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9(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9


别墅在灿烂阳光里寂静。

敲门的民警退开,眼尾一扫特警组,距离他最近的特警点点头,小声发出指令,所有人几乎同一时间抽出折叠窥视镜,各自寻找合适角度侦查室内。

“诚哥,情况不太对。”

特警组负责人报告,点点汗珠沁出额头,朝探底的民警做个手势让他们进入。

按压式把手声音细微的移动,民警屏气一推。

门开了。

手按警棍沉腰躬身走进去,室内格局和明楼住处基本一致,玄关丢着码齐的鞋盒,客厅和楼梯口到处都是捆好的杂物。

挺直身体,探底的三个人迅速分头查看,整栋别墅都空荡荡的。

阿诚抵达时特警都撤了,刑警队的一个警员留守,姓林,眼睛又大又亮,传说靠着家世背景进来,是队里最年轻的。

“诚哥,户主汪曼春应该是很匆忙的离开,衣服还有不少在衣柜里,鞋子也留下很多,但是电子产品和书籍纸张之类的一件都没找到,全被带走了,我已经让安保查搬家公司的进出记录,将三个出入口今天九点到十一点的录像复制下来等你看。”

他陪阿诚重新检查过这栋空屋,痕迹组提取过指纹,实用线索很有限。

幸好安保记录和监控录像极有价值,工作日只有这一户搬家,货车后车厢涂着巨大的公司标志,林警官立即拿着录像往搬家公司赶。

阿诚从汪曼春的别墅走回明楼的别墅,柏油路面想找出痕迹太难,他想象凌波将明楼装进带滑轮的箱子推着从这条路上前行,擦过阿诚肩膀,凌波那清爽干净的笑容逆着阳光扬起。

他转头凝视来路,别墅一角在树荫里若隐若现。

房子里全是女孩子的东西,浴室储物柜里东西都没拿走,各式各样的乳霜和护肤品,没有男性同住的迹象。

阿诚第一次在明楼床上度过熟睡了四十分钟,明楼去上班,他推开卧室窗户吸烟,撞见汪曼春的视线,和初见时混合戒备好奇的眼神完全不同,现在回想起来,那狠辣辣的目光分明是情敌相见,阿诚在卧室窗口抬手招呼和示威差不多。

监听器是那之后偷放进明楼卧室的吗?

因为这个女孩子迫切的希望了解他们之间什么关系,到达哪一步?

双手插进外套侧袋,阿诚攥紧拳头。

事情越来越明晰,如果汪曼春昨夜回来,很可能听见阿诚和明楼互相抚慰折腾出来的动静,她接下来会做什么其实很容易猜。

失恋的人是要疗伤的,一个经济条件相当好的女孩子会暂时远离这座城市,关闭手机,断掉联系。

凌波呢?

门锁没有破坏痕迹,很明显他持有汪曼春的别墅钥匙。

勾在李未晓床铺栏杆的玫瑰红连衣裙浮现眼前,她也毫不在乎的将一个男性放进寝室,无论汪曼春还是李未晓,都对凌波完全不设防,单纯喜好男扮女装也达不到这种全无性别差异的效果。

至少她们认为凌波的威胁为零。

性挫折!

生理上无法强行侵犯的人在心理上往往有施虐倾向。

阿诚皱眉摸出烟盒,衔一根在唇间点火,几次没点着,拿打火机的手抖个不停。

如果凌波目的是单纯灭口,虽然十点钟明楼请的保洁会来,他完全可以将失去反抗能力的明楼转移到汪曼春的别墅再下手,之后像李未晓寝室那样清扫痕迹,没必要特意叫搬家公司,还要花时间收拾东西好将明楼混在行李里带走。

既然空置的别墅里没发现尸体,明楼一定还活着。

凌波和汪曼春出入小区的录像不好查,来去的出租车和快车太多,需要排除私家车后才能进一步追查,他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在这方面纠结,人质的处境依然极其危险。

搬家公司记录完整,林警官提前电话通知过要见到小区搬家的所有员工,没浪费时间,到达就问询,确认搬家的人就是凌波,还得到一个靠近大学城地铁站的住宅区地址。

地址发送给同事,一队特警马上行动,林警官抬头,四个工人包括一个老板都瞪着眼睛看他。

“跟你们说,这可是恶性事件,人命关天,再想想,今早搬家的人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反常行为?”

五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鼻尖都见了汗。

“有、有、有件事。”

他们中最高的汉子挺黑挺壮,汗臭味浓重:“你照片上那人,没让把东西都搬上去,留下个箱子,带滚轮那种特别大特别厚的收纳箱,白的,让我们拐到商业街那边把箱子和他一起放下去,我和老三搬的,挺沉。”

卧槽!

林警官脸色骤变,仔细盘问凌波和那个收纳箱在哪里下车,当时几点钟。

看看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快四点。

打手机给阿诚,却是同事小陈接起来的,说队长在审问嫌疑人的室友,林警官汇报新情况,小陈又是惊骇又是兴奋,可惜搜索范围再次扩大,没办法立刻破门而入制服劫匪救援人质。

新情况一分钟都不能等,小陈敲门闯进审讯室在阿诚耳边低声报告。

对面祁珏珉眼看着阿诚脸色阴郁,心里突突直跳。

阿诚点点头,移过来的视线像尖利的冰刺。

“你的室友凌波,有没有在大学城商业街打工?是哪家店?那边有没有他的朋友或亲戚?”

祁珏珉缩起肩膀直眨眼睛。

“说!”

阿诚暴喝,猛起身一巴掌重重拍在桌面。

受惊的祁珏珉从椅子里翻下去嚷嚷着饶命窜进墙角把自己蜷成一团。

小陈硬将阿诚拖出去。

“诚哥!诚哥!你冷静点!”

他被使劲甩开立刻又捉紧阿诚手臂:“你要是慌了明教授更回不来!”

“谁回不来!?”

走廊迎面快步走来一名女性,昂首横眉,凛然端方,后面紧跟提着两只密码箱的高个男孩,她走近,目光在他们面庞轻转停留在阿诚脸上。

“你就是负责我弟弟被绑架的警官?幸会,我是明镜。”

稍稍侧脸:“他是明台,放心,我们不是来添乱的,我已经联络过汪曼春的叔父,她跑到天边去也找得到,家里、公司、我的几部手机都有人守着,如果对方要钱。”

明台提高手里的密码箱。

“多少明家都给,我只要我弟弟平安回来。”

 

 

——未完待续——


碎碎念,你们猜下一章楼总能回来不?


评论(69)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