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番外 莳花 完结章(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莳花 


第五章(完结篇)


阿诚被小心放倒进床铺里。

房间里只开了盏落地灯,暖黄光影衬得明楼眉眼浮出油画般细腻的质感。

他笑着握住阿诚一只手放到唇畔。

“以后,如果你疼,就要立刻跟哥哥讲。”

牙齿叼住阿诚指关节轻轻研磨,酥麻一路窜到阿诚心尖,他后脑来回蹭着枕头,鼻音细微暧昧,明楼湿软的舌尖舔过指关节,蓦然用力咬下去。

阿诚嘶的倒吸口气,一挣,明楼就松开,揉搓他留下的深深牙印。

“是什么感觉?跟哥哥讲。”

他气音诱哄,阿诚扁嘴瞪他,湿漉漉的眼眸毫无威慑力,明楼还是轻笑,伸手勾弟弟下巴:“乖,说出来。”

微肿的唇瓣抖了抖,阿诚弱弱的出声:“疼……”

明楼笑容加深,俯身探出舌尖,阿诚仰头张嘴含进去,肆意纠缠翻搅。

拽出衬衫,手掌自下摆探进去挠挠阿诚小腹,明楼贴着他嘴唇继续追问:“现在呢?”

“痒!”

阿诚叫着笑着扭动身体。

手掌转向,指腹抹过鼓起的西裤拉链,阿诚绵长动情的嗯一声,明楼嗓音低沉暗哑,仿佛星火落进干燥木屑:“什么感觉?”

潮湿睫毛颤了两颤,阿诚张开眼睛,四肢缠住明楼挺腰用力。

床铺剧烈震动,死死按住被翻转到下面的明楼,阿诚气息紊乱,尾音破碎。

“想……吃了你……”

淡金碎光在阿诚眼底闪烁,仰躺的明楼胸腔因笑声震动,抬手顺着阿诚耳轮揉到后颈,拇指卡在锁骨往下方推。

拉链滑开的金属声轻响。

衣料摩擦着高棉床单,阿诚俯身慢慢往后退。

明楼挺腰,声线仿佛若有似无的片羽搔弄。

“好,哥哥喂你。”

他垂落眼睑注视阿诚低下头去。

温暖湿润的唇舌包裹住生机勃发的器物。

明楼闭目凝眉,拱背仰头,哼出短促难耐的鼻音。

身体滚烫,骨节酥麻,恍惚间明楼脑海深处飘出喧嚣激昂的音乐,记忆中昏暗暧昧的灯光修饰酒吧里每张寻求快乐的面孔,他在二楼注视阿诚走到空位摸摸吧台椅,敲桌面叫来调酒师,没说几句话,阿诚端起杯子将明楼喝过的莫吉托一饮而尽。

明楼低笑出声,这种微妙的心照不宣甚至无法用语言来表述,胸腔又痒又疼,仿佛塞满蓬松乱飘的棉絮。

偷偷溜出酒吧,他捡偏僻的巷道走,订制皮鞋踩进水坑溅湿了裤脚,极淡极薄的月色渗透幽蓝夜色,明楼无意间抬头,破损的墙边探出缀满花苞的枝丫,沉甸甸的白色花苞拢着月辉温柔低垂。

伸长手臂拨弄两下娇嫩花苞,明楼小声哼着轻快旋律前行,没走几步踩进另一个水坑。

含裹的水声拉回思绪,强烈的快感突袭神经末梢,明楼浑身是汗,身体绷紧,伸手轻推阿诚头顶,阿诚不理,反而将他吞得更深,明楼再推,被钳住手腕压制在身侧,痛感搅进快感,逼出明楼不受控制的腻声呻吟,脚跟蹬住床铺重重挺腰。

阿诚红着眼圈抬头,喉结一动,半点不浪费全咽进肚子,爬回哥哥身边,脑袋抵进他颈窝喘息,明楼单手抱住面色潮红的阿诚,另一只手顺着窄腰往下面摸,裤子里湿哒哒的。

吻吻怀里人热烫的面颊,两人四肢纠缠着感受极乐后的余韵与倦意。

汗水慢慢变凉,黏糊糊的很不舒服,明楼揉揉阿诚小腹呓语:“去洗澡?”

阿诚翻身起来就要奔向浴室,被明楼手疾眼快揽腰捞回来。

“一起!”

捉住人不放,明楼将阿诚硬拖进浴室,指示他往浴缸里放满热水,扒光衣服推进去。

不久前还表现生猛的阿诚抱膝坐在浴池角落,脸都挡住。

“怎么,还怕我看啊?”

明楼让他仰头枕在浴池边缘,用花洒小心避开伤处冲洗头发,阿诚肩膀僵硬,手掌在热水里握拳,松开,再握紧。

“我能自己来。”

阿诚顶着满头泡沫抿唇,眼底水光涌动:“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更严重的伤我也没拖累过别人。”

摆弄发尾的手掌停住,温度适中的水冲刷掉泡沫落在瓷砖,浑浊的水流淌进地漏。

哗哗水声响了一阵。

明楼关掉花洒,拽过毛巾将阿诚湿发擦拭到半干。

“得给你弄几套衣服替换,姐姐最喜欢给家里人买东西,做好准备,明天她能拖着你买遍购物区所有男装店。”

毛巾浸透热水,执起阿诚一条手臂,明楼将毛巾覆上去,阿诚下意识往后缩,紧紧握住他的手不肯放,受伤的情感在明楼面庞闪掠。

“阿诚,你是我的弟弟,我的家人,想要下半辈子都分享同一张床的对象,让你独自生活那么多年我很抱歉,但既然你现在回家了,受伤的时候被哥哥照顾,生病的时候让哥哥陪着,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搓搓阿诚指关节,明楼轻笑:“你可能暂时无法调适过来,不要紧,我们要在一起很久很久。”

总有一天,你会理解疼就要说出来,全家都会围过来问哪里疼。

遇到开心的事情会在餐桌上讲给家人听,伙同明台对大哥搞恶作剧而表面假装无辜。

“在我们单独相处的第一个夜晚,我就期待能这样共浴,怕贸然提出惹你不高兴,忍住没说。”

热毛巾擦过手臂,按住阿诚侧颈狂跳的动脉,明楼也迈进浴池,水波荡出浴池边缘。

“呃,那个时候我可能也不会拒绝你。”

阿诚眨眨眼,回想起为完成任务想把明楼缠在床上三天的事,再次感叹大概一见到面,潜意识里就把这个人认出来了。

才会兴冲冲披着浴袍就跑出去主动勾引。

明楼安稳的坐在餐桌旁,托住花盆里蓝紫色的六倍利。

眼尾轻快瞟向阿诚,唇边情不自禁泛起微笑。

心里手里,都开出繁盛美丽的花来。

 

 

——全文完结——


碎碎念,终于番外也正式完结啦~~~躺倒~~~


评论(55)

热度(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