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番外 莳花 第四章(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莳花 


第四章


电梯再打开,外面就是宽敞明亮的大房间,一整面墙的显示屏分割成数十块区域,无声播放俱乐部数个房间的监控画面。

既没有人来接待,也没有任何指示。

欧娱集团垄断市内大部分酒店、交通、餐饮、娱乐等产业链,除非是天堂那种规模的综合性赌场,其他实力不足的赌场和赌厅或多或少都要依靠欧娱的庞大客户源。

利益战从来都是寸土必争。

欧娱集团与天堂赌场表面交好,为客源明争暗斗早不算什么新鲜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等了三四天的明楼和王局早被磨光焦躁,自顾自在正对屏幕墙的长沙发里坐下,明楼唇畔含笑盯住贵宾室那方监控录像,屏幕里阿诚背部线条好看的隆起。

没等多久电梯响起抵达的提示音,沙发里的两人同时朝那边望去。

男人步出电梯,他个头不高,手里端着盛放咖啡的托盘。

明楼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惊愕的表情。

他正是之前在楼下搭讪阿诚的男人!

托盘放下,男人端咖啡给明楼和王局,笑容亲切,动作娴熟:“抱歉,店里的咖啡不合明先生的口味,这是为老板准备的特供品,希望两位满意。”

明楼攥紧双拳。

是试探。

他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见到阿诚,反应太剧烈,又被眼前这人看到自己给阿诚的邮件,如果死不承认……

“我的老板,从不跟没有弱点的人合作,能在今天进行谈话真是不容易。”

男人笑得温文,拾起遥控器按动,贵宾室里阿诚的影像铺满墙壁。

“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了,旧规则必然被新规则所取代,喊打喊杀那一套无论是对赌场还是对娱乐业都是弊大于利,杀伤性武器禁止令我们欧娱会全面配合,王局放心。”

他的态度恭顺而彬彬有礼,笑看明楼,视线又转向屏幕里的年轻人。

“明先生和令姐弟常年旅居国外,没想到在本地还有位这么可爱的弟弟,虽然母亲因为高额赌债跳楼自杀,幸好您这位兄长爱护有加。”

屏幕里阿诚打出的台球狠狠撞上球桌边框,却没有碰到星。

失误!

明楼眼睛瞪大,瞳孔收缩。

“我的老板很快就到,明先生,他吩咐我询问您,是否愿意一同前往澳洲,见那边的商会总代表,为天堂的陨落。”

男人站在屏幕旁,笑容可掬:“我保证,诚先生会是欧娱最受优待的客人。”

更早点把阿诚接走就好了,没在电邮里透露那么多信息就好了。

除非天堂易主,汪家势力湮灭。

他才有可能将阿诚带走。

“当然愿意。”

明楼摆出一张笑脸,端起香气浓郁的咖啡啜饮,手指放松让掌心的冷汗尽快挥发。

总有些赌注,是职业赌徒也输不起的。

挣脱回忆张开眼,明楼视野里是广阔无边的大海和蔚蓝天际。

快步赶到娱乐室棋牌区,远远就听见明台在狂倒所谓“我大哥当年的黑料”,绕半圈接近,明楼一巴掌扇在他后脑。

“讨打是吧。”

明楼教训过幼弟,踱到阿诚身后,手掌搭住他肩膀低头:“嗯,牌竟然还不错。”

“是啊,阿诚哥赢那两次都是纯靠运气。”

曼丽俏皮的皱皱鼻子。

“他运气是特别好,最近三四年无论是餐厅、酒吧还是俱乐部,凡是有点名气的店总给他免费升VIP,我们走到哪里都打折。”

老梁喜滋滋搭腔出牌。

手掌轻轻捏一下阿诚肩胛,明楼浅浅微笑。

牌打到傍晚,阿诚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即将输光所有糖。

曼丽和明台不用说,老梁玩麻将也很多年,收拾阿诚这样的新手绰绰有余。

这轮阿诚已经连续碰到东西两幅刻子,手里还有一、二、三万这幅顺子,两张北,两张南,下家明台对对和单钓,牌池里有南,没有北,对家曼丽和上家老梁不知道是谁扣住南和生张北不放。

瞟一眼坐在身旁看手机的明楼,这人最后那局用三条勾出他一张北来杠的招数极其有迷惑性。

赌赌看吧。

阿诚伸手去摸牌,是张牌池里已有的四筒,暗松口气,他拆北打出,怕其他人看出自己紧张,索性往明楼身上靠,头枕对方肩膀一副放弃赢牌希望的样子。

明楼视线扫过阿诚牌面,不动声色继续看手机。

轮到老梁,他打出南,阿诚懒洋洋碰上,出掉闲张四筒。

如果北再不掉落,赢面就越来越小,阿诚右手松懈的托腮,左手潜下去扣紧明楼大腿寻求一点支撑。

明台依然没摸到他需要的那张牌,曼丽谨慎审视牌池,打出一张牌。

是北!

迅速推牌,小四喜,和牌!

阿诚咬住嘴唇忍住笑声,眼尾浮现深深的纹路。

“这手玩得漂亮。”

起身同时将收完糖果的阿诚也拉起来,明楼手臂绕过他后颈:“奖励你晚餐。”

明台和曼丽立即表示他们要去日料餐厅吃,先走一步,老梁刚要表示想跟阿诚兄弟去吃饭,被明台和曼丽一人一边强行拖走。

兄弟俩走上甲板,海天交接处残存缕缕绚丽的夕晖。

娱乐室区域最大的舞厅开启,欢快乐曲在海风里跳动音符。

阿诚往明楼嘴里塞颗赢来的银光糖,踩住节拍,扭动腰肢倒退着舞动几步,神采飞扬,眉梢眼角皆是流溢的欢喜得意。

伸出手,明楼牵住阿诚的手,抬高,阿诚跟住旋律旋身,顺势被哥哥捞进怀里。

绒绒睫毛沾染璀璨灯火闪烁碎金。

“这么高兴?”

明楼明知故问,阿诚笑眯了眼,歪头凝视他,像个考高分讨赏又不好意思讲的孩子。

在阿诚耳畔打个响指,明楼拇指和食指间夹着颗星星形状的银光糖。

糖果放进阿诚掌心,明楼嘴角弯翘,轻拍阿诚掌根,瞬间银光糖仿佛无数星星倾倒进阿诚手里,他慌忙夹紧小臂捧住源源不断冒出的银色糖果,被明楼偷袭成功。

唇舌间充满糖果清爽的甜。

雪蜜浓郁的甘。

 

 

——未完待续——

 



评论(40)

热度(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