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终章

终章

 

 

由于最后定案口供是市局的人审出来的,周巡个人功劳没评上。

顾局不知是安慰还是敲打,说幸亏审讯有市局的人,不然宋寒溪录完口供签完字,咣当昏倒这事够周巡喝一壶的。

水逆三尸案造成社会影响巨大,案件始末也通过新闻发布会公开。

事件起源于宋寒溪从南方回到津港,与本地同行也是同学的贺廉重逢后复合,大雪那天晚上八点多,宋寒溪打电话给贺廉,当时环境嘈杂,他换到安静的地方回拨,担心郊外辟谷班的三个客户因为大风雪害怕,让宋寒溪去接。

宋寒溪到地方发现三人已经意外身亡,她为保护男朋友,又看过几部侦探电影,就在尸体背后刻上占星符号抛弃在各处,希望造成连环杀人的假象。

周巡等电梯的功夫搜了下案件相关,各方人马对此案发表意见,屌丝、女权网络血战,刷刷网友互怼比看案子本身还精彩。

叮——

电梯门打开,护士推着坐轮椅的老人先行,其他人鱼贯走出,周巡侧身相让,电梯变空才走进去,直接去住院部那一层。

居然能在床位紧张的医院捞到双人间,另一张病床还没人,周巡不得不佩服宋寒溪的运气。

身穿病号服的宋寒溪精神奕奕,除了偶尔泄出几声咳嗽,看不出半点病弱的样子。

“你这简直是占用医疗资源,没事赶紧出院。”

周巡拖把椅子坐床边,随手将医院超市里买的茶饮料扔给宋寒溪,拧开自己那瓶灌进去大半瓶。

捡起毫无诚意的慰问品,宋寒溪郑重其事道谢。

“别来这套,你肯定知道我为什么来,瞎话编得不错啊,认罪时你哭得我都快信了,加上贺廉的供词也基本一致,宽大处理没跑,赔家属一笔钱可能都用不着上庭。”

周巡抬手擦掉嘴角残留的茶饮:“咱先把时间捋捋,你家小区停电,车开不出来,你借用朱有伦的车出发是晚上六点多,打给贺廉那通电话是八点二十四,中间两小时足够你开车到郊外,发现石屋内的三个人已经死了,你应该是立刻发现有利可图,拟定通盘计划也没花太久,脑子够用。”

他敲敲自己太阳穴,宋寒溪笑笑,拧开瓶盖小口小口喝茶饮料。

“还记得钉死你的证据吗?郊外石屋雨遮下发现一截轮胎印,对比结果是你借用朱有伦那辆商务车的。当晚情形我推测是这样,你抵达后把车停在墙外,自己翻墙进去,房屋使用双层窗所以不会结冰花,你从窗户清清楚楚看到里面的情形,三人倒地,四角碳火燃烧,我不知道你撬开门锁后有没有进行抢救……”

“我做了,第一时间把蒲嘉林拖到外面雪地里心脏复苏和人工呼吸。”

宋寒溪笑容慢慢淡下来,周巡点点头,沉默片刻继续。

“你发现三人确实都没救了,如果报警甚至是把尸体放回去走人,最初目的其实都能达到,不过丫头,你胆子确实太大了,别说你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大老爷们都没几个敢这样做的,你可是把这三具尸体利用到最大化。”

两人目光相触,记忆倏忽回到那个夜晚。

狂风在耳边呼啸,雪片噼里啪啦往人身上狠拍。

宋寒溪将蒲嘉林的尸身拽回室内,屋门也没关就飞也似地跑过院子,从内侧打开院门,绕了段路奔回车上,发动车子只想走得越远越好。

打火震动,熄火暗哑,反复几次宋寒溪拔出钥匙想要再试,车钥匙缀着的水晶挂饰反射院中灯火,晶莹剔透,光纹流彩,烫金的星座符号是支小箭。

灵感突至,计划几乎瞬间成型。

“我队里的兔羔子要是都有你这脑子和执行力,什么案子破不了啊。”

周巡掂掂饮料瓶:“等空气流通到能呆人,你在屋里干了两件事,一是给死尸背后刻上遭遇水逆的占星符号,用的瑞士军刀?还真是,没花多少时间。第二件事就慢得多,你需要件东西,尽快将你与贺廉都跟案子联系起来,但还不能是直接证据,那样结案太快,社会上还没个水花呢,我估摸着你肯定感激过自己的运气好,因为停电,你开的是朱有伦的车,里面有什么呢?就是让他赚了很多钱的檀香锭,这玩意儿好啊,你的独家秘方,只要检验出来就能查到你那里,你再把贺廉揪出来。为确保气味够浓郁,你把车里能找到的所有檀香锭都扔碳火炉里,尸体也摆在附近熏香,还嫌不够,不知道拿什么往火炉里砸,让灰和没烧完的碎末都沾在死者裤子上,案发后警方收集到碳灰和檀香锭残渣量不正常的多,那时候我就应该想到这里面有猫腻。”

他摸出烟盒,瞥见宋寒溪病号服又塞回去。

“再就是你打给贺廉后来他又回拨的那通电话,短短三分钟内,你既没说透又让他明白大事不妙,整晚必须有证人,可能还许了好处让他背锅。厉害啊。你俩可是商业竞争对手呢,你的破水逆水晶坠推出来他的公司就也要上,不如说商业竞争才是整件事的导火索。他搞的辟谷班想赚钱,人脉特别重要,林原这样的最适合干,本身负债需要钱,以前做生意认识的大老板又多,还会忽悠,不过一个人的人脉总有用尽的时候,得发展更多能提供潜在客户源的人加入,稍加培训就上岗赚快钱,蒲嘉林就是这么参与进来的,他在辟谷班是为了贴身跟林原学习推销技巧,不过贺廉不知道,蒲嘉林其实是你派去搜集证据整垮玖亿星河的人,你去郊外的理由就是蒲嘉林失联对吧?”

宋寒溪笑而不答,权当默认。

“你,还有贺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够不要脸的哈。大学时那个所谓的争保研名额,虽然闹得全校皆知,但你俩谁也没去念研究生,毕业后贺廉拿到大企业的内定,你弄到大学生创业资金去南方发展,我是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弯弯绕绕,反正你俩合伙肯定没跑……”

周巡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看一眼信息转向宋寒溪晃两晃:“看见没,有人为你请我吃饭,你跟贺廉这出符合人民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虚假爱情故事曝光率够高的,连带你那水晶坠都卖断货了,钱没少挣,我准保点最贵的吃。”

“好,就点最贵的。”

噗嗤笑出声来,宋寒溪歪头显得俏皮,嗓音清亮,语气撒娇,如果周巡期待过有个妹妹,大概就是这类聪明漂亮还特能找事的,天真乖巧笨拙就是没劲。

人啊,可能都犯贱。

“笑什么笑!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别以为那点小伎俩能蒙住所有人!以后被我抓住,你运气不会再那么好!”

有些话终究不能摆上台面。

刑侦里基本准则便是最大受益者有罪论,刑事案件发生,能得到好处的相关人士必然受怀疑。

水逆三尸案隐藏最深的却恰恰是最大受益人。

经过公众场合抛尸、水逆杀手的谣传、案件背后备受争议的情感纠葛,趁机营销的破水逆水晶坠一炮而红,大卖特卖,而此时案件移交,已经进入诉讼阶段。

韩律师主场作战,口供吻合,证据完整,想输都难。

周巡离开医院开车前往泰宁街,他威吓警告,宋寒溪认错态度之真挚诚恳表明这丫头压根没想改,那表情语气怎么那么像周巡自己跟顾局打包票呢。

临走还硬把一个水晶坠塞给周巡。

“我知道你是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不信怪力乱神,不过我真没骗你,带着它确实能招来好运气,对人际关系大有助益。”

宋寒溪朝周巡眨眨眼。

“我用不着!”

周巡坚持,但终究,将精致的挂坠拴在车钥匙上。

他和关宏峰吵完到现在,还没见过面,案情经过周巡整理完给关宏峰发的邮件石沉大海。

就关宏峰那脑子,加上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太清楚他什么德行,估计到家就琢磨明白被周巡套路了,是恨是气尚不知晓,反正不像之前弟弟案卷在周巡手里捏着,不高兴搭理他就不搭理。

周巡有心直接上门找人,不给开门他就撬锁硬闯。

当然,也就是想想。

倒车停在路边划线范围内,周巡很容易就找到店铺位置,和记老板抱怨过的烧烤店就在胡同口,招牌大大的很显眼,里面也宽敞,周巡摸到订好的包厢,竹帘子一拽,先看到韩彬喝口茶试完温度才摆在赵馨诚面前。

周巡牙根发酸,刚要呛他们两句,赫然发现韩赵对面坐着关宏峰,所有话咕噜咽回去,发出噎到似的喉音。

“馨诚请客,我借花献佛叫上关队长,周队不介意吧?”

韩彬这厮笑得极其奸诈碍眼,就跟他不知道长丰支队长和顾问冷战中,自己也不是导火索似的。

“老周你傻站着干嘛,坐啊,本来想让关队先点菜,他说都听你的。”

赵馨诚递过餐牌,这货才是啥都不知道。周巡进来坐下,拘谨的搭住沙发椅边缘,瞟一眼关宏峰无表情的侧脸,喉结滑动,扫一眼餐牌什么都没看清,又去瞟关宏峰,嘴里念叨:“那就十排豆角,十排金针菇,十排土豆片,炭烤蔬菜……”

“老周你干什么呀,关队又不是兔子,给点肉行不行?”

对面赵馨诚抢回餐牌喊服务员,韩彬低头努力忍笑。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韩彬大发慈悲给周巡倒茶:“来尝尝馨诚开茶馆的朋友送的普洱,我觉得稍淡,馨诚挺喜欢的。”

开茶馆的朋友?丫的朱有伦是吧!这孙子当初要是多提一嘴,周巡不至于到最后才醒悟,能让韩彬宁可得罪关宏峰也要讨人情的,也就为赵馨诚,毕竟,宋寒溪是他妹!

搜索他俩多年互殴的记忆,赵馨诚确实提过有个干妹妹,他爸妈收的,大学期间成绩巨好拿奖学金那种,跟就读文职公安管理系却几乎打遍侦查系无敌手的赵馨诚天辕地辙,在警校这种雄性动物横行的地方,赵二货还穿着妹妹给买的粉衬衫四处招摇,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无数。跟宋寒溪接触过,周巡开始怀疑那件水嫩嫩的粉衬衫其实是整她哥的。

说到底,周巡明知真相选择沉默,原因很多,首先为钱抛尸和为情抛尸处理结果相差不大,营销效果却完全不同,辛蕾拿到的分红及本金是宋寒溪做出的补偿,最可气的,是这丫头应该对海港地形更熟悉,硬是过桥把尸体往长丰抛,惹事归惹事,哥不能坑。

合着锅都往他周巡脑袋上扣,赵馨诚进刑侦队之前在预审干,案子到那边他才知道信,赶紧打电话过来说要请周巡撸串,兄弟一场,什么都别说了!

人家妹妹病倒住院,天大的事骂几句就一笔勾销,反观周巡,跑腿熬夜也就算了,还跟老关闹翻,同桌吃饭都别扭。

越想越来气,周巡拍桌子吩咐服务员:“你们这儿最贵的酒先给我上两瓶!”

在座其他三位谁也没拦他,韩彬和关宏峰默默喝茶,赵馨诚唯恐招待不周追加:“串儿快点上,最贵的酒来四瓶!”

串儿烤得还行,可惜没有他和关宏峰坐着小马扎在烟熏火烤的露天地摊吃那么得味。

酒挺醇,热辣辣滑进喉咙泛出了苦。

结账走人的时候,周巡和赵馨诚两个醉鬼勾肩搭背往门框上撞,大着舌头互相指责对方是故意的,不爷们!

大堂收银台付钱的韩彬指尖碰碰眼镜框,边填发票抬头边对关宏峰笑道。

“馨诚是真高了,周队嘛,应该是希望有人顺路送一送。”

关宏峰双手插兜将脸扭到另一边,他滴酒未沾,席间安安静静的吃,对旁边频频投射过来的目光视而不见。

周巡肯定又腹诽他端着。

关宏峰也不想端着,可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跟人吵架都少,更别说吵完主动和好。

而且事实证明,号称情商爆表的亲弟弟也不靠谱。

大雪夜那天,顾局给他打过电话,通知关宏峰聘用他为刑侦顾问的正式文件很快就要下来,这是顾局能努力的极限了,让他跟周巡谈谈,注意方式方法,千万别让周巡犯浑。

关宏峰按掉手机免提,因为接到小区停电通知赶来的关宏宇乐了。

“哥,这有什么难的?周巡穷折腾不就是想把你拴身边嘛,你说句话,要是乐意,今晚赶紧把他办了,让他明白明白,就算以后工作上可能分开,身……生活上已经焊一块儿了,谁都分不开。你要是不……我觉得吧,你要真没那个意思,早把他踹到哪个荒山野岭,压根不可能放身边这么久。”

起身穿好大衣,关宏宇食指转着车钥匙:“等着啊,我买蜡烛去,应急灯白刺刺的没情调,满屋烛光摇曳,我再给你们弄点小菜,开瓶红酒,这气氛,最适合跟老情人修成正果。”

关宏宇扭着去开门,关宏峰在客厅叫住他,关宏宇还以为他哥要骂自己胡闹,准备了一箩筐话反击,没想到关宏峰特平静特自然的嘱咐他买新枕头回来。

答声好,关宏宇出来坐进自己车里,猛然一拍大腿:“唉我去!我哥家就一个枕头,再买一个这是要同居啊!”

他立刻给老婆高亚楠打电话:“出大事了!冰山融化,春暖花开,哥哥心里美啊~~~唉唉唉,你别挂电话,我认真的,你听我说……”

车子一骑绝尘,再回来,关宏宇拎着大包小包奔上楼用脚踹门,关宏峰难得没皱眉教训他,也不管弟弟里里外外折腾,捧着书坐在沙发里半天没翻一页。眼看天色暗沉,关宏宇边点蜡边问周巡几点来,他哥身形一僵。

“你不是吧?还没跟人家约啊?”

关宏宇不知该为终于有机会鄙视亲哥得意,还是为亲哥不开窍哭泣,他窜到沙发背后抢关宏峰手机,举得高高的发消息。

“哥我跟你说,约会邀请最开始就得简短暧昧,一来一回先别说透才有意思呢。”

调情高手关宏宇就打两字发出去,手机扔到关宏峰腿上,挂着特荡漾的坏笑继续点蜡烛。

周巡一个字都没回复。

关宏宇心都凉了,急得团团转,关宏峰既像松口气又像失望,对着根本没翻过的书页下结论。

“应该是在办案抽不出时间。”

“不能!你看外边大风大雪的,谁他妈脑抽这鬼天气犯事!我问问亚楠!”

结果周巡真带队到旧城区抓捕去了,兄弟俩在烛光里相对无言。

虽然最后周巡还是来了,但兄弟俩都知道,抓捕之后一系列工作繁琐耗时,能来一趟已经非常不容易,留不下。

关宏宇信誓旦旦一定替亲哥想辙,别说捅窗户纸,窗框都给他卸下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被周巡当面甩锅的关宏宇号称自己心灵伤害还没痊愈,高亚楠摸摸他头发,幸灾乐祸:“早跟你说过让他们自己折腾去,你看,躺枪了吧。”

韩彬把关宏峰叫来,多少有些弥补的意思,等发票的功夫多句嘴。

“关队,周队性情爽快,待人仗义,馨诚他妹对我很有意见,倒是对周队另眼相看,她送周队的水晶坠不是店里卖的,而是自己镶嵌制作,馨诚有个一样的。”

接过发票,韩彬收好,朝醉鬼们走去:“警察跟高智商罪犯混在一起总是不大好。”

不知为什么,貌似赵馨诚的干哥和干妹水火不容,争宠吗?

宋寒溪倒是很有借鉴意义。

在街口同韩赵告别,周巡借酒装疯趴关宏峰肩头抬手指指车的位置,关宏峰抖抖肩膀让他起开。

周巡往后退,地面有冰,他没到喝断片儿的程度也还是醉,脚底打滑要倒。

有只手拽住他的手,温暖干燥,指关节磨出了枪茧。

初次见面,周巡也是满身酒气被他牵着手走过一小段路,时光荏苒,青葱不再,然而岁月也带不走那些色彩鲜明的记忆。

反握住关宏峰的手,周巡大有死也不放开的架势,两人拉拉扯扯往前走。

“周巡。”

“老关。”

异口同声之后是片刻沉默,关宏峰很努力,很努力,讲他这辈子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情话。

 

 

“我给你买了个枕头。”

 

 

——全文完结——

 

 

大关:我尽力了。

周儿:啥!?

小关:枕头明明是我买的!

仙姑:你借鉴我什么了?

亚楠:送礼。

 

 

碎碎念:终于完结(≧∇≦)ノ感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同好,等待白夜很辛苦,但我相信那么好的剧组是不会让人失望的,有钱之后制作会精良,指纹大大的剧本也是超级期待啊~~~

案件灵感来源其实是有次和朋友喝咖啡,那时候我们俩都买了破水逆水晶坠,结果我中了百元代金券+抵扣,一百多的账单只付了两块(出生头一次中奖,后来还中过一次免费吃烤羊腿),然后我们聊要是运气特别好,犯罪能不能逃脱,就算不行,缜密布局,加上天时地利人和,应该能用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大的利益(邪恶二人组),大纲出来的很快,细节就是边写边填充,有人看的过程猜到情节很开心,更开心的是完结之前没人猜到结果(嘚瑟)有人留言写出了剧中人物的感觉最高兴~~~像是爱情得到了回报(然而并没有),再次感谢陪我走过整个故事的小伙伴,爱你们~~~

评论(23)

热度(158)

  1. 菊月甜甜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