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宋寒溪讲完继续咳嗽,周巡准备好的腹稿一句没用上,只得先坐下来。

隔壁房间里所有围观人士目瞪口呆。

周舒桐望向高亚楠,五官皱皱着,指指玻璃墙后的审讯室,高亚楠点头表示理解周舒桐的感受,她贴近玻璃仔细观察宋寒溪,那张苍白面孔在病痛折磨下顽强的保持微笑。

“开始还没看出来小丫头心机够深的啊,话说得可真漂亮。”

她拍下周舒桐手臂半开玩笑指点:“学着点,这么一个文文弱弱的病美人说喜欢你,男人自尊心和自信心立刻就被满足,防备心理立刻降一半,不自觉保护欲就冒出来了,男人啊,就是单纯。”

负责打字记录的男刑警马上低头。

周舒桐纠结,她想起自己对关宏峰表白过喜欢,保护欲压根没见着,关宏峰就差把“冷漠”两字贴脑门上。

审讯室内周巡躺进椅背,歪头瞧着宋寒溪。

“你看你,都这样了,赶紧交代,然后去医院吊个水,下大雪那天晚上,你借朱有伦的车出城干嘛去了?”

“我没出城。”

宋寒溪笑起来很甜,凤目灵动,带些小女生的俏,很难相信这样的女孩会在风雪夜里将三具男性死尸搬上车,再逐个抛弃。

“朱老板的车我确实有借用,本来想去商场买两件新衣服,但雪太大,我怕逛完开车不安全,中途放弃把车还回去了,打车回自己家睡觉,”

“仙姑,我给你次机会,想明白,重说。”

宋寒溪眉尾下垂,眼角泛红,薄胎瓷般的面庞病容憔悴,她笑,睫毛轻抬,偏淡的瞳孔琉璃珠般冷冽冰透。

“没必要,警官您若是认定我有罪,好歹拿出证据来吧。”

车内DNA检测和朱有伦的证词,顶多能证明宋寒溪曾经开过那辆车,而抛尸的监控视频,仅仅能证明抛尸人与宋寒溪身高相仿,钉死她的决定性证据尚未出现。

这一点周巡心里有数,现在看来宋寒溪心里也清楚。

什么时候该前进,什么时候该后退,什么时候该按兵不动。

周巡仰头,揉了把脸。

“哎呀,这事主要责任人不是你,我都懒得再问,行了,歇着吧,该喝水就喝水啊,要什么出声,别把自己烧出脑膜炎来,挺好看一小姑娘,变成二傻子多可惜啊。”

宋寒溪注视周巡起身要走,唇角绷紧随即放松,也没问自己能不能回家,尽量躺得舒服些,合上眼帘。

开门瞬间周巡飞快回头瞄了眼嫌疑人,不发一语走出去,拐弯直奔观察室,嚷得整条走廊听得一清二楚。

“周舒桐!你和老关在津大查到什么全他妈给我说出来!”

没管周舒桐手忙脚乱翻记事本,周巡转向高亚楠:“照你专业看法,里边那丫头有没有可能烧到意识不清有问必答?”

“先不论嫌疑犯意识不清状态下的供词预审那边就通不过,你觉得,独自一人搬运三具大男人尸体、在死者背后刻下占星符号、顶风冒雪拉到合适地点抛尸,这样的心理素质,感冒发烧能击倒她?”

高亚楠的眼神像是觉得周巡才病得不轻:“要不然你先送她去医院,以后慢慢审。”

“以后?我前脚把她送进医院,后脚市局或检察院就得来抢案卷,以后我连案子的毛儿都摸不着。”

周巡没耐性,一把抢过周舒桐的记事本,快速翻看。

“争保研事件关系破裂,什么玩意儿?”

“哦,在校期间,有两年贺廉是学生会的会长,宋寒溪是副会长,快毕业的时候他们争保送研究生的名额公开决裂,贺廉为此跟宋寒溪分手。”

“……”

周巡心说这什么八点档连续剧的狗血桥段。

“啊!我和关老师回来的时候,讨论过如果宋寒溪因为被甩要报复贺廉才进行抛尸,她是怎么知道辟谷班的时间安排的呢?关老师要我想为什么石屋里会是三个人,玖亿星河这家公司需要支付林原中介费的情况下,干嘛让蒲嘉林参与进来,还给他钱,理由我还没想出来。”

周舒桐挠头,翻记事本的周巡头也不抬:“这不明摆着的事嘛,蒲嘉林办新卡就是……”

“师父!”

小汪推门进来,看见周巡松口气:“可找着你了,关宏宇说你电话都快被打爆了,他也不好接,正到处找你呢。”

周巡按压衣袋皱眉唉一声,他跟关宏峰吵得凶走得急,应该随身携带的手机忘在办公桌上。

“还有啊,师父,蒲嘉林的老婆孩子现在会议室呢,问能不能见见你。”

“我现在就去,亚楠,告诉宏宇一声,让他把手机送这儿来。”

他急匆匆往外冲,半途停住转身问周舒桐:“老关还说过做过其他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没?”

“他、他、他还在视听教室看了部电影。”

“电影?你们跑到津大看电影?”

“那边学生会有周末放电影的传统,算是内部福利,贺廉在任期间选的电影还存在机器里,都是很老的片子,希区柯克之类的,关老师看的是最后存进去的一部黑白电影。”

“什么片?”

“叫控方证人。”

“查一下电影讲什么的,等我回来报告。”

周巡三步并两步跑到会议室,站在门口深深吸口气,撸几把头发,满面笑容开门进去。

见到他辛蕾站起来,周巡赶紧让她坐,这个女人突逢变故,昨夜哭得几近昏厥,此时此刻,虽然她依旧面目浮肿,抬手抚摸女儿细软头发隐隐浮现笑意,仿佛这小小的人儿就是仅剩的全部。

“囡囡乖,妈妈和叔叔说话,你看动画片好不好?”

耳麦盖住自己女儿的耳朵,辛蕾用大屏手机给她播放动画片,凝视女儿良久,辛蕾才转向周巡,她局促慌乱的朝周巡笑一下,泪水涌起又强压下去。

周巡心脏抽紧,臂肘压在腿上,双手交握,用力抿紧嘴唇,然后抬头笑起来。

“我还记得刚认识你的时候是七年前对吧,比那时候胖了。”

辛蕾笑出声,眼泪掉落,她赶紧抬手擦。

“当时警方布控抓一个连环杀人犯,嘉林作为我的线人也参与行动,你也够背的,撞我们网里结果被犯人当成目标,事情发生的突然,嘉林不让说,其实他小子就是个怂货,有危险准保第一个跑,那次也不知怎么了,丫的冲上去跟歹徒搏斗,艹,增援都他妈在好几条街外呢。”

泪珠大颗大颗滑下脸庞,辛蕾苦涩笑容里透出淡淡甜蜜:“歹徒还拿着刀呢,划伤他的眉梢血淌了满脸,还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他那样为我拼命过。”

逃出漆黑暗巷,扑跌在路灯光芒的最边缘,有人朝她伸出手,发现手上有血立刻触电似的收回,下意识往裤子上擦。

七年,似水流年,白驹过隙。

抽动鼻子,辛蕾闭眼稳定情绪,不好意思的拨了下头发,周巡舌根发苦,耐心等待。

“知道周警官忙,可有个事儿我也不知道该找谁商量。”

辛蕾打开手提包拿出折叠好的纸和银行卡,放在桌面推过去。

“今天上午有人到家里来,说是嘉林买过投资理财产品,是为囡囡上学准备的,给了我证明文件和银行卡,卡里有十万分红,我在提款机上查过,确实是这个数字。来人还说,囡囡上学之后每年都会按照这个数打进卡里,直到她大学毕业一次性返还我五十万本金。这么多钱,嘉林不会什么都不跟我说,而且……”

而且时机也太巧了,蒲嘉林昨天刚发现尸体,今天就有钱送上门。

周巡仔细看一遍证明文件揣进口袋,把卡还给辛蕾,柔声安抚:“放心,我让人查一查这款理财产品,钱呢,你拿着。还有啊,嘉林……找个好律师争取赔偿,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没那个心思,但以后日子还要过,有困难就跟我开口,别自己扛,啊。”

点头答应,辛蕾擦干眼泪:“没事,就剩我们娘俩,为了不委屈孩子我也会求人帮忙,我爸妈正往津港赶呢,耽误周警官这么长时间,我该走了。”

起身拍拍女儿后背,她收好耳麦和手机,将女儿领到门口,小姑娘突然仰头摇晃着辛蕾的手要求:“我要跟叔叔说个秘密,妈妈不能听。”

“好,妈妈不听。”

放手让小姑娘迈着胖乎乎的小短腿跑到周巡面前,周巡弯腰把她抱起来掂了掂,伸过耳朵。

小姑娘圈起双手跟他讲悄悄话。

“叔叔是警察,才告诉你,我爸爸是英雄,他是去打败坏人的。”

“厉害,这是特别重大的线……索……”

周巡讨好的笑容僵住,他看到垂挂在小姑娘粉红毛衣间的项坠流光闪动。

记忆碎片纷至沓来,每个齿轮严丝合缝,完整的拼出事件全貌。

韩彬的出现有了合理解释,不,其实韩彬一出现就该联想到关键点,他还给出明显到不行的提示。

艹!

一路抱着小姑娘,周巡送她们到外面,招手拦出租车,将母女二人送上车,目送出租车尾灯渐渐变成光点消失不见。

冬日轻薄的阳光没入天际。

警局满楼灯光在周巡身后亮起,他步伐沉重,经过宣传栏双腿仿佛被千金石捆住动弹不得,索性背倚栏板点根烟,吸两口有人晃悠着来到他身边,文件夹塞周巡怀里,然后特别不见外的从他口袋里翻烟盒。

周巡借着微光翻看,是技术队最新出来的报告,他倒不怎么意外会有决定性证据出现。

“关宏宇。”

“哎,想说什么肉麻话直接冲我哥说去,我可不想再当传声筒。”

关宏宇熟门熟路顺根烟叼嘴里,周巡嗤笑一声,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雪后干冷干冷的空气冻得他们手脸发麻,不远处警局明亮的大厅人来人往,人间烟火,总是繁华热闹。

周巡瞳孔被夜色染了层幽深的暗蓝。

“关宏宇。”

“嗯?”

“你也是当爹的人,是不是特享受闺女把你当英雄的感觉啊?”

“这话说的,我就是她的英雄好吧,她妈忙,多数时候都是我带,现在她跟我比跟她妈好。”

“你有本事当着亚楠的面把这话再说一遍。”

“嘿,杠我是吧?”

“我杠你干嘛,说起来你怎么跑来了,不是让你把手机送观察室吗?”

“你手机是在观察室呢,我不也是听说被害者家属来了,万一你躲哪个犄角旮旯哭成狗,我好拍下来发朋友圈给大家瞧瞧。”

“滚滚滚,还朋友圈,什么都发朋友圈,里面有几个真是朋友,都是扯淡!”

“瞧你,还疾世愤俗上了,行,就给我哥发,行了吧?正好找个台阶你俩痛快儿和好,我哥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能逼逼绝不动手,动上手是真急了。”

“我和老关的事你别管。”

“你以为我乐意管?有什么说什么,我也不是歧视你,一天到晚就会撩你那撮杂毛,动真格的屁用不顶,有贼心没贼胆,还不如人家刚毕业小姑娘呢。你也跟我来句实话,当初你那酸不拉几的表白是认出我还是没认出来?后来我一礼拜饭都吃不下去,想起来就替我哥胃疼……”

“关宏宇!想练练那边有场子!”

两人眼看就要从打嘴炮升级到动手干架,车灯刺眼的白光扫过,周巡抬手挡光,连续眨眼睛。

三四个人从车里出来,周巡眯细眼睛伸长脖子一瞧。

得,市局的。

近期能惊动市局往分局跑的案子只有水逆三尸案,上次正碰上市局一拨,检察院一拨,双方争案子的归属权,都嚷嚷着要成立专案小组,僵持到最后谁也奈何不得谁,案子还是被周巡扣在手里。

“周巡!你什么意思!?讲好要按时报告案件侦破进度,你不接电话是不是不把我们放在 眼里?我听说嫌疑人已经抓到两个,你要是没本事审出结果,让贤!”

市局那大哥气得帽子都有点歪,周巡暗想糟糕,他跟关宏峰闹这么一场,忒耽误事。

到底自己理亏,周巡挤出笑容快速甩锅:“对不住,对不住,我怎么能不接电话,都是这小子!”

他一指旁边关宏宇:“没轻没重跟我开玩笑,把我手机拿走半天不还,刚才我差点跟他打起来。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去审,其实这案子您来办就是大材小用,杀鸡焉用牛刀,不过机会难得,我正好跟您学学。”

没理朝他吹胡子瞪眼的关宏宇,周巡引着市局这几位到审讯室,周舒桐正捧着记事本等在门口,周巡抢过记事本直接把最上面那页撕掉,本子扔还给周舒桐,一目十行看完塞进裤袋。

让出主审位,周巡自己坐在阴影里,他能感觉到宋寒溪眼角余光的扫视。

胆大包天的丫头片子。

周巡稍稍往前,脸孔和肩膀浸入光源范围,他深刻的双眼皮盖住一半瞳孔,微微抬头,带出种懒散傲慢的气质。

“市局领导问什么答什么啊,案子到预审,你爹妈兄嫂知道,指不定多伤心失望。”

踏进长丰支队以来第一次。

宋寒溪的笑容消失不见。

泪珠滚出眼眶落地。

碎裂成痕。

 

 

——未完待续——


评论(23)

热度(103)

  1. 菊月甜甜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