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6(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6


明楼曾经和崔中石争论过反社会人格障碍能否被治愈。

“我不敢说绝对,但是,很难。”

崔中石语调一贯的慢条斯理:“这类人难以认同构建社会的道德体系,无法真正和其他人建立联系,冷酷无情,高度利己主义,老实说我知道你的想法,他们差不多都是童年不幸,家庭生活极度缺乏关怀与爱,每个人都是痛苦的缩影,但是,明楼。”

犯罪心理学专家直直望进他眼底。

“一旦开始犯罪就无法停止,杀过人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持续进行杀戮,行为成瘾,毫无愧疚感,下手对象可以是熟人也可以是陌生人,全凭心情而定,讨论这样的人能不能被治愈前,他们需要被隔离,那些不幸落入这些人手里的受害者,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

 

 

装在外卖纸杯里的咖啡早已经冷下去,现磨咖啡豆散发的那种醇香浓郁的苦涩消散无踪。

房间里拉着遮光窗帘,开着顶灯,明楼闭上眼,依旧头晕恶心,四肢无力,胃部还没产生饥饿感,被氯仿放倒应该在两三小时之内,再过一会儿来上课的学生将发现老师不在,导师助理昨天又刚遇害,他们很可能以为临时停课直接走掉,教务处可能到明天才会发现教授失踪。

阿诚那么生气,没将明楼拉黑名单已经算好的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大姐的定期联络,找不到弟弟明镜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理想状态是今晚八点到九点之间他的失联会得到重视。

最少十小时。

明楼得想尽办法让自己活下来。

有希望的。

他将恐慌推到脑海深处迫使自己冷静,梁悦童和李未晓遇害之前都没有被绑架过,这不符合行凶的行为模式,自己还活着而不是在别墅失去抵抗能力立刻被杀,说明自己身上还有凶手想要的东西,其迫切甚至超越杀戮对情欲的强烈刺激。

别给他。

绝对不能给他。

“老师,怎么不喝咖啡?我知道您挑剔,这是特地去您喜欢的那家咖啡店买回来的。”

绑匪拖动塑料椅靠近一点点,和床上平躺的明楼保持着安全距离。

“还是难受想吐?抱歉,我没控制好哥罗芳的剂量,您知道我是不愿意伤害您的对吧?”

他的语气甚至称得上讨好,就像刚熟悉起来时,期待又不安的问明楼,能不能让他来开教室门和锁教室门。

像个渴望帮忙跑腿得到长辈赞扬的小孩。

不要回应。

明楼告诫自己,如果对方想谈话,暂时保持静默,没有交流,没有对视,相比起惹得他凶性大发杀死自己的概率,求而不得延长自己生命的可能性更大。

别说话。

不要大声质问为什么,不要流露内心痛苦,不要让自己显示出一点点脆弱。

明楼垂落眼帘,放缓呼吸,安静得犹如一具精美人偶。

 

 

阿诚和张月印折腾到大学城临近午休结束。

车祸责任方明确,赶来处理事故的交警和阿诚很熟,办事效率奇快,车是没办法继续行驶,局里临时调人开车来接他们。

来的是小朱。

阿诚缩在后座跟自己生闷气,腹内咒骂王局老狐狸,再怎么恼怒也不能跟女孩子发火,何况小朱特别会读取气氛,接到人不声不响的开车,连音乐或广播都没放。

张月印忙着用手机发信息,表情越来越古怪,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眼阿诚,摇摇头,继续发信息。

进入大学城商业街,循环播放防骗秘诀的白色宣传警车与他们擦肩而过。

小朱放慢车速:“诚哥,是去派出所进行嫌疑人问询吗?”

一路沉寂,脸色逐渐恢复正常的阿诚看看手机。

“靠边停我们交换位置,有个地方我得先过去一趟,那边没人再回派出所。”

至今没有凌波和汪曼春的任何踪迹。

询问过他们的同学,昨天这两人就像约好似的双双翘了晚课,凌波没回寝室过夜,根据祁珏珉的说法,这并不算什么突发事件,汪曼春和凌波关系从今年夏天开始密切。

“周末我回市里不清楚,但凌波这学期常不在寝室过夜,也正常,我们大四不少人都开始找公司实习,不来上课的一大把。”

祁珏珉直笑:“他俩总不至于私奔吧,谁都知道汪曼春苦苦追着我们明老师呢,还高价收过明老师的手写字条。”

问询的刑警没笑,得到消息的阿诚也没笑。

手机打过去始终没有无人接听,让他们同学发的信息也没有回应。

阿诚隐隐的焦躁烦闷,电话里朝明楼发完火没听到只言片语,他的心情就如同满天阴霾,潜意识里阿诚其实是知道的,明楼会软着声音求自己别生气,会解释,会要求谈一谈。

他什么都没听到,线路对面是死一样的寂静。

这个时间明楼应该在准备上课,阿诚还是想回别墅看一看。

停在别墅栅栏墙外,阿诚探头,正对外面车道的车库升降门开着,明楼的车子停在里面,似乎主人正打算外出。

阿诚拿出手机看时间,眉间折起,还有两分钟上课,明楼不可能还没出发。

“明教授就住这里,我来问问他有没有那两个重大嫌疑人的下落。”

视线扫过张月印和小朱,他们一脸很懂的样子用力点头,阿诚手指搭在车门强调:“那两个都是跟明教授特别亲近的学生。”

张月印和小朱微笑着注视他。

比平时下车的速度更快,阿诚进门搜寻明楼的身影,客厅没人,餐厅瞄了眼也没影,大步蹿上二楼,卧室门微微敞开条缝。

阿诚推开,房间里面阳光充足,被子看得出是匆匆整理的,四个角都不太平整。

风掠进窗户,传来书页摩擦的沙沙响。

阿诚循声绕过睡床,地板上躺着硬壳原文书,翻飞的页面像饱胀的帆。

连捡起书放回桌面的时间都没有?

他捂住嘴试图缓下呼吸,转身去看衣橱,香槟金色的睡衣搭在衣架,很整齐,所以是明楼换完衣服还没押平被子的时候……有人来访?

阿诚想象门铃声响,急急忙忙冲出去跑下楼梯,站在大门前。

放在门口的脚垫不见了。

环视四周,脚垫被细心卷起来搁在鞋柜上方。

血液全冲到头顶。

阿诚按捺住强烈的不安拨打明楼手机。

起先是微弱的震动,继而声量渐强的手机铃声自餐厅响起。

阿诚猛然转身。

在持续不断的熟悉铃声里窒息。

 

 

——未完待续——

 

 

碎碎念,楼总装死,诚哥要疯。


PS:从信息素2的腰子和肾,到15章的楼总体重,你们这些黑砸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来很紧张的气氛看评论区直接笑抽233333


评论(69)

热度(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