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13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十三章


阿诚感觉自己像被扔进洗衣机甩干过。

浑身骨头节都酸软犯疼,他难得工作期间懒在床上,只把电脑打开躺着看私自安装的实时监控。

浴室里水声渐消,不久有使用风筒的声音传来,阿诚忍不住偷瞄浴室方向,头顶冒烟。

这男人昨夜睡饱了现在不遗余力的折腾他,从沙发到矮桌再滚到床上,简直像要活活把他吞吃入腹,连点渣都不剩。

翻身扑进枕头里蹬蹬腿,一拉筋疼得阿诚嘶嘶吸气。

“后背刀伤很疼?”

明楼奔到床边借着台灯的光凝眉查看,两道浅浅的皮肉伤早就止血结疤,倒是阿诚腰臀布满青紫的指印瘀痕,看起来更严重。

俯身亲亲阿诚耳朵,明楼心怀愧疚的讨好:“要不然我拧条热毛巾给你擦擦身?”

“免了,我可没那么金贵。”

阿诚爬起来,扭扭脖子斜眼瞧他:“我妈沉迷赌博那时候吃不上饭是常事,所以碰到她赢钱的时候我就偷拿一点,为此没少挨打,你……”

猛然伸手搂住阿诚狠狠亲两口,明楼揉他后颈叹气。

“相信我,明晚,不,应该是今晚之后,我就不再是一个职业赌徒,其实我……”

明楼闭紧嘴唇,放开阿诚,手指划过他的脸庞:“阿诚,你记好,我们有个姐姐叫明镜,还有个弟弟叫明台,这小子女朋友很可爱,名字是于曼丽,都是家里人,今晚赌局结束之后,你会得到所有想要的答案。”

阿诚定定注视他的眼睛,淡淡一笑。

“明白了,我会把你完整无缺送到比赛会场。”

他跳下床冲进浴室洗战斗澡。

抬手将自己微湿的额发往后撩,明楼仰头无声翕动嘴唇,歉疚的情感闪过,神情倏忽变得决绝。

黎明悄然降临。

农舍外狗叫得凶,中间人唉声叹气钻出被窝,看看手机显示时间,还不到八点,套条裤子披件外套,他拿过手杖跛着脚去开门,忍不住抱怨:“瞎叫唤什么呀,来偷鸡贼了?”

门板自外被大力踹开,他向后跌倒,哎呦一声胸口已经被靴子重重踏住。

“哎,兄弟,兄弟,有话好说,是不是最近手头紧,哥哥钱夹在里面,我给你拿去。”

中间人连连赔笑,闯进来的黑衣壮汉靴底一碾,十分享受脚下人的痛苦咳呛:“你特么是谁哥哥?用不着你。”

他朝三名同伙挥挥手示意进里面搜索财物,撇嘴冷笑:“识相的,赶紧把阿诚那小子藏身的地方老老实实说出来,不然……”

靴底再次碾动,中间人嗷嗷叫唤。

“哎哎,您高抬贵脚,高抬贵脚,我说还不行吗?”

几分钟后汪少爷接到手下打来的汇报电话,越听越暴躁。

“你说什么?那个保镖不止一处藏身地?留个人看住他等我消息,另外的赶紧回来给我找人!”

阿诚打得他不少手下骨裂休养,原本就不够的人手分出去更加捉襟见肘,汪少爷气急败坏跟同为天堂股东的帮会借人,那边转了两次电话联络到一个相熟的高层干部,拉扯半天废话,对方推脱帮会转型洗白,弟兄们现在都做正经生意,不好出面平事。

无视线路另一端汪少爷的威胁叫嚣,大腹便便的干部将手机关掉丢在桌面。

“不好意思,现在的年轻人总是太没礼貌,我们继续,老大的意思是赌场股份最好维持原有比例,但如果澳洲商会能让赌场挂牌上市,当然好商量。”

他勾手让身后保镖凑近,故意放开声量让在座其他人都听清楚:“吩咐下去,我们现在是做正经生意的公司,谁敢帮着汪家要打要杀破坏大局,就别怪我九哥不客气。”

保镖急忙小跑着出去转诉命令。

坐在九哥对面的老者端起功夫茶杯。

细抿一口,点点头。

“好茶。”

飘渺淡薄的白烟摇曳蒸腾。

明楼放下马克杯,朝阿诚挥挥手,眉眼饱含融融笑意。

拉开防盗门一条细缝,稍稍停顿阿诚扭头警告:“不许出去啊,看着点实时监控,万一真有形迹可疑的人出现在附近马上给我打电话。”

不停歇的点头,明楼忍俊不禁,打个响指,纸牌呈扇形出现在他手里,刷的一收,明楼两手拉面条似的忽开忽合,纸牌仿佛演奏中的风琴般连成一臂长的直线再交叠在明楼掌心。

“我就玩玩牌,等你回来。”

他手法娴熟的洗牌。

阿诚对这种故意炫技的行为报以白眼,出去将门带好。

墨镜遮住大半张脸孔,阿诚出发去买糖水。

他们本该老老实实窝在公寓里,用非常复杂的行进路线抵达比赛会场,一旦进场,汪芙蕖坐上赌桌还有赢的可能,敢碰明楼立即就会被澳洲商会送进警局羁押,下半辈子别想再有出头之日。

相对安全的做法,可惜明楼和阿诚聊起附近五十多年营业历史的糖水店,这男人柔情款款怀念以前常跟姐姐吃的马蹄沙,阿诚能怎么办呢?

给买呗。

今晚赌局结束明楼最好立刻离开避避风头,就汪家对付明楼那架势,无论输赢都不会善罢甘休。

至少满足他一点点微小的愿望。

穿过几条街,阿诚隐隐看到糖水店的招牌,走近些,被店前排队的长龙惊掉了下巴。

赶紧拽出手机搜索店铺,赫然发现这家店在网络上人气超高,想买到糖水至少排队两个小时。

阿诚在队伍头尾转来转去,纠结着要不要干脆放弃回去亲亲明楼算了。

公寓里的明楼等防盗门一关就迅速起身,从旅行箱夹层里拽出防弹衣穿好,外面罩件黑色防风外套拉到底,撩起裤脚往小腿上绑完特制匕首,拎着攀登绳在不大的卧室里转悠,没有合适支撑点,只能把绳子系死在浴室水管。

戴着皮手套将推拉式窗户打开,窗帘闭合,明楼退到紧邻窗户的墙壁前等待约定信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防盗门传来钥匙开锁的金属碰撞声。

明楼吃惊,急忙闪到房间死角去摸匕首。

门扉开启后又闭合。

“明楼?”

阿诚的声音传来:“我买糖水回来了。”

抹把脸仰望数秒天花板,明楼从卧室探头出去,“这么快?我听说那家店客人排长队的。”

“是啊,但排在前边的其实大多是黄牛,只要我额外付钱就能很快买到。”

举高手提袋的阿诚眯眼细细打量他,疑惑卷着边的往外冒。

两人隔着卧室半面墙相顾无言。

明楼手机连续响起短促尖锐的邮件提示音。

刺破空气的两声之后。

骤然安静。

 

 

——未完待续——



碎碎念,楼总恼火,好好的计划毁在黄牛身上,憋屈!


评论(75)

热度(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