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番外 莳花 第一章(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莳花 


第一章


小小的嫩芽破土而出,迎着晨曦努力舒展脆弱的芽叶。

水滴顺着湿透的额发滑落,砸在叶脉溅出轻薄水花。

阿诚拉紧盖住头发的毛巾两端,目光凝在房间里绽放出的新生命上,惊异于一粒种子埋进土里真的可以生长。

“会开出花吗?”

他自言自语。

身后响起收到电子邮件的提示音,阿诚胡乱揉两把头发跑过去,点击打开,颇有些失望的发现是中间人联络,发来新客户的基本资料,指定明天正式到任,为期两周。

意味着今天最好尽量放松。

查几遍收件箱,阿诚泄气的发现来自哥哥的最新邮件日期是三天前,内容短而凌乱,讲了些斯诺克的玩法,还穿插对咖啡的抱怨,最后一段甚至有没写完的嫌疑,“乖乖的”后面是大片空白。

怎么看都是匆匆忙忙写了立即发送的。

阿诚不清楚哥哥具体在做什么,但猜也猜得到必然处境危险,才没时间认真给他写封邮件,焦躁感挥之不去,阿诚在房间里转了几圈,闷得厉害,干脆将邮件内容打印下来出门,挥手叫车去市内最好的台球俱乐部分散注意力。

哥哥感兴趣的事物都想知道,哥哥会的技能都想学。

近一点,再近一点,捉到一片衣角也好。

几年后阿诚将明楼推倒进餐椅,自己跨坐上去还有种不真实感,他俯身捧着明楼的脸仔细看,挺满意的凑近去亲,撕扯防风外套和里面的防弹衣。

“慢点儿,慢点儿,你头还伤着呢……嘶!”

顾着伤员没反抗的明楼冷不防侧颈被狠咬一口,血液直往下冲,中午跳窗开始肾上腺素就高度活跃,多巴胺浓度蹭蹭的窜。

阿诚的皮衣在医院就扔了,白衬衫衣领染了血渍凝成暗褐色,大敞开露出胸膛,阿诚舔着嘴唇喊渴,伸长手臂去勾餐桌放置的冰桶,红酒浸在整桶冰块里,牛排和沙拉盛在盘子里无人问津。

修长手指捻起冰块往自己唇间一抿,阿诚垂落眼睑叹息,那颗剔透冰块顺着阿诚微翘的下巴滚过喉咙,搁在锁骨中间凹陷处转了转,沿着泛红的肌肤滑落,失手掉入衣襟内,冰得睫毛一抖,明楼心脏也跟着疯。

餐椅太窄,明楼起身把人抱坐到餐桌边缘,推开冰桶和里面的红酒,抓起牛奶罐往阿诚唇边送,嗓音压得低沉沙哑:“渴,就喝点东西。”

纯牛奶灌进去,阿诚吞咽不及,浓白液体肆意流淌,嘴角、脖颈、锁骨顺次留下痕迹。

阿诚伸长脖子要亲,明楼笑着闪躲,牛奶罐随手扔桌上,拾起饱满鲜嫩的草莓往阿诚嘴里塞,粉红果汁溢出混入奶白,阿诚唇边泛着一点水沫,双手撑住桌面,亲不到明楼恼得拿长腿去夹腰。

食指搅进配松饼的蜂蜜里,明楼收回手,多看几眼淡金色粘稠的蜜,阿诚急不可待含进他食指努力的吮,眼角红透仿佛要沁出水来。

明楼低头从阿诚胸膛开始吃他,牛奶的醇,草莓的鲜,隐约还能尝到汗水的咸,舌尖探进阿诚唇隙间只剩下蜂蜜浓郁热烈的甜。

衣物落地,阿诚晕乎乎看着明楼用蜂蜜淋自己小腹,渐渐蔓延到大腿根,粘稠滑腻散发甜香,恍惚间他像被装饰好盛盘端到餐桌上的一道主菜,明楼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从哪里吃就从哪里吃。


长微博图片链接:http://wx4.sinaimg.cn/mw690/006rQR8Ugy1ffc3u9pgkkj30c80ltdgo.jpg


百度网盘:https://pan.baidu.com/s/1dE2qJ4H


明楼拿鼻尖去摩挲阿诚耳垂,暗自告诫自己稳住,清理就清理,病人可禁不起再折腾,没想到阿诚干脆的回答不用,从他身下蹭出来直奔浴室,水声响起,明楼莫名失落,慢吞吞起来,过去敲浴室的门。

“阿诚,绷带是防水的也不能直接拿热水淋,泡个澡,我帮你洗头发吧。”

等了等没回应,明楼耐住性子再敲,门扉打开,冲干净的阿诚腰间围着浴巾出来,眼睛湿润,面孔绯红,情热倒是褪得干干净净找不出半点痕迹。

“我洗完了,浴室给你用,借我件衣服可以吧?”

他打开推拉式衣橱,里面整整齐齐挂着的都是游轮起航时就被送进来的衣服,阿诚稍微感慨片刻明楼这人思虑周全滴水不漏的行事风格,迅速套好衬衫和长裤,拿起手机就要走,明楼扒着浴室门框喊住他。

“你去哪儿?”

这怎么像睡完就跑的架势?轮船外全是海你能跑哪里去?

“哦。”

阿诚漫不经心开房门:“去医务舱换绷带,我炎症高烧,顺便去买药。”

“你给我站住!”

明楼恼怒,继而被挫败感吞没:“我们一起去,等我五分钟,就五分钟!”

他大力甩上浴室门,阿诚惊得后仰,不明白明楼为什么发脾气。

而且干嘛要一起去医务舱?

怕他迷路?

 

 

——未完待续——

 

碎碎念,大概会是个有点长的番外篇,我家宝宝想看大哥跟踪狂时期,能怎么办呢,写呗~~~

评论(73)

热度(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