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柯基,教育分歧,短粗胖的胜利 现代AU 短篇一发完结

明楼/明诚


柯基,教育分歧,短粗胖的胜利


周末的晚上阿诚被朋友叫出去,明楼看天气难得凉爽了些,在小区里随意转转。

回家刚开门,迎面扑过来一大团毛茸茸的东西,擦着明楼小腿掠过去,阿诚在后面心急火燎的大喊别让狗跑出去,也跟着追出来。

明楼侧身看阿诚大长腿几步赶上抄手一捞,臂弯里多出个挣扎不休的肉团,四肢短得出奇依然不屈不挠的扑腾。

“阿诚。”

明教授皱眉:“你想养狗大哥不反对,但是柯基犬……”他嫌弃的瞟一眼呜呜低叫的狗狗下结论,“看着就不聪明,什么品味!?”

“朋友全家出国旅游,就帮着看两天。”

颠颠怀里的狗,阿诚浅浅的笑,“如果真要养宠物我可不敢先斩后奏。”

明楼点点头,肩膀放松了些,随即又绷紧,若无其事呼噜狗狗的头毛。

“哪个朋友?”

阿诚眼尾撇他但笑不语,抱着狗进去,轻声细语的哄,等他拿出来牛肉条,柯基瞪圆眼睛,伸长脖子玩命舔阿诚手腕。

明楼摇摇头。

毫无节操,蠢狗!

被牛肉条和狗饼干收买的柯基围着阿诚打转,晚餐后阿诚歪进沙发,柯基两条前腿搭住沙发边缘,直立起来冲他吐出舌头呼呼喘气,阿诚拍拍沙发垫,柯基兴高采烈往上蹦,圆滚滚的屁股扭来扭去还是顺着沙发滑下来,再试一次,要不是阿诚及时托它后腿,非仰面摔下去不可。

柯基紧挨阿诚大腿露出肚皮,短短的四肢蜷起来,瞪大水汪汪的眼睛求爱抚。

当晚阿诚搂着柯基在客厅沙发睡,宣称小家伙被主人丢下需要陪伴和安慰。

明楼实在说不出“我比狗更需要安慰”这种话来,笑一笑,故意将卧室门关得震天响,阿诚捏捏柯基的小肉爪,把狗狗搁在肚子上。

第二天两人都上班,院子栅栏就是摆设,阿诚没敢放柯基出去,准备好充足的食物和水,空调温度调整成宠物适宜,反锁要走,就听见里面传来慌急伤心的犬吠,伴随狗爪爪疯狂挠门的声响,阿诚腿都迈不开,扭头湿漉漉瞧着明楼。

明楼拖走弟弟。

还想为条狗请假,美得你!

到学校他冷眼旁观阿诚根本坐不住,心里明白这是惦记家里的短粗胖。

悄悄叹口气。

明镜娇养明台,总怕猫啊狗啊没轻没重的弄伤孩子,家里没有宠物,阿诚也从来没提过半句相关的话题,现在看来,是爱惨了这类毛茸茸的小东西。

明教授摸摸胸膛,脏器紧缩,隐隐的疼。

下午没课,发个通知取消当天答疑,招呼阿诚回家,两人边讨论午餐吃什么边开门,毛团嗷嗷叫着往阿诚身上扑,撒娇打滚,非让阿诚蹲下来摸它,明楼低头,脸色瞬间阴沉。

他放在玄关鞋架上的所有皮鞋横尸遍地,随手翻翻,沾满狗毛和黏糊糊的口水,鞋面全是牙印。

明楼伸手扯住柯基后颈就要打,狗狗耳朵趴趴着呜呜的叫,阿诚赶紧抱住明楼手臂。

“大哥,大哥,你别跟条狗计较,鞋子再买就是了。”

“你松开!当年明台就是你跟大姐不让打不让骂惯得不成样子!”

“大哥,怎么好拿明台比啊。”

阿诚哭笑不得,把狗狗揽进自己怀里,拍拍狗脑门,板起脸教训:“小坏蛋,不是给你狗咬胶了嘛,还调皮,再有下次大哥打你我可不管。”

柯基抽动湿漉漉的鼻子,舔阿诚手心。

阿诚笑眯眯抱起狗狗踏进客厅,立刻退回来挡住明楼,讨好的近前蹭蹭他脸颊:“大哥,想吃南门那家火锅,你先去占座?”

眼眸眯细,明楼拨开弟弟往里瞧。

他托人从巴黎带回来的地毯边缘泛出滩黄色液体。

柯基被狠狠揍了一巴掌。

晚上两人肩并肩在小区里遛狗,柯基晃悠着圆屁股离明楼远远的,几步就停下来嗅闻草叶,后腿抬起来做标记。

逛到湖心亭附近,几条家养的狗互相追逐玩闹,柯基摇摇摆摆凑过去,腿长腰细的泰迪犬蹦跳着嗅嗅它,转身就跑上台阶,轻快得阵风,柯基努力追赶,台阶对它的短腿造成不小的麻烦。

明楼嫌丢人,自顾自穿过凉亭到对面等着阿诚和好不容易扑腾到最上面的狗。

柯基肉乎乎的狗爪扑向泰迪,对方似乎很嫌弃,扭身朝明楼的方向三两步越下台阶,柯基笨拙的一级一级往下蹦。

明楼还在腹诽傻狗太笨,不料小腿一紧,毛绒玩具似的泰迪犬后腿直立,两条前腿死死抱住明楼的腿挺腰就耸。

阿诚赶到,只见明楼脸色发青,僵立原地,瞪着对他耍流氓的泰迪犬竟有几分无助。

想大笑又不敢,阿诚憋得肩膀剧烈颤抖。

速战速决的泰迪犬完事就撒欢跑走,明楼半天没缓过来,被阿诚拉着手腕走,半晌才心有余悸指指前方扭来扭去的柯基,感慨。

“幸好我们家是条正经的狗。”

阿诚生生笑出了眼泪。

到家阿诚开始收拾满客厅的狗毛,柯基被赶到明楼脚边,噗通一声瘫在地板像块厚厚的垫子,明楼赤足轻轻踢它,柯基圆溜溜的大眼睛望过来,稍稍挪动,明楼的脚趾头被肚皮压住,软乎乎,暖融融的。

他不再动,嘴角掀了掀。

五分钟后柯基追着球狂奔的哒哒声又吵得明楼脑仁疼,恨不得揪着小短腿扔出去。

周末阿诚的朋友回来要把狗领走,短短几天,柯基的各种零食和玩具就装满一个大纸箱,阿诚抱着箱子,手腕套着狗绳,遛它最后一次。

送走柯基,沿着遛狗路线慢慢散步回家,进门明楼就抱住他,怜爱的抚摸他后颈。

“阿诚,正好这两天有时间,我们可以去领养只狗回来。”

回抱住明楼,阿诚脸埋进他颈窝,声音有点闷闷的:“别,大哥又不喜欢狗。”

明楼把他搂得更紧一点。

傻孩子,大哥虽然不喜欢狗,但是喜欢你呀。

 

 

——短篇完结——

 

 

后续一

“真的不需要。”

阿诚啄明楼嘴唇:“我有大哥能亲。”

收拢双臂。

“能抱。”

他暗示性挺胯,明楼眼神倏忽幽暗,阿诚随手撸撸明楼发尾。

“还不掉毛。”

弟弟越来越没规矩怎么办?家法伺候!

按在床上让他哭着求饶那种。

 

 

后续二

明楼惦记着给阿诚弄条小狗,但也不能太随便,回主宅时趁明镜和阿诚在院子里逮住小弟,要求明确,聪明,漂亮,乖巧,懂事,不乱咬东西,不随地便溺。

明台直翻眼睛:“还有其他要求吗?”

明楼认真考虑几秒钟。

“最好不掉毛。”

阿诚天天收拾狗毛也是很累的。

明台捧着手机搜索,兴奋的倒转屏幕,声称这种狗最符合要求。

毛绒玩具般的泰迪犬露出舌头,明楼暴怒。

“臭小子!今天非打断你的腿!”

“大姐!阿诚哥!大哥疯了!大姐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平摊的柯基和纯黑泰迪





评论(92)

热度(827)

  1. fripside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咦呃咦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