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蔺靖】天雷地火(上) 哨向

蔺晨/萧景琰


天雷地火 (上)

 

蔺晨浑身滚烫,骨头缝里渗着一阵一阵的刺痛。

他知道这只是开始,很快刺痛会变成烧灼感,每滴血都化为桐油遇焰焚烧。

冰块浮动在水面轻轻碰撞,蔺晨滑下去,屏息蜷缩进池底,墨黑长发在水中飘摇,心神跌进灵犀画卷,顿时陷入燎原大火,脚下方寸之地亦要被烈焰吞噬。

元兽躁动不安,拍打翅膀往他头顶一蹲,咕咕几声使劲啄蔺晨额头。

“别闹,景琰不想要天枢。”

蔺晨拍飞头顶滚圆洁白的鸽子,急切的咕咕几声,鸽子绕着他转了几圈腾空而去,以跟体重完全相反的速度化为远处的黑点,随即风驰电掣的飞回来。

纤细的鸟爪里拎着只兔子。

蔺晨差点要揪住自己的元兽扔火里烤熟。

“送回去!”

声调拔的极高,鸟爪一松,半空里的兔子扑腾着小短腿落进蔺晨怀里,一团小毛球瑟瑟发抖,湿润着大眼睛往蔺晨衣襟里钻。

糟糕,元兽硬被抓来,景琰可能会……

水波摇动,有人跳到水里抓住蔺晨的手臂。

瞬间沸腾的热流沿着来人的指尖如开闸的洪水狂涌。

凝聚起全部自制力挣开浮出水面。

蔺晨大口大口喘气。

距离他不远一个青年破水而出,红杉湿透,水珠随着睫毛翕动滴落。

萧景琰,你大概是上天派来玩死我的!

气喘吁吁倚着池壁的蔺晨轻笑,“原来靖王殿下还喜欢在别人沐浴时闯进来。”

狠狠瞪他,萧景琰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又环视铺满浴池的冰块,皱眉,“蔺晨,别蒙我,你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说是雷火劫呢。”

“雷……”

萧景琰僵在碎冰里,迟疑片刻,“……我听说只有相性极高的天枢地璇才有可能引发雷火劫,如果不……咳,会有生命危险……”

白衣湿漉漉贴在身上的蔺晨盯着他,眼眸幽深,浮在冷冽冰水中依旧烧得面庞通红。

“你是个天枢……”

火苗在皮肤下流窜,萧景琰吞咽,“你的元兽抓走了我的元兽……”

怒气冲冲踢门闯进来却只见长发隐隐荡在水面之下。

想都未想就跳下去救人。

敞开的门扉吱呀一声,微风穿堂,卷起池畔垂落的飘纱。

蔺晨叹息。

他微动,剔透冰块相互撞击,清洌洌的响。

“给你十个数的时间考虑清楚要不要逃。”

 

 

大梁皇族皆是天命之人,唯有皇七子萧景琰弱冠之年尚未有元兽相伴,萧景桓支使自己的元兽胡狼往幼弟身上扑,萧景琰头晕目眩扑倒在地,他不哭不叫,努力爬起来,没有元兽不要紧,看不到元兽不要紧,反复被捉弄攻击也不要紧,他能站起来,脊背挺得直直的。

 

 

十八岁离宫开府,萧景琰随军历练,对抗通五感的天枢可以苦练武功,抵挡敏心绪的地璇可以坚定意志,军人铁血,勇武慑人,靖王军功靠沙场浴血,无人胆敢小觑,有没有元兽相伴,倒不再重要。

 

 

而立之年,地璇觉醒姗姗来迟,已经能感应到他人情绪很长一段时间的萧景琰,瞪着面前眼睛比他还圆的成型兔子绝望。

不到正常兔子一半大小的元兽蜷在披风里,长耳朵趴趴着。

伸出食指戳戳小毛球的湿鼻子,兔子嗅了嗅,愉悦的抱住萧景琰手指啃起来。

能喂元兽吃几块胡萝卜吗?

 

 

传闻琅琊阁知晓天下事。

萧景琰将军务交托给副将,单身骑马独上琅琊山。

到半山腰乖乖团在怀里的兔子突然窜出去,蹭蹭蹭跑得飞快。

山道狭窄曲折,萧景琰不得不弃马狂追,山里桃花谢得迟,于峭壁间挣扎着横出枝干,飞起一片粉嫩云霞。

剑光轻寒,白衣如雪,临着万丈深渊在花树下舞剑的男子蓦然回首。

萧景琰还没赞叹完对方的高挺鼻梁,滚圆的鸽子俯冲下来,重重压在兔子身上,小毛球使劲蹬腿也挣脱不开。

拔剑出鞘,萧景琰恼怒大喝,“放开我的兔子!不对,元兽!”

对方仔仔细细打量萧景琰,抿唇一笑。

“还真是个美人。”

 

 

琅琊阁坐镇的少阁主是个轻佻无礼的登徒子!

被邀请进阁的萧景琰端端正正坐着气闷。

蔺晨通报姓名还算规矩,瞧着萧景琰越笑越灿烂,他的元兽被捉在手里不停挣扎,兔子几下蹦过去往蔺晨怀里跳。

过去抓元兽的萧景琰险些被衣摆绊倒。

登徒子笑得很大声。

萧景琰双手拢着毛茸茸的一小团从眼里射飞刀。

 

 

“阁里的规矩是根据问题定价,对你这样的美人嘛,可以免费。”

蔺晨笑眯眯的,身后的总管翻个大大的白眼。

 

 

萧景琰的问题让蔺晨面色冷下来。

“你想知道怎样封印元兽?”

“是,我不想跟天枢合欢也不需要这样弱小的元兽。”

萧景琰手里的兔子泪汪汪看主人一眼,猛蹬在他手腕挣脱,飞快窜到蔺晨衣襟里,只露出截短短的毛绒尾巴抖个不停。

“留下来,慢慢考虑吧,我去给你安排住处。”

蔺晨起身就走。

揣着萧景琰的兔子,头顶他自己那只格外圆润的鸽子。

 

 

蔺晨能惹得萧景琰一天内几次拔剑要砍死他。

这人惯能油嘴滑舌,胡搅蛮缠。

萧景琰的兔子开始绕着蔺晨的鸽子跑圈。

忧心忡忡的萧景琰怀疑小毛团生病。

蔺晨偏头拼命忍住笑。

养在深宫长在军营的靖王殿下,自然是不晓得兔子绕圈求偶的习性。

 

 

“殿下的心意,我懂了。”

蔺晨折扇挥开嘿嘿嘿的坏笑。

 

 

破水走到萧景琰面前,静静凝视他的眼眸。

抬手,水花四溅,宽袖吸满水沉甸甸坠着手臂,蔺晨指尖触到萧景琰脸颊,湿漉漉的眸子闪了闪。

萧景琰没动。

指腹稍稍摩挲几下顺势滑到萧景琰后脑,扣紧低头。

任由熊熊火焰将他们吞噬。

 


——未完待续——

 


碎碎念,和 @尘唐 太太一起搞出来的哨向古风设定,具体设定如下:

哨向设定:
哨兵→天枢
向导→地璇
契合度→相性
结合热→雷火劫
精神图像→灵犀画卷
精神体→元兽

和太太一起玩得很嗨~~~下章给尘唐太太吃肉~~~



评论(104)

热度(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