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番外 莳花 第二章(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莳花 


第二章


明镜上船就躲进房间进行耳力恢复,明楼拉着阿诚风一样从明台面前刮过,将笑脸相迎的幼弟晾在原地。

气得明台撸袖子:“竟然无视我!”

曼丽白他一眼,挽住明台手臂往购物区拖。

“你现在去当什么电灯泡,他俩在天堂赌场那黏糊劲你又不是没看见?”

她冲男朋友皱鼻子:“打扰人家亲热,小心大哥打你。”

明台哼哼着也朝曼丽皱鼻子,低头去撞她额头,被笑着躲闪的曼丽抬手扑打,他们都是随遇而安的性子,不愿意像大哥大姐那样提前将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安排好,拿着明楼在天堂赌场里送的钱大肆购物。

回去的路上撞见明楼揽住阿诚窄腰往怀里带,明台和曼丽手里满满的购物袋稀里哗啦落地。

搞什么!三步外就是你们房间好不好!

明楼和阿诚同样角度偏头看过来,明台和曼丽脸红了。

“正好。”明楼手掌从阿诚后腰滑落到他肘部:“我们的房间还在收拾,阿诚高烧,吃过药犯晕,明台,阿诚要去你房里躺一会儿。”

大哥你禽兽啊!

赶紧开门将他们让进去,阿诚不肯睡床,明楼将他推倒进长沙发,阿诚试图挣扎,恨不得立即失明的小少爷和曼丽在外面磨磨蹭蹭捡完购物袋,隔壁清洁人员推车出来,他们松口气,打开房门。

阿诚正仰躺在沙发里,明楼斜坐在扶手,指尖探进阿诚敞开的领口。

“大哥,你们的房间收拾好了。”

明台急忙抬头望天。

话音未落阿诚就翻下沙发匆匆跑掉,窘困得多看明台和曼丽一眼都不敢,明楼慢悠悠站起身,经过幼弟才想起来似的叮嘱:“你们俩也早点休息,留着体力明天一起玩。”

他朝明台和曼丽淡然浅笑,出去体贴的关好门。

购物袋再次砸中地面,两个小的你望我,我望你,明台脸色发青:“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不不不,大哥肯定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曼丽手扶额头要昏倒。

“他都已经把阿诚哥玩高烧了!”

明台抱头猛蹲下,嘴唇抖动几下开始嗷嗷惨叫。

第二天在游轮娱乐室里,挂着严重黑眼圈的明台和曼丽盯着散在桌面的麻将牌发怔。

明镜拢住披肩坐在阿诚身后,心满意足环视围坐的家里人。

“嗯,难得全家都在,玩两把也是好的,阿诚,别紧张,姐姐教你,保证他们耍花样也没用。”

一桌四个人,除明楼外都笑得勉强。

被自家大哥耍弄的明台心里憋火,大喊洗牌,两手落在麻将牌上顺时针搓洗,小指往掌心里勾牌。

明镜凑近阿诚低语:“明台在做的呢,叫捉小鸡,就是利用洗牌将自己能胡的八张牌捉到自己能拿到的位置,很基础的千术,学也只是为了不吃这种暗亏,明家的孩子,真正对赌都要堂堂正正,不可以故意出千。”

“大姐,就是家里人玩玩,我给阿诚哥示范一下嘛。”

明台耍赖,手底下不停歇的拢条子,明镜扁嘴,眼眸微微瞪大,曼丽急忙打圆场:“就是嘛,大姐,我们只赌……”她目光游移,指向娱乐室供应的糖果点心,“银光糖,麻烦拿糖过来,我们包了。”

“对,全拿过来,全拿过来,大哥付账!”

明台跟着闹,凭空多出张账单的明楼气结,转头喊声大姐,明镜假装没听见,细细给阿诚讲规则。

食指点点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小少爷,明楼无可奈何的结账,麻将桌抽屉里塞进银光闪闪的糖果,麻将牌整整齐齐码好,明楼伸手去拿骰子,对面的明台横身用力拍在放骰子的浅碟边缘,骰子弹跳到半空。

明台劈手去抓,明楼方向两颗弹珠大小的银光糖掷出,将骰子撞飞得更高。

阿诚瞪住骰子压力很大。

这还不如像当初打台球那样自学呢!

昨夜陪他去换绷带明楼脸色一直没好看过,房间地板上四处流淌牛奶混着蜂蜜,叫来清洁人员已经够羞耻的,在走廊等候明楼偏要抱他,被明台和曼丽撞见阿诚都想冲出去跳海。

硬被拉进明台房里,阿诚躺在沙发里太尴尬只得没话找话,问明楼能不能教他玩扑克牌,倚坐扶手守着他的男人偏头,眼里浮现些许笑意,食指和中指间倏忽出现张纸牌。

轻叩到阿诚锁骨纸牌消失不见,指腹滑入衣襟,明楼故作无辜的回答应该先从简单点的游戏开始。

阿诚不觉得跟打架差不多的麻将哪里简单了。

那两颗被明家兄弟争抢的骰子最终落在曼丽手里。

她巧笑倩兮,随手一抛,明台坐庄。

四个人按照顺序抓牌,明台满手条子清一色,其他三家打出同花色任何一张牌都能赢,他颠着肩膀嘿嘿笑着打闲张白板,下家曼丽要出牌,却见明楼诡异的微笑,对面阿诚表情古怪,她捻着牌犹疑。

帮忙看牌的明镜轻推阿诚肩膀,忍不住笑:“还愣着做什么呀,和牌。”

阿诚整副牌一推,白板地胡。

明台眼珠险些脱框而出,张大嘴巴倒吸口气,突然反应过来拍桌朝明楼吼:“大哥你出千捣鬼!”

“只许你四处捉小鸡,不许我好风凭借力,未免太不讲道理。”

慢条斯理数银光糖给阿诚,明楼冷哼:“只顾着自己想要的牌才会被趁虚而入,也不看看对手是谁,小聪明可救不了你。”

“大哥!我要跟你决斗!”

“就你那水平,练十年再说这种不切实际的话。”

兄弟俩剑拨弩张。

明镜清清喉咙,两人立即安静下来。

“本来就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有什么好炫耀的,现在开始谁也不许玩花样,老老实实打牌,听到没有?”

大姐发话,所有人整齐划一回答听到,推散麻将牌计算该给阿诚的番数。

阿诚不清楚明楼是怎么让自己拿到那副好牌,但既然赢了,糖果还是要算清楚一颗也不能少。

 

 

——未完待续——



碎碎念,大家想看的明家人打麻将~~~果然小明……(拍肩)



评论(82)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