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11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十一章


天堂赌场董事办公室里汪少爷砸了酒杯。

“废物!都特么是废物!”

他气急败坏指着鼻青脸肿的手下骂:“你们说什么?十几个人被明楼一个保镖打成这样,人还跑了?我呸!饭桶!”

“那不是普通保镖,安保业里排名顶级的人物。”

汪曼春摆弄自己手机,斜瞟几个壮汉一眼,冷笑:“派的人又这么不得力,怎么拦得住他们。”

无视汪少爷兴师问罪的大步逼近,她自顾自按下发送键,汪少爷裤袋里手机一震。

“明楼保镖的名字是阿诚,他有个长期合作的中间人,找到中间人总能问出点有用的东西来。”

她又转向脸色难看的汪芙蕖,将一个准备好的文件夹放到叔父眼前。

“您吩咐调查的那个荷官叫李小满,同其他荷官一样都是由博彩行会训练出来的,无不良记录,近两个月搭上个游手好闲的富家少爷,倒是没在赌桌上动过什么手脚,不过……”

汪曼春再次递出另一个文件夹。

替汪芙蕖打开,里面有各种表格和分析数据。

“李小满和明楼同月同日生,我让人查了明楼以Ming为注册名称的所有在线对赌结果,上千场赌局里有四个人让Ming一输再输,他们都不是赌术高手,甚至有一个是家庭主妇,年龄、出身、职业、种族都不相同,只有一个共同点。”

“生日?”

汪芙蕖眼睑低垂,汪曼春嫣然而笑:“就是生日,换算成中国阴历,他们都是七月十五日出生,当真邪门得很。”

“曼春,你的意思……”

“那个李小满,我们可以让她成为明晚赌局的荷官,如果能在开赛前收拾掉明楼自然最好,要是出了差错至少也能降低叔父您的风险。”

“喂!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老头子!?”

汪芙蕖抬手止住儿子的叫嚣,皮肉松弛的脸上浮现倦意,他拥有天堂十九年,赌场就是他的命。

“你怎么还不明白,现在博彩牌照对外国发放,那些个赌业巨头哪个不想一口把天堂吞下去?尤其是华裔澳洲佬,主办赌王挑战赛就是想让明楼把我踩下去,其他参赛者我都活动得差不多了,明楼和你们俩赌就跟逗小孩子似的,很难对付,我绝对不能输,你亲自去,带真家伙把那小子给我干掉,拖延过明晚六点也行。”

汪芙蕖目露凶光:“曼春,随便什么手段,明晚比赛的荷官必须是鬼节出生的人。”

双重保险,明楼没有任何机会赢!

堂兄妹快步离开办事,汪芙蕖抬头凝望窗外。

云层遮蔽皎皎月明。

夜空下出租车在大路上畅行无阻。

司机偶尔透过后视镜瞄一眼凌晨上车的两个客人,模特似的又高又帅,就是看起来关系不太好,都交叠长腿离对方远远的,互不搭理各自注视两侧车窗外面,那件瞧着就特别贵的长风衣随意团在中间。

临近目的地,司机偷偷观察后视镜,右侧身材劲瘦的男人竟然咬住自己拳头,忍耐着什么似的肩膀绷紧,而左边那个戴眼镜的男人盯住窗外笑得特别荡漾。

脸颊莫名发烫的司机赶紧看回空旷的道路。

一线轻微暗哑的喉音点墨入水般晕染开。

司机立即抬眼偷窥。

高瘦男人已经转身抬腿踹同伴,戴眼镜的男人无视西裤上的脚印只是低低发笑,横过去的眼神仿佛浸透糖浆的鲜嫩白桃,粘稠得能拉出丝来。

司机心脏骤然加速怦怦直跳。

险些踩错油门,车子停稳在目的地,距离阿诚那间公寓还有几条街,滴一声,软件自动支付车费,明楼先开门下去,长风衣因他的动作滑落,明楼右手还松松勾着阿诚掌心,长风衣掉在车底,阿诚立即甩手去捡。

明楼顺势探身伸手,拇指在他红亮耳垂搓一下,阿诚猛烈的哆嗦。

跌跌撞撞下车,阿诚攥住明楼手腕就跑,路灯在他们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临街店铺不闻人声,一扇扇落到底的卷帘门沉寂着从两旁掠过。

血液沸腾,口干舌燥。

冲刺过两条街阿诚就将身后嗤嗤发笑的男人死死按在卷帘门上,咣当声惊破深夜的宁静。

明楼西装敞开,马甲在阿诚手中起皱,他微微扬起头,幽蓝冷光在唇畔燃起热度,阿诚轻颤着看他抬手摘掉眼镜,偏头朝自己极尽挑逗的一笑。

呼吸迸出灼烫的火星,将所有疑问与愤懑粗暴的推进角落,阿诚扑上去。

两具身体紧贴,动情的厮磨推挤,想要将自己嵌进对方胸怀哪怕破碎,阿诚舌根被吸得发麻,他绝望的努力去连接理智那根弦。

下车地点距离公寓这么近已经是失误,他应该尽快把明楼带回安全区域藏好。

“……别……停……走,我们走……”

阿诚勉强发出声音,手却背离意识沿着明楼皮带往下,粗重喘息喷进耳朵,明楼早就将阿诚白衬衫拽出来揉那截窄腰,他笑喘:“你是让我别停,还是让我跟你走?”

“走!”

手指勾住皮带,阿诚醉汉似的摇摇晃晃拉扯明楼倒退着前进,没走几步就被明楼压到另一道卷帘门上亲到缺氧。

不算远的路像是要走一辈子。

公寓楼下那间永远闪烁暗红光芒的24小时自助情趣用品店映入眼帘,阿诚腿都软得仿佛踩着棉花,他说不出话来,胡乱往那个方向挥挥手,明楼气息不稳,揽着自己保镖的腰跌进去。

手太抖,明楼数次才对准纸币口往机器里塞钱,选项不少,他按住大码颗粒,侧脸边咬阿诚耳轮边沙哑的问他喜欢什么香型。

阿诚头枕在明楼肩膀,倾斜着看他,圆眼睛湿漉漉似乎要滴出水来。

“……你知道,我常买的水果是什么……”

半是委屈半是耍赖,阿诚的意图再明显不过,即使被欲念冲昏头脑也想确认自己的喜好是不是被人放到心上。

明楼五味掺杂,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丝毫退却的可能性。

他选择苹果,阿诚笑得像个得到糖果奖励的孩子。

明楼弯腰去拿掉落的小盒子。

阿诚迅速将稀里哗啦砸出来的找零硬币塞满皮衣口袋。

 

 

——未完待续——



碎碎念,宝宝们准备好下章开车,如果到十二点还不发新章那就还是我木有写完,千万不要等快去睡觉觉~~~


评论(104)

热度(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