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18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十八章


阿诚被塞进车里,耳鸣减轻,明楼吩咐司机去最近医院的声音遥远又缥缈。

明楼将他抱坐到自己腿上,阿诚血糊了满脸,应该是害怕他有骨折,明楼手臂轻轻环着缩靠进怀里的男人,阿诚恍惚间回到十三年前,更瘦弱更无助的自己以同样姿势依赖这个人。

这么多年过去他半点长进都没有。

揪紧明楼衣襟,阿诚恨自己软弱又没用,憋着劲不出声,眼泪混合血水不停滑落。

“疼得厉害?”

明楼急了:“司机!快点儿开!”

摇摇头,阿诚坐直身体,胡乱抹把脸,伸手去敲驾驶席椅背:“不去医院,调头,回欧娱酒店。”

司机疑惑的扭头看了眼明楼,见他晃头立即加速继续往前。

“阿诚,别闹。”

明楼把人往怀里揽:“医院不可怕的,这次我保证,发誓也没问题,绝对不会离开你,我们就做个检查,没事就走好不好?”

“我没事。”

他答得干脆,挣扎着还想伸手去敲驾驶席,明楼用了点力将阿诚困在臂弯:“你的头正在流血,刚被撞得安全气阀都弹出来,幸好车子足够结实,抵挡不少冲击力,现在除了医院我们哪里都不去。”

“你有比赛!你想报仇!”

阿诚气急败坏全力挣扎,嗓音嘶哑发抖:“不能就为了我……就为了我……”

放弃与汪芙蕖正面较量的机会,还没战斗就落得失败。

“我讨厌你输。”

阿诚试图挣脱限制,明楼一巴掌拍在他侧臀低吼:“别动!”继而在僵住的阿诚耳畔叹气。

“谁输了?”

他低笑,声音里饱含得意。

“我们已经赢了。”

高跟鞋踩在欧娱酒店走廊厚实的地毯上。

汪曼春通过检查进入比赛会场,她是汪芙蕖指定陪同的第二个名额,同其他大佬打过招呼,汪曼春在叔父身边落座,微笑颔首,汪芙蕖胸怀舒畅,雪茄浅淡的白烟散去,他望向会场巨幕显示屏跳动的时间。

六分钟后开赛。

侍应生邀请参赛者根据桌面立式名牌入座,只有名牌写着Ming的位置空着。

坐在Ming正对面的参赛者三十岁不到,肤色黝黑,身材健壮,指着空位问侍应生:“我们不是非要等到这个人才开赛吧?”

侍应生看向主管,不等主管说话,汪芙蕖手夹雪茄哈哈一笑:“不用担心,这里是最公平的地方,如果超过比赛时间还没到,肯定算弃权是不是?”

主管微躬,挂着职业笑容回答自然如此。

代表澳洲商会的老者波澜不惊,轻饮香茗。

车子停在欧娱酒店正门口,身穿西装的外国保镖都松口气快步迎上来,恭敬打开后车门,一条腿伸出,棕色订制皮鞋踩住地面。

开赛时间还剩两分钟。

汪芙蕖将雪茄按熄在烟缸里,故作失望:“可惜啊,明先生似乎是不会准时到场了。”

“谁说的?”

敞开的双扇大门外传来年轻男子欢快的声音,荷官眼波流动,嘴唇弯起。

凌晨在天堂赌场输掉三百多万的小少爷蹦跶到会场门口,侧身,挺胸整整礼服领子,弯腰做出恭请入内的姿态。

汪曼春激动得站起来,艰难忍住尖叫,她看向叔父,汪芙蕖脸色微变,死死盯住门口。

一个风姿优雅的女性出现在视野中,昂首阔步走进比赛会场。

小少爷嘻嘻笑着帮她拿掉披在肩膀的毛领大衣交给侍应生,半件首饰都没带的女性半举双臂,接受各项检查,她身后跟着的小少爷交出两部手机和手表。

“不好意思,久等了。”

侍应生拉开座椅,她坐下,朝同桌的其他人点头示意,小少爷肆无忌惮朝角落里的荷官飞个吻,经过汪曼春挑眉而笑,坐在澳洲商会代表身边。

电子时间变成18:00,晚上六点整。

主管走到赌桌中央位置:“比赛时间已到,我宣布……”

“等一等!”

汪芙蕖抬手阻止:“按照我们几方约定,不允许临时更换参赛者,如果本人无法准时抵达就以弃权处理。”

主管扬起职业笑容。

“规定确实如此,汪先生,只有各项检查结果都符合参赛方提供给我方资料的人才能进入会场,恕我斗胆猜测您的怀疑对象,我代表欧娱申明,最后一位抵达会场的澳洲参赛者,提供英文名也是参赛名为Ming,中文名是明镜女士,初次参加实地比赛,之前线上对赌最优记录同时开十五局全部获胜,如果您还有疑问,我可以立刻让人送来我方保存的参赛具体资料。”

汪芙蕖咬着牙回答不用。

他曾经以为昨夜明楼到天堂来高调示威是要出口气,现在看来,参赛者一开始就是明镜,而明楼,不过是转移视线拉足火力的肥美诱饵,Ming这个名字代表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

汪芙蕖强迫自己清空杂念专注比赛。

主管宣布参赛者失去全部筹码即失去继续比赛的资格,直到赌桌上只剩最后一人,就是胜者赌王。

他退后,荷官上前站到赌桌中央的位置,侍应生端着托盘过来,荷官自盘中取出纸牌,现场拆封去掉鬼牌,将所有纸牌正面朝上平铺在赌桌,参赛者携带的人员过来验牌。

确定纸牌没有问题,荷官捻起一张,正面朝上的一列纸牌仿佛被她手中这张牌牵引,顺畅无比的翻转成倒扣,荷官洗牌,手法专业,无可挑剔。

汪芙蕖心沉下去,如此利落干净的洗牌不是当一两年荷官就做得到的,必然要经过长年累月的严格训练。

难道从十年前明家姐弟就开始设局下套?

他看向明镜。

十九年前这个小姑娘被自己三言两语就吓得主动放弃地产,本以为是个好对付的小孩子,没想到她签完转让合同就带着两个弟弟出逃,汪芙蕖才惊觉明家长女并非易与之辈,他捧着转让合同竟隐隐有些惧怕。

底牌顺次发放到每名参赛者面前,所有人都去瞧自己究竟拿到什么牌,唯独明镜碰也不碰面前倒扣的底牌,筹码直接推了一半。

淡然浅笑,胸有成竹。

 

 

——未完待续——



评论(81)

热度(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