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17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十七章


阿诚惊魂未定,气得屈膝撞他。

“上面枪声一直在响!”

他攥住明楼衣领将人拖到门柱后以防被枪击:“你之前信誓旦旦保证的那个什么麻醉气体!赶紧的!”

“你别急,别急,我一脱身出来麻醉气体就会被释放,里面所有人现在已经晕了。”

明楼一下下轻抚阿诚绷紧的后背,从头到脚扫视几圈发现人没受伤才满意。

不远处传来引擎的轰鸣,数辆警车驶近,跳下来的警员个个戴着防毒面具往洋房里冲,阿诚对明楼硬抗二十几条枪这事耿耿于怀,冷眼看他们进去抓现行犯,抱怨干脆把明楼也一起迷晕不是更安全?

一个队长派头的人跑过去又倒退回来,隔着气罩瓮声瓮气辩白:“敌人如果不够集中,万一漏个清醒的,直接就能干掉被迷晕的任何人,而且这么大的洋房所有地方都充满麻醉剂,那浓度蟑螂都死绝了何况是人。”

不等阿诚反唇相讥,明楼把他捞过来就往外带。

匆匆走过铁门,阿诚站住:“别告诉我要回去骑那辆伪装成送餐车的机车,先不说走回停车的地方就要很久,那玩意儿停在欧娱酒店门口从气势上就输了。”

“那我们怎么办?”

明楼虚心求教,阿诚歪头,心想你就装吧你,眼角余光瞟向汪家开来的悍马。

排气管强而有力的震动,那辆嚣张的绝版红色悍马倒出段距离灵活转向冲了出去,正往外抬人的两名警员惊得松手,现行犯咚一声摔在地面哼哼。

搞什么!?那是赃车!不太对,是重要证物!

赶紧向驻守天堂赌场附近的行动总指挥进行报告,总指挥坐在监控车内皮笑肉不笑的咧嘴,腔调拖得又慢又长:“他们两个,没把警车开走就不错了。”

垂目看自己手表,不到四点,天堂赌场几乎所有高级管理层都去了欧娱,在那里观看赌王挑战赛的现场直播,汪芙蕖亲生儿子私藏枪械、意图谋杀的罪名证据确凿,已经有理由对天堂进行突击彻查,肯定能找出来备用枪械对相关人员进行拘禁。

“局长,B点全部涉案人员已经控制住,要不要现在进行A点突破?”

连线员神情激动请示总指挥。

总指挥浅浅掀起眼皮。

“不急。”

他继续闭目养神:“我记得,你家里也有折在天堂里的。”

“是,不只我们家,十几年前那片地要拆迁重建,本来谈好的补偿金突然降低还要分期给付,不肯搬走就有帮派份子来砸来打,等到天堂赌场建起来,补偿金尾款必须到天堂领,很多人拿到钱就被花言巧语骗进赌场赌博,不但钱全输进去,还欠下根本还不起的债,自杀的不在少数。”

连线员咬牙切齿:“杀人放火他们也没少干,这次绝对要将汪家绳之以法!”

“那就稳住,等最佳时机再行动。”

总指挥慢条斯理开腔:“十几年都已经等过来了,不差这一时半刻。”

时间犹如指缝间的细沙一分一秒流逝。

欧娱迎进参赛者与各方商会代表,身着高定礼服的男男女女手持水晶酒杯恭维试探,衣冠楚楚,和乐融融。

汪少爷清醒着被审讯,他破口大骂,有恃无恐。

主办方邀请参赛者进入会场,进行多项检查需要花点时间,所有人规规矩矩给出手机,褪掉身上所有金属物件,举高双手走过扫描仪,依次通过警报器,除澳洲商会代表Ming,其他参赛成员都已到达会场内,其他观看现场直播的宾客也收缴手机与金属物件以示比赛绝对公平。

而明楼和阿诚正堵在高架桥上。

前后左右都是停滞不动的车,暴躁急促的喇叭声此起彼伏。

看看表,五点半了。

“要不我们车子扔在这里?跑过去应该能及时赶到。”

阿诚也不愿意明楼在比赛前剧烈运动,但六点无法到达会场就将取消参赛资格,两害取其轻,还是跑吧。

想着他撤掉安全带要开门下车,坐副驾驶摆弄手机的明楼扣住他腕部,神色丝毫不见焦虑烦躁。

“这边离会场很近,你没听交通广播说市中心拥堵已经减缓?稳住。”

指尖从阿诚腕骨摩挲到小臂内侧,明楼唇边噙着点笑。

车流缓慢移动,阿诚恨不得油门踩到底撞出去,明楼搭在他小臂的手没收回去,反而倾身过来低声耳语:“姐姐和明台也快到了,马上就要见面,你是开心呢,还是有点紧张?”

阿诚猛打个哆嗦。

之前要担心的事情太多,他都忘记要被引见介绍给姐姐弟弟,鉴于他和身边这位深入交流过,他俩的关系该怎么解释?

大姐您好,我就是您名义上的弟弟而且睡了您亲弟弟。

自己会被打死吧!?

头痛欲裂的阿诚驶下高架桥,绕过转盘路况顺畅,他脑子乱七八糟的念头拥挤不堪,视野里闪出欧娱酒店独特奢华的钻石穹顶,他加速。

“阿诚!”

耳畔传来喊声,手臂被攥得很疼,电光火石间阿诚瞟到左侧有车冲撞过来,下一秒耳膜轰鸣,眼前发黑,车子剧烈震动,没系安全带的阿诚往前扑,铁锈似的血味充斥口腔,什么东西膨胀推挤他的脸,求生本能和长久的训练迫使他努力侧转,浑浊空气灌进肺腔。

呼气,吸气,呼气,吸气。

有人在拼命拽他,好多年前也有人这样紧紧的抓住他,大喊着千万别放弃。

浑身都疼,而且耳鸣得厉害,眼睛里流进什么东西又热又难受。

阿诚费劲的配合拉拽爬出扭曲的车厢,摇摇晃晃站在地面,想着腿应该没骨折,他听不清明楼在说什么,但很清楚比赛时间就快到了,这时候发生的车祸是伏击。

拽出甩棍几次抖开,他推抵明楼:“走……我断后……”

眼前重影模糊,阿诚试图寻找开车撞他们的人来一番殊死搏斗。

腰间一紧,身体悬空,阿诚迟钝的大脑转悠好半天才弄明白自己被明楼扛在肩头,朝着钻石穹顶的反方向狂奔。

他手脚乱打乱踢奋力挣扎。

“别管我!比赛!”

阿诚嘶声低吼,眼泪夺眶而出。

到最后,他还是免不了要成为拖累。

 

 

——未完待续——


碎碎念,楼总,开头说好的有危险不管诚哥自己先跑呢……


评论(56)

热度(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