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15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十五章


瞧阿诚泪汪汪的眼睛透出疑惑,明楼忍不住笑。

“你就从来没想过,那天我为什么会跑去施工中的大楼顶层?”

阿诚答不出来,眨眨眼,再眨眨眼,有点难为情的抽鼻子,明楼偏头啄他嘴唇,阿诚绷着脸倒是没反抗。

“当时我们姐弟东躲西藏了六年,也不知道这种生活什么时候能结束,我心一横,使用假证件偷溜回来,高价在黑市买到狙击枪……”

“要刺杀汪芙蕖?”

阿诚皱眉:“你疯了!帮派有天堂的股份,把下金蛋的鸡宰掉,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低沉的笑声仿佛雾中山峦若有似无。

“所以啊,我拉你上来,其实也等于救我自己,没有鲁莽的开枪,及时撤退,但也不是完全没受伤,回去就被大姐狠狠抽了一顿鞭子。”

他侧脸枕在阿诚肩膀,倾斜的阴影烙在眉目间黯然。

最艰难的日子里也从不示弱的明镜,边往死里打弟弟边流泪,吓得尚年幼的明台扑过来抓住明镜的裙角嚎啕大哭。

鞭子掉落在地板,明镜蹲下抱住幼弟泣不成声,明楼膝行凑近扯她衣袖:“姐姐,我知错了。”

明镜一巴掌扇得他偏过脸去。

“我就想你好好活着!”

她抹掉满脸泪水,眸光凌厉:“就算要报仇,那也是我们姐弟一起去找他讨还公道!”

苦候十三年终于等到今天。

指掌交叠,明楼握住阿诚的手按在胸前。

“也许等事情结束再来找你更合适,我不甘心在一座城市里却连话也不能和你说几句,要是我不幸折在这里那就……”

“够了!”

“……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够了!”

阿诚气急败坏吼他,血色迅速从面庞褪却,还像当年一样紧紧的,紧紧的,攥住明楼衣服不放。

赌王挑战赛会场设在城内最豪华的星级酒店。

隶属欧娱集团旗下,因其拥有大量酒店、交通、餐饮、娱乐等多方面产业链,本地和境外资本都牵连很深,欧娱明确表示绝不偏帮任何一方,特意开辟出单独的大厅做会场。

下午两点,参赛的各方势力派人视察会场,多名专业人士带着仪器交互查验每寸空间来确保公平,荷官也要提前到达接受身体检查,不允许佩戴任何首饰或其他私人物品,服装与化妆品都由欧娱提供。

“汪小姐,您是不是需要我在发牌的时候……”

通过检查出来的李小满战战兢兢询问,汪曼春抬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倨傲一笑:“也不看看赌桌边的都是谁,你那点小伎俩都瞧不破,今晚哪有资格出现在这里?做好自己的事,至于你男朋友欠下的三百多万,有得商量。”

拍拍李小满瓷白的脸颊,汪曼春转身面对大屏幕。

每位参赛者最多只能带两个人进入比赛现场,同行的其他人都要在欧娱准备的大厅里看直播。

占据整面墙的屏幕里正播放工作人员检查的影像。

汪曼春低头看自己的手表,分针跳到三十五,距离开赛还有三小时二十五分钟。

两点三十六分。

踹翻黑衣男,阿诚瞄了眼橱窗里的座钟,两人手牵着手,阿诚打架,明楼无奈的被他拽过来扯过去,仰望天空摇摇头,大力将人拉近,嘴唇贴住他耳朵:“别管他,走。”

阿诚想说不把这小子揍昏过去,肯定会招来更多人追他们,明楼使个眼色,他立即闭紧嘴唇跟着明楼跑。

越过野草丛生的山丘,眼前是高墙铁门的荒芜院落,环绕着一栋缀满常春藤的旧洋房。

明楼放开阿诚的手,跃上铁门横杆,动作利落攀爬进去,阿诚紧随其后,两人跳到院子里,疾步赶到洋房前,明楼自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齿轮严丝合缝,扭动锁圈也没有常年弃用的生涩感。

阿诚的眼神悠悠飘过去,明楼推开门,朝他做个请进的手势。

“又是你安排好的吧,如果六点你还没赶到比赛会场就形同弃权,这是什么地方你非来不可?”

抬腿迈入,阿诚忍不住提醒他注意时间,明楼跟进来反锁好房门揽住阿诚窄腰。

“放心,来得及,先别谈这个。”

明楼刷的拉开防风外套,阿诚吓得扭身拽住外套两襟用力交叠,舌头直打结:“你、你、你想干嘛!?”

惊愕迅速转化为了然,明楼顺势逼近,阿诚步步后退,险些被客厅里的沙发绊个倒仰。

“别、别、别乱来!”

他慌乱无措的连连眨眼:“外面还有追我们的坏蛋呢!”

忍了再忍,明楼没绷住噗的笑出声来,他抬手推阿诚脑门:“想什么呢?我有那么饥渴吗?”

很想立刻掀起衬衫给他看腰侧瘀痕,阿诚吐吐舌头不出声音回答有,明楼拿他没办法,食指点点阿诚权当警告,继续解里面防弹衣的系扣。

“别闹,你也把外套脱掉,先把这件穿在里面再穿外套。”

捉住明楼手指,阿诚摸摸衣料,心头一紧:“防弹衣?”他瞪圆眼睛望进明楼眼底。

电光火石间那些早就起疑的线索拼合聚拢逐渐成型。

“这就是你的目的对不对?”

狠狠打开明楼的手,阿诚重新将防弹衣系好:“昨晚去天堂赌场高调示威,今天阻止我对小喽啰下手,毫不在乎暴露自己的行踪,躲进有钥匙的空房子,你在引汪家的人来,带着枪来找你!”

“阿诚……”

“只在赌桌赢他当然不够,现在管得严,私藏枪支弹药七年起判,你每一年都偷偷的来,肯定有本地势力和你联手,警方,对,说得通了,你就是钓大鱼的饵,这栋房子周围设伏了对吧?枪战打起来就有理由抓人,今晚赌王挑战赛汪芙蕖必须出席,无主的天堂也能以搜查违禁枪支为借口进行突袭,如果你已经安抚好帮派势力,他将要接受警方拘禁调查,十之八九会入狱。”

阿诚粗暴的将明楼防风外套拉到底,怒气仿佛要化为实质在阿诚周身沸腾。

明楼抬手摸他肩膀,啪的被打掉,再摸,又被打掉。

“如果你不在乎自己这条命。”

阿诚嗓子里喷溅火星。

“那就给我!”

 

 

——未完待续——




评论(57)

热度(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