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09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九章


骰子在盅里滴溜溜的转。

哗楞楞,哗楞楞。

汪曼春瞳孔骤然紧缩,明楼眸光一寒,两人手里的骰盅几乎同时砸在桌面,发出嘭的一声。

空气仿佛被冻住般沉凝僵硬。

阿诚的视线在对赌的两人身上游移不定,额角渗出冷汗。

他不希望明楼输掉。

一个筹码都不行。

“师哥,说好的点数相同也认输,你可不许耍赖哦。”

汪曼春手按盅盖稍稍探身,极其迷人的仰脸微笑,风情万种,美艳绝伦。

“那当然。”

明楼面庞亦浮现笑容,姿态优雅的掀开骰盅,骰子摇成整齐的一竖排,明楼逐个拿下来摆到桌面。

迫不及待去看点数的阿诚眼前一黑!

五个骰子皆是六点那面朝上,明楼摇出整三十点。

技术不过关!怎么还摇丢了一个骰子!?算了,反正赢不过,无论点数相同还是少六点都无法改变结果,可是为什么会摇丢一个骰子!?

数完明楼摇出的点数,汪曼春初时得意,随即面色大变,急忙掀开自己的骰盅。

同样摇出一竖排的骰子之外,竟还有三粒骰子散落在桌面。

她看看明楼又低头看看自己的骰子,呼吸渐渐急促,咬住红唇将竖排的骰子一个个拿下来摆好。

四粒骰子六点朝上,三粒骰子一点朝上,共摇出二十七点。

比明楼少三点。

“你!”

汪曼春美目圆睁,抬手指着明楼说不出话来。

“抱歉啊,我技术不过关,一不小心就把骰子摇到你那边去了,哎呀,还撞到你两颗骰子。”

明楼朝阿诚勾勾手指,双臂展开,阿诚抖开西装外套伺候他穿好,摸出明楼裤袋里的领带帮他打成结,眼睛亮亮的低语:“干得漂亮。”

刚刚还假装谦虚的明楼丢给他一个眼神,快要溢出来的得意与快活。

“今天也差不多玩够了,麻烦汪小姐替我向汪叔父问好。”

明楼随手捡了大面额筹码扔给跟他的侍应生,对汪曼春点头致意,带着阿诚就要走。

“站住!”

汪曼春猛拍桌面,泪花在她眼底晶莹:“至少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把骰子弹进我的骰蛊里?”

她练习摇骰十几年,眼疾手快,技术高超,还从未在对赌中毫无察觉的被千。

通过这次落败,她理智上能理解叔父汪芙蕖对明楼天赋的推崇,感情上却很难承受这种打击。

汪曼春昂头挺胸,不肯在明楼面前让泪珠滚落。

一丝复杂的情感在明楼心头闪掠而过。

十九年前他遇见的那个小女孩父母早逝,被汪芙蕖接回家养育,穿着粉嫩蓬松的公主裙躲在花园里哭,少年明楼在小女孩耳边打个响指,变出糖果逗她开心,泪痕未干就笑起来的小脸蛋苹果花一样可爱。

同样失去父母,明楼很能体会到当年偷偷哭泣的女孩有多么伤心,又是多么寂寞。

“一开始第六颗骰子就不在我的骰盅内,将骰子收进骰盅的同时第六颗骰子已经被我左手拿到,摇骰方式你我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关键是骰盅扣死在桌面的那一刹那。”

明楼眼睑轻轻垂落:“以为稳赢就会松懈,很容易被趁虚而入,你落盅的时候分心了。”

骰蛊落下,汪曼春视线焦点是明楼笑意淡淡的面庞,丝毫没察觉对方笑容之下手指快速的弹动,一粒骰子穿过骰盅缝隙击中叠成一摞的骰子,成为毁掉汪曼春三十六点全满贯的第七颗骰子。

记忆里男孩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始终是记忆。

VIP室奢华的双扇大门打开,明楼迈步走出去,身后背对他的汪曼春双肩轻颤,抬手用力捂住嘴唇的姿态被重新闭合的门扉隔断。

“她很幸运,你怜香惜玉只压一枚筹码。”

之前被押在赌桌的筹码在明楼手指间翻转,他拇指压住筹码边缘弹向阿诚:“要是像汪家少爷那样豪赌,汪芙蕖现在肯定急得蹦下来。”

阿诚接住筹码,眼珠骨碌碌乱滚,尴尬的嗯啊两声。

明楼起疑。

“你……该不会以为我要输吧?”

他在镜片后眯眼瞪过去,阿诚皱鼻子:“没办法,大家在赌场里开始都是赢钱,最后越输越多,卖房借债,欠的钱根本还不起就从楼顶跳下去。”

明楼伸手,揉一把阿诚发尾。

“我不会这样,走,去兑换你的筹码。”

赢的钱真给我啊!

阿诚瞄一眼高高堆叠的筹码,幸福得发晕,赶紧从衬衫胸袋里拿出支票还给明楼,雇主没接,特别潇洒的挥手:“替我收着吧。”

眨眨眼,再眨眨眼,阿诚倒有点被他弄糊涂了。

赌场到处都是汪家的眼线,阿诚不敢表现出异样,默默将支票重新收好。

天堂赌场经营十几年,各项服务完善,侍应生早就知会理财顾问过来,向阿诚详细说明赢来的这一大笔钱可以通过哪几种途径兑现,交纳完手续费,赌场作保,钱即时汇入阿诚账户。

事情办完,两人走出赌场大厅,服务人员立即过来替明楼披上风衣,阿诚的纸牌也被盛在托盘里送上,他努力无视明楼将那张红心A收好。

外面夜色沉沉,走过路灯黯淡的光晕,阿诚领着明楼拐进天堂酒店附近的一条小巷。

带赌场的天堂酒店在前,正后方是同在汪家名下的综合娱乐城,两栋豪华建筑物间有道狭窄的死胡同,偏僻阴暗,高高的窗后透出一束青白色冷光,边缘渲染着夜色幽深的暗蓝。

“道路很熟啊,难为你找得到这样的地方。”

明楼站在巷道尽头,长风衣随意披在肩膀上,他皱眉:“拦截我们的人怎么还没出现,不会迷路了吧?”

“不至于,再等等。”

阿诚扭扭脖子,关节咯咯作响,他们同时听到杂乱的脚步声靠近。

“来的至少十个人以上,你真够受重视的。”

他双臂猛向后扩,短款皮衣流水般滑落,阿诚将外套往明楼胸前一摔,自己抽出武器迎向前去,还不忘嘱咐雇主:“看好我衣服,很贵的。”

巷道太窄,十几个腰间插刀的黑衣壮汉不得两两一组蛇形奔跑。

阿诚在光圈边缘站定,脸庞隐没于暗影。

他手腕微抬用力朝下一抖。

锵!

甩棍泛出寒意。

 

 

——未完待续——



诚哥:终于轮到我耍帅了(激动)唉,怎么停在这里,你给我回来!


作者远走高飞啦~~~




评论(91)

热度(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