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0(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0


冷水泼在脸上清醒不少。

阿诚凝视镜中倒影有点不认识自己。

他在失去冷静,这对案情和明楼没有任何帮助,感情需要剥离,情绪需要克制,如果做不到就可能害死明楼。

劫匪不要钱,那两个密码箱更像明家姐弟能确实握在手里的一点可怜的希望。

明镜坐得笔直凝视虚无的空气,神情坚毅,稳如泰山。

身边的男孩很年轻,眼底倏忽涌上水雾又硬憋回去。

如果可以,阿诚希望是在其他情形下认识明楼的家人。

拖把椅子坐在姐弟俩面前,阿诚将凌波和汪曼春的照片递过去。

“时间有限我长话短说,明教授的这两个学生有重大犯罪嫌疑,我们正在男性嫌疑人最后出现的地点大范围排查,如果明教授对你们提起过这两个学生特殊的地方,尤其是凌波,请立即告诉我。”

明镜闭眼撇头,吸口气,脸转回来死死瞪住两张照片,胸膛起伏。

“这个汪曼春是被她叔父收养的,汪氏和我们明氏企业一直有业务往来,明楼去她大学里教书,我就嘱咐明楼多照顾些,我真……”

后悔两个字被她咬碎吞下喉咙。

阿诚默默将记事簿上的地址倒掉给明镜看:“我们正在调查这栋房子,也许您问汪先生更快。”

“我知道这里!”

明台探身:“上学期我过来找大哥的时候曼春姐……呃,汪曼春给过我这个地址,靠近地铁站那个小区的,说是她自己继承的房子,告诉我想跟朋友玩就去那里,打电话会有人给我送钥匙。”

“你这孩子!你哥那么大的地方还不够住!?”

明镜气得浑身直抖,明台急出了哭腔:“大姐我发誓,我没去过!我真没去过!”

合拢记事簿,阿诚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皮革封面。

凌波就像这所大学城里最狡猾的兔子,四处寻找藏身之处,他负责开启和锁好教室门,保管同学的住宅钥匙,还有哪里是他能自由来去的?

他在商业街下车,那里临街基本都是商铺,斜后方是商住两用的矮楼,便宜的小旅社有两三家,被最早走访排查,街边店面都不大,客户源主要是学生,两三个月经营不善换老板的事很多,现在走过那条街,拉着卷帘门的店贴着出兑字样的就能数出几家。

更别说那条交通主干道,带着大收纳箱招手叫出租车的学生一点不出奇,如果乘车离开搜查范围将持续扩大。

他点亮手机看时间。

四点十五分。

从锁定的失踪时间上午九点三十到现在,七个小时过去了。

窗外日光充足明亮,阿诚知道夜晚终会降临。

下午四点半案件主要参与人员开简会。

市局赶来支援的二队也在商业街人力搜查,有用线索几乎没有,当时午休,人流量巨大,而且拖行李箱或收纳箱的学生在街上行走是常见光景,根据搬家公司提供的描述,嫌疑人穿浅灰色运动服、蓝色牛仔裤和球鞋,这种打扮同样司空见惯,商业街的监控录像复杂繁多,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梳理出来的。

对嫌疑人室友和同学的问询也不顺利,嫌疑人凌波一直在打工,上学期开始薪水有所增加,期末他购买了新自行车,之前他并不富裕,和李未晓一样主要靠着助学金和奖学金完成学业,但没人知道他具体在做什么。

会议室内气氛凝滞,黄金营救时间过去人质的生还率越来越低。

阿诚胃部抽搐,一整天他粒米未进,水也没喝,长时间焦虑头也疼得越来越厉害,脸色惨白泛靑,郭队捅小陈使眼色,无声的询问你家队长是不是要垮?

“郭队在这里主持,我去现场。”

再也等不下去的阿诚起来就往外走,他身后开始有人讨论要不要调警犬来。

商业街主干道已经排查完毕,警员们开始分区域调查岔路和小巷,逐门逐户哄着骗着吓唬着套实话。

枯燥,繁琐,焦心。

浅浅暮色收紧的网一样兜住天空。

嗡!

手机震动,阿诚看是未存储号码但是数字排列有点印象,接起线路对面传来女性催促司机快点的声音,他立刻警醒,朝对面店铺问询的警员打手势,示意他过来,盖住话筒呼气,再开口阿诚语调平稳镇定。

“汪曼春?你在哪里?”

对方不说话,呼吸很急,阿诚压抑着吼叫的冲动屏息等待。

“我做头发去了,叔父秘书打电话到店里我才知道,立刻从市里往回赶,快到了。”

她说得艰难:“你,我知道你……”

阿诚无声的对跑近的警员做口型,追踪电话,警员立刻跑远通知技术组,看着手机屏跑回来。

“不要急,你在哪里?”

食指频频敲打裤线,阿诚不慌不忙的问,不能刺激对方,争取几秒钟的时间定位。

“怎么能不急!你有没有人性!?”

汪曼春情绪突然失控:“老师为什么会要你这种冷血动物!我要去救他!我比你更关心他!停车!”

难道她知道凌波的藏身处!?

对面警员朝他点头,手机已定位,移动中。

“汪曼春你先不要冲动!嫌疑人不是你能应付得来的!”

瞟一眼警员亮给他的实时地图,阿诚讲着电话狂奔:“要相信警方,你去涉险没有任何意义!”

“他听我的!我能给他钱,很多钱!”

电话倏忽断线。

地图上闪烁的红点几乎不再移动。

阿诚和宣传防骗秘诀的白色警车错身,紧追他的警员立刻拦车请求增援,辅警丢下车就跟着跑。

防骗秘诀一遍一遍播放。

明楼睁开眼睛。

他能听到那些具备洗脑功能的句子同音量不间断的播放,而不是随着警车远去逐渐微弱,这不寻常。

心底腾起小小的火苗。

被禁锢的手臂酸痛到麻木,明楼尽量放松自己的肌肉,他的双腿还是自由的,至今全然被制服的样子还能蒙蔽凌波,之前两名死者都没能强烈抵抗,凌波还没学会辨认真正的无力和伪装。

整个下午凌波都在说话,好像要将这二十几年的岁月事无巨细都讲给明楼听。

不反抗,不对视,不回应。

两个人的耐性都差不多被磨光了。

凌波背对明楼沿着外卖纸杯边缘画圈,不无遗憾的叹息:“老师您该趁热把咖啡喝掉。”

他拧身,运动服微微勾出刀柄细圆的线条。

明楼全身警备,冷汗湿透衬衫。

咣咣咣咣!

防盗门被外面的人砸响,凌波眼底凶光一现,女孩子尖利焦灼的喊叫声挑起他面庞诡异的笑意。

凌波快步走去开门,明楼的心坠入冰窖。

他拼命挣扎,手铐敲击摩擦铁制床栏叮当作响。

“老师!”

外面扑进来一个女孩。

凌波在她身后关门,瞳孔兴奋得灼灼发亮。

手里刀子的反光寒冷刺骨。

 

 

——未完待续——


碎碎念,大哥做好准备,我要给你一刀(喂喂喂)


评论(54)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