关宏峰将死者的脸抬高,一张岁月痕迹明显的面孔平静安然,就像是仅仅睡着了。

 

 

尸体拉回长丰支队法医室必须先解冻,关宏峰吩咐可以解剖时要做病理切片,周巡在他身后频频点头。

多年前他还是关宏峰的副手,调查过一桩移尸案,有个老头在铁轨上被火车碾成两段,现场看起来像卧轨自杀,解剖发现死因是突发性心脏病,因为尸身遭到严重破坏,又明确是病死的,相关部门施压希望赶快以意外死亡结案,给死者家属赔偿了事。周巡犟脾气上来死活不干,拍桌子跟局长吼要么查清证据链要么他周巡走人。

闹到最后还是外地讲学的关宏峰临时回来做担保,限时让周巡查,局里不给人手,他就单枪匹马到处跑,最后弄明白老头死前和棋友争执被推了一把,就这么巧,摔地上心脏病发猝死,跟他下棋那孙子以为自己杀了人,才偷偷将尸体扔到铁轨上伪装自杀。

现在这案子也保不齐是病发致死,有人害怕或是其他原因抛尸,后背利刃刻出来的符号也可能是看过两本侦探小说故意模仿扰乱调查方向的,要事情是这样,就绝对符合一般刑事案件的性质。

如果不是,事态就远远超过长丰支队的管辖范围,市局肯定要组特别行动队,搞不好检察院也得搅进来。

现阶段对案件性质的判断可以说是重中之重。

周巡烦躁的抹把脸,碰到伤处嘶的吸气。翻看数据表的高亚楠看看他,拉开抽屉取出云南白药罐装喷雾,丢给关宏峰并使个眼色,关宏峰眉梢极轻微抽搐,拍拍周巡示意跟上,两人来到外面走廊。

“闭眼。”

“不是吧,老关,被人看见咱俩可就不清白了哈。”

周巡边调侃边把眼睛闭好,关宏峰面无表情钳住他下巴将人固定住,药剂喷雾劈头盖脸喷上去,周巡的卷毛刘海都湿漉漉垂下来。

“有你这么上药的吗,借机报复吧你。”

挣开钳制,周巡眯着眼睛往洗手间里冲,拧开水龙头清洗完好的那半张脸,药味刺激鼻腔,他重重打个喷嚏,无意中抬眼看向镜面。

关宏峰站在他斜后方,如往常那般双手插进长大衣口袋,微微抬高下颌。

水流哗哗的砸进洗手盆,溅起数朵透明水花。

周巡整个胃翻过来,他认识关宏峰整整十五年,苦闷而忧郁的神情极少在那张留疤的脸庞上出现。

接捧水往额头扑,周巡搜肠刮肚寻找能安慰到对方的语句,再从镜子里看过去,关宏峰却是往常那副冷淡疏离的表情。

视线相触,周巡越发难受,甩甩头强自镇定,抽卷纸擦掉水珠笑道:“说起来老关,你昨天找我到底什么事啊?”

关宏峰闭紧嘴唇沉吟,眼帘一掀正要说话,法医室小徐急匆匆挤进洗手间,手捂肚子看看周巡,又转头看看关宏峰,拗出笑脸。

“关队,周队,原来你们在这儿啊,尸体背后的符号含义调查出来了,是代表白羊座的占星符号。”

关周二人彼此对视,面面相觑。

啥玩意儿!?

静默十秒钟,关周移开视线随即再次对视,周巡撇嘴,关宏峰浅浅皱眉歪了下头,肚子疼的小徐怔怔看他们俩打哑谜。

抬手挠挠后脑勺,周巡朝上翻翻眼珠,关宏峰极细微的点头。

小徐目送两人走出洗手间,关宏峰往法医室,周巡往电梯方向,小徐眨巴眨巴眼睛,强烈感觉到自己被排除在外,跟撞到结界似的。

周巡直接上楼敲局长办公室的门,混这么多年,他早学乖了,案子有炸膛趋势的时候先跟顶头上司打声招呼,让人家有个心理准备,是疏是堵有领导把关,真要出事就算他抗雷顶上,领导也能周旋出余地。

长丰支队的顾局和海港支队的白局做派截然不同,老白像威慑力极强的核弹,就连赵馨诚那混不吝的脾气,对上白局都打怵。顾局为人低调,见谁都不摆架子,平时整个一好好先生,关键时刻才显出杀伐决断来。

见敲门进来的是周巡,顾局扔过去半包白梅,周巡赶紧抽一根点上,他自己常吸利群,价格是领导这包烟的四倍,以前违心称赞烟好,顾局似笑非笑推推烟灰缸,回句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不能丢,周巡麻溜的表决心,热烈赞扬领导思想觉悟就是高,最后搓着手问,您看这办案经费流程适当调调呗,不为别的,油太贵了还得攒一块才能报销。

“看见你小子,准没好事。”

顾局将手里文件夹盖好放到一边,示意周巡坐下。

周巡没废话,手机倒转,给顾局看有死者背后符号特写的照片,顾局不自觉身体前倾,肩膀紧绷。

“今早发现这人死在北桥那边,已经拉回队里,关队和我都觉得,可以按一般刑事案件处理。”

“理由。”

“顾局您看这个符号哈,这是代表白羊座的占星符号,随便上网一搜到处都是,星座性格分析什么不就是骗小丫头片子的玩意儿吗?而且死者身上没有致死伤,也没有束缚伤和抵抗伤,死状安详,所以我推测,死者可能是急病或意外死亡后遭到抛尸,而这个抛尸的,要么年岁不大,要么文化程度不高,可能读过两三本侦探小说,再不然看的柯南,照葫芦画瓢在死者背后弄个符号转移视线,现在队里在查尸源,知道死者身份,调查死者人际关系,我估摸着案子肯定会有进展。”

周巡说得口干,自己起来到饮水机前边接水喝。

寒风吹动铅灰色云层覆盖天空,阴霾重重,光影变幻。

“我说周儿,如果这不是普通刑事案,那就事关几十人,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生命安全,好好做事,无论多小的进展,都直接向我报告。”

“明白。”

周巡叼着纸杯去勾门把手,指尖泛凉。

他猛然回头。



——未完待续——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序章

简介:津港一天之内出现出现三具尸体,背后都绘有奇怪的符号,周巡为此案焦头烂额之际,被请来协助破案的顾问关宏峰又总是对他欲言又止…… 




序章



“……今年以来强降雪最多的一天,夜间降雪量将达到5到10毫米,请各位市民做好防寒准备,尽量不要出行,明后天将有所好转……”

电波嘶嘶啦啦出现杂音,外面风声呼啸,雪片狂暴的拍打车窗玻璃。

周巡关掉车载收音机,打开雨刷弄掉前挡风玻璃上细密的雪沫。

入夜后旧城区远不像市中心那么明亮热闹,长丰支队监控的地方,是一大片待建空地中未拆除的筒子楼,仅有两三家钉子户为提高拆迁款住在这里,四楼亮灯那户人家姓李,儿子初中辍学,天天跟哥们在学校附近晃悠,抢劫中学生,碰见个硬茬两方打起来,失手捅死了人,出逃在外。下午支队接到消息,这小子的爹签下拆迁合同,提出预付款全部现金带回家,怎么想都是给儿子准备的跑路费,周巡立刻安排在李家外围布控。

“师父!师父!这破天能见度越来越低了,要不要兄弟们再靠近点儿?”

“再近点儿你还不如拿个大喇叭广播我们在埋伏抓人!老实待着!”

周巡训完徒弟小汪,手机嗡嗡一响,进来条短消息。

 

——在吗?

 

他随意瞟了眼,皱眉刚要骂“谁啊净他妈扯废话”,一看发信人是前支队长关宏峰,不自觉喔了一嗓子,耳机那端立即传来小汪高八度的嚷嚷:“师父!我也看见他了!小子别跑!”

手机甩到副驾驶席,周巡开车门就冲出去。

翻飞乱舞的雪片立即扑了他一脸。

茫茫雪夜中两条人影猛追埋头骑车冲向筒子楼的人,骑车人穿着完全符合通缉令发布的特征,银灰短款羽绒服,脖子上绕着长围巾,微弱的路灯稍稍照亮骑车人纯黑针织套头帽,随着自行车大幅度拐来拐去乱晃。

周巡心底一翻,抬头去看四楼窗户朦胧的灯光。

“汪儿!这小子从哪边过来的?”

“骑车直接从大路拐进来的!”

“艹!”

来不及多说,周巡中途调转方向直奔筒子楼,他身后远远的骑车人失去平衡,翻车倒地,小汪和另一个刑警狠扑上去按住。

绕过筒子楼后面就是残砖断瓦的拆迁工地,守住那边的两个刑警从通讯频段里听到嫌犯出现,正赶来支援,和周巡擦肩而过,两人冲出去段距离停下来发懵,不知道队长怎么往反方向追。

“我去!怎么是个女的!各组赶紧回防!”

小汪通讯频段里大喊大叫,惊得两个刑警立即转身就跑。

雪片黏住睫毛模糊视野,筒子楼后面遍地砂石瓦砾,周巡敏捷身姿凝成巴掌大小的黑影,呼啸的寒风里传来周巡喝骂:“你他妈别想跑!”

他死死跟住楼后砂石间另一个拱起身子狂踩脚踏板的骑车人,斜跨旅行袋玩命的逃,风雪中一道灰影扬起双手试图阻挡,周巡速度不减,跨步闪过,眼见骑车人往漆黑的荒地里钻,拽下腰间警棍全力冲刺,距离缩到极限一棍砸出去。

警棍旋转着敲中骑车人后脑,自行车剧烈摇晃,周巡几大步赶上,合身将人撞翻在地。

“跑啊!我让你跑!”

单拧手臂压制住骑车人,周巡另一只手揪住他头发猛拽强迫对方仰头。

那是张年轻甚至稍显稚嫩的脸,因疼痛而扭曲。

“还他妈学会声东击西了啊?老实点儿!”

周巡松手,骑车人额头撞地,背后咔嚓一声右手腕被拷住,他哀嚎着挣扎,周巡毫不客气用膝盖压他脊椎,正准备将左手也拷上,两条手臂突破风雪自后猛勒住周巡脖颈,周巡反手钳住对方手臂要掰开,浑浊的臭气直冲鼻腔,脸颊冷不丁被咬住。

艹你大爷!

一个头槌狠撞过去,对方闷哼后仰,周巡半点不停歇的再次撞击,终于赶到的刑警赶紧将他后背那人硬拖下来。

将骑车的小年轻双手背后拷瓷实交给同事,周巡喘着气回身。

偷袭他那人头发花白,五官和犯事的年轻人十分相像。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了我儿子!他年纪小不懂事,我快四十才有这么一个儿子啊!可怜可怜我成吗?啊?求你们了!那袋子里有钱,都给你们!”

老头眼泪鼻涕淌得满脸都是,寒风吹过冻成冰条,显得愈发可怜。

“袭警,行贿,等着刑拘吧你。”

周巡没好气的挥挥手,示意把父子俩都带走,老头急了,喊到破音:“你这是要他的命!”

“你儿子的命是命!别人家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他敢杀人就得付出代价!”

提高嗓门吼回去,周巡抹把脸,天气太冷冻得脸都是麻的,也不知道被咬的地方破没破皮,他琢磨着去医院是扎破伤风针还是狂犬疫苗。

犯案的小年轻嚎啕大哭走都走不动,小汪他们赶到,几个人都没移动多少路程。

“还得是师父,厉害。”

小汪冲周巡挑大拇指吹捧:“我们逮着那个就一丫头片子,自己还觉得为男朋友转移警方注意力挺伟大,哎,师父,你是怎么知道人不对的?”

假装无所谓的撸把刘海,周巡张嘴立即吃进去不少雪片,呸了半天嘀咕。

“就那破车骑的啊,歪七扭八怎么看都不是会骑自行车的人,那她干嘛非要骑自行车还是从显眼的大路过来?就是争取时间哪,女的跑不动,骑车总比走路快。况且老爷子要拿钱给他儿子跑路,不管怎么联系上的吧,儿子那时间出现,当老子的还不得脸贴窗户上盯着点啊,我一抬头,嚯,四楼窗户灯光透亮,人站在窗前挡光的黑影根本没有,既然确定老小子不是从这边接头,那就是背阴的另一边呗。”

拉开车门,暖风哗的涌出来,周巡脸颊刺刺的疼,他探身抓住副驾驶席的手机,滑屏要按通话键,拇指悬空动了动,又将手机锁屏揣兜里。

“哎,小汪,你们把那俩玩意带队里去,这案子人证、物证都是全的,拿到口供就齐活儿,先审着啊,我办件事再回去。”

“得嘞,交给我吧。”

目送徒弟押人进车开走,周巡关门发动车子。

狂风卷着鹅毛大雪往挡风玻璃上砸,雨刷咯吱咯吱清出扇形区域。

路上难得车特别少,倒是不堵,可这鬼天气风大路滑速度也提不上去。

关家兄弟的案子完结后他和关宏峰基本没见过面,案发前周巡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特别了解关宏峰,案发后立场相左,两人没少绕圈子斗法,事态越发严重那个阶段,周巡有时觉得看不懂老上司,有时又觉得其实老关还是那个老关。

不过再怎么样,“在吗”这种带些小心翼翼的短信风格实在让周巡不适应,与其回电话让对方有规避重点的机会,不如直接找上门有事说事。

何况,有件事确实得和老关谈谈。

车子转道,周巡心里突的一跳,包括关宏峰居住的住宅楼,这片区域全都陷在浓重的黑暗里。

立即踩油门加速,轮胎碾压积雪频频打滑,周巡火烧眉毛似的冲到关宏峰楼下,地面太滑停不住,擦撞了另一辆车才没直直跟水泥墙来个亲密接触。

手枪上膛,周巡拎出后备箱里的警用应急灯打开,急慌慌冲上楼。

雪亮亮的应急灯搁在门前,周巡侧身倚墙,伸长手臂咣咣砸门。

“老关!老关!在的话出个声!”

金属锁芯泛出清脆响声,门扉骤开,里面的人瞬间被应急灯的强光晃花了眼,他抬手遮挡,周巡枪口已经对准他脑门,眯眼扫视对面那人脸颊熟悉的伤疤,周巡降低持枪的双手:“老……”

“我靠!你干嘛呢!?”

对方一开口,周巡彻底把枪收起来了,语调微微上扬:“关宏宇啊!唉我去,你在这儿干嘛呢?乌漆嘛黑的老关没事吧?”

关宏宇没好气的搡他一把,那架势是打算直接摔门让周巡滚,周巡特流氓的一脚卡在门内硬挤进去,喊着老关闯进客厅。

厅里面摆满蜡烛,关宏峰穿着套头毛衣窝在沙发里,玄关闹腾成那样这位爷依旧老神在在借着烛光看书,听见周巡喊他才稍稍抬头一颔首。

“老关你这样伤眼睛,宏宇!宏宇!应急灯给你哥拿过来,你这儿怎么还停电了啊?我给电业那边打个电话问问。”

“歇着吧你!”

认命的将应急灯拎进屋放关宏峰脚边上,关宏宇摇摇头:“别瞎忙乎了,小区物业早下通知说是天气原因可能会停电,估计正抢修呢,你来干嘛?”

“你哥给我发短信。”

应该是停电后怕冰箱里的食物变质,客厅茶几上摆着好几盘熟食小菜,周巡也没客气,挨着关宏峰坐沙发里,抄起筷子开吃,关宏宇特别嫌弃的砸砸舌,到厨房给这饿死鬼倒茶。

“老关……你找我……什么事……”

周巡两颊鼓鼓的边嚼边问。

关宏峰盯着手里那页书默然,眼尾斜睨啃鸡腿的周巡,视线极快的飘到孪生弟弟关宏宇身上又收回来,继续看书。

“没,我这儿停电,想你要是不忙送应急灯来。”

“那咱俩可算心有灵犀了。”

周巡嘿嘿傻笑,眸光锐利得险些在关宏峰颧骨上钻出个洞,直到吃饱走人,他都假装不知道关宏峰手里那本书压根没翻过下一页。

 

 

——未完待续——

 


碎碎念,等白夜第二季等到心碎。



来来来,攒rp微博抽奖啦,转发就行,不用关注。

https://weibo.com/5908355404/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链接过不去的话微博搜索“简装书走肾版”顶端抽奖那条就是。

最近运气很不错可以当个锦鲤(不是),抽个破水逆水晶项坠,亲测有效,跟你们港,戴上后我长这么大头一回请人喝咖啡110的账单只支付了2块钱,2块钱啊同志们,速溶咖啡都没这个价啦~~~手舞足蹈开心到不行的一本书。

提醒首页的作者和代理们,我欧美圈的代理碰到一个在店里拍下本子的人,交流中发现对方并不是圈内人,连CP是什么都不知道,被问到知道原作是什么吗的时候,对方回答“不是同、性、恋吗”,明显不了解我圈文化,现在怀疑对方是意图买到本子以投诉封店来勒索,或直接就是奔着封店去的。

首页代理们请注意,最好设置一个圈内人才清楚的问题,同好拍下的时候备注答案,筛掉购买中怀有恶意的人。

另外,我的下载链接也被举报了,规避的办法是,TXT文件全部更改名称后再压缩,压缩文件的名字也要改,似乎是被举报后会记录原来的名字,哪个文件有原来的名字都无法分享公共链接,放下载链接失效的基友们可以试一下。

嘛,虽然寒冬持续到现在,但春天肯定不远了,花儿总会盛开的。

今天上海下雪啦,作为一个在南方的北方人,我感觉自己好冷漠,都没贴在窗户上边看边欢呼哈哈哈哈哈。

那啥,有同好点击TXT下载链接会出现乱码,不要惊慌,刷新几次就好啦,如果发现无法下载,私信我或留言,我会及时换链接的,希望大家2018年都开开心心o(≧v≦)o

危险游戏、明家小院系列、局中局、据为己有


https://pan.baidu.com/s/1eSgxfc2


求不要点推荐,默默下载就好,所有文都给出了TXT,旧链接删掉了,很多页面也被lof直接删除,repo全部转为仅博主可见,再次感谢大家长久的陪伴与爱。

哨向系列、江湖远、衣不如故、东海月明、自在飞花


https://pan.baidu.com/s/1peD4DzvWui3iEbjP_tUtSw


求不要点推荐,偷偷下载就好

浮生愿、信息素1、信息素2的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kVJ2wyN


重新整理期间,又有不少帖子被lof屏蔽,大家尽快下载,据说网盘也不安全,我会近期全部整理发出的(工作量有点大)

大家悄悄自己下载就好,求别点推荐,热度越低越好(哭了,没想到有一天还有这种要求)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今天常合作的几家代理都下达了拒绝肉本通知,好多小伙伴的肉本都下架处理了,首页的写手画手基友们慎重(飞来横祸)

lof近期我会整理一下,把以前走肾的内容重新撸一遍,应该会出TXT文档(本子里的番外不在其中),大家下载吧,实在不行定期换下载链接,本子估计再也不会出了,大代理说清水政策很可能延续几年,小代理说余本可能要走咸鱼(给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