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番外一 梁者时间

明楼/阿诚 


梁者时间


我姓梁,是情报贩子兼安保中间人,全名不能说,机密。

十三年前我靠宰那些从黑市买私货的肥羊为生,遇见一个鼻梁挺高的小年轻,墨镜和遮住脸庞的兜帽衫看着就贵,直接告诉我要买狙击枪。

得,肯定是找刺激的有钱人家浪荡子,上好的肥羊啊!

我梦想着成堆的钞票长出腿热情万分跑过来。

小年轻笑起来相当好看,但是等他说和我在国外的老婆儿子是邻居时越发狰狞,连我儿子考试得几个A都知道,他娘的你弟弟和我儿子关系不错是什么意思!?小弟已经把我家里人控制起来了吗!?我敢不听话不合作就干掉!?

这特么是头狼啊!

提供狙击枪,买到情报也就罢了,突然把我叫医院去照顾孩子是怎么回事!?欺负人嘛这不是!我好歹也是黑白两道都……嗯,给这么多钱啊。

唉,我这个人最大毛病就是心太软,啧啧啧,看看病床上这男孩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多可怜哪,眼睛红肿得像俩毛桃,不停追问救他的人去哪里了,还会不会回来,“不知道”、“不清楚”我都讲烦了。

如果早知道眼泪汪汪狗崽似的小混蛋会反过头来坑我,姓明的给多少钱都不干!不干!!不干!!!

从这小混蛋当面计算完他自己的学费、食宿费、杂七杂八零用钱,报给我他家大哥每次汇款的准确数字,一笔账一笔账算他没拿到的余额,逼我交出汇款账户开始,我就该看出来。

他不是狗崽子!是狼崽子!

还好意思说什么不跟我计较太多,利息就算了,这什么人哪!好歹上警校、学搏击术我都是出了大力的!我拿拐棍使劲砸地,嚷嚷着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是死是活谁都别管谁!

冲出他家,我气得头晕,跟我算账!我是从中捞点好处,可也尽心竭力照顾他好些年,半点情分都不讲,因为工作特殊怕被威胁报复,我把老婆儿子都送出国一年也见不到几回,这么一个爹死妈跳楼的小孩,被有钱人家收养幸运是幸运,可惜那家情况太特殊,连姓氏也不敢让他知道,担心再有个事故小孩立刻和短命的养父母团圆去。

还有他那个比蛇还阴的大哥,居然有办法让我儿子上私立学校,我老婆在电话里又哭又笑,历数同学都是什么样的家世,这人脉关系网以后大有用处,只要孩子争气点,肯定比我这个当爹的强。

走的快了些,我腿开始疼,日头火辣辣的晒得人脑袋发胀,跌坐进公交车站的塑料椅,干巴巴的土气混着烤塑料味涌过来,我揉腿,没两分钟小混蛋跑到旁边坐下,默默递冰水,我没跟他客气,喝掉大半瓶。

那天我们看着公交车一辆一辆的来,一辆一辆的走,那么多人出发或到站,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太阳落下,车站广告灯箱亮起。

小混蛋问我还生不生气,他歪着脑袋,小心翼翼,尚稚嫩的小面孔,带着被抛弃狗崽般的惶恐,我哼一声,小混蛋就笑,说想当保镖,做能保护别人的工作,他低头盯着地面。

“梁哥,监护人不缺我这点钱,要是我死了,都留给你。”

我狠狠抽他一拐棍,谁特么想要这种钱!晦气!小孩子不懂事净说胡话!

真怕他入行也不挑雇主就跑去当炮灰,我说他的安保中间人必须是我,只能接我介绍的工作,他倒是没争,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说汇款账户明天就给他,以后自己管钱别乱花,既然谈到钱,我问他想过酬金分几成给中间人没有?这小子眨巴眨巴眼,我暗道不妙,果然他伸出一根手指头。

妈的!我抽死你!

这事他家大哥知道后很不高兴,觉得安保职业太危险,我哭诉我也没办法,要不您自己劝劝?

劝没劝不知道,小混蛋迅速融入这个行业,他长得好看,带出去有面子,能打抗揍,挡在雇主前面死活不退那股子狠劲特别受欢迎,还有女性雇主为此倒追的,这小子吓得躲在我乡下老宅半个多月。

回来第一单工作就替雇主挨了枪子,我赶到医院签手术同意书,这混小子竟然闹着要写遗嘱,我从来没那么生气过,劈头盖脸给了一巴掌,吼叫这是替你哥教训你。

他安静下来,眼眶像我们初次见面那时一样红通通的,求我千万别告诉他哥他受了枪伤,我叹气,说我理解他不想让大哥担心,不料他撇过头,鼻音浓重的回答不是,怕哥哥……

话没说完,护士匆匆把躺着他的病床推走。

我猜他是怕哥哥……不担心?

想多了!

明家那位爷以前还好,近年来越来越婆婆妈妈,恨不得每天拨电话过来问弟弟情况,干嘛了,见谁了,弟弟多吃个苹果都能听得津津有味,这什么病啊这是?

手术后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我估摸这小子能闲得长毛,带东西去探病,他靠坐在病床上费劲的在速写本上画画,凑过去瞧瞧,一个男人的背影,是不是打黑枪那孙子啊?

我问这谁,气氛立刻就变得奇怪,他表情没什么起伏,铅笔尖反复涂黑一小块地方,眼珠来回转悠,还不停抖腿。

支吾半天才说有个男人可能在跟踪他,看他的眼神不大对劲。

一头雾水,我追问他对方眼神怎么个不对劲?

他玩命咬铅笔杆,半天憋出来一句,“就你看脱衣舞娘那种的。”

顿时我头发根都要炸开,直拍大腿痛心疾首的喊。

“这特么是个变态啊!”

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小混蛋对我特别冷淡,这事也再没提起来过,可我是什么人?有情有义的老梁啊,之后不分男女,只要对小混蛋有点其他想法的苗头,一律掐死。

保护这孩子到现在,交回他家人手里我也算功德圆满。

现在下半辈子的钱也赚够了,可以安心去陪老婆孩子,游轮真不错,海上不容易被追踪,有吃有喝有玩,睡不着半夜出来吹吹海风也怪浪漫的,哎,小混蛋和他大哥面对面站在船舷旁不知说些什么。

我乐呵呵抬手正要打招呼,这两个人就亲到一块。

赫!

吓得我拐棍都掉了。

 

 

——番外一完结——

 

 



评论(86)

热度(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