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见到韩彬本人之前,周巡对他闻名已久。

赵馨诚那二货向来拳头比脑子动得快,自从认识他所谓的犯罪剖绘启蒙老师,同时也是他干哥,总算化直觉为推理,打完人好歹能把理由说圆,韩彬这名字也不可避免把周巡耳朵里磨出茧子来,但凡周巡抗议,赵馨诚眼尾一挑,往后一靠,尽显流氓本色。

“怎么着,就许你州官把你家关队吹出花来,不许我小老百姓显摆一下我家彬多能干?”

“得,你接着显摆韩大律师,我觉得你吧,肯定有亲情缺失症,叔叔阿姨打小到底怎么亏着你了?干爹干妈干哥干姐干弟干妹认得倒齐全。”

周巡嘴里挤兑,心里对他倍加推崇的韩彬颇不以为然,再厉害能厉害过老关去?笑话!

海港和长丰并案抓捕雨夜车震杀手,周巡站在滂沱大雨里,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天才间的旗鼓相当。周巡不傻,办案期间这两位拥有顶级头脑的人物达成某种默契,他不了解韩彬,但他认识关宏峰很多很多年,有些东西确实无法单纯靠推理去解释,而是感觉,一旦感觉不对,就像根刺往心里扎。

他冷冷看着关宏峰仿佛中了定身法僵在原地,看着韩彬走近,仅仅瞧了眼自己在审讯室里咳嗽的当事人。

那不是注视一个活人的眼神,更像在看一个物件,而且是占地方又不能顺窗户撇出去的障碍物。

宋寒溪捉弄过周巡,还是损伤尸体并实施抛弃的嫌疑人,但那都不是她该被这样看待的理由!

她是个人!

周巡心头火起,皮笑肉不笑打招呼:“哎呦,这不韩律师吗?好久不见,哪儿发财呢?”

怔愣两秒钟,韩彬望向周巡的样子带点含蓄友善的笑意,他抬手扶了下眼镜。

“到底是老同学,周队,您讲话这腔调跟馨诚刚认识我时一模一样。”

韩彬没继续说废话:“请别误会,我只是来讨个人情,案子周队该怎么审就怎么审,只要我的当事人没死在这儿,任何事我都无权过问,不耽误各位办案,我先走了,有空约上馨诚我们一起吃个饭。”

他礼数周全的点头致意,就这么简单轻易的转身走出观察室。

小汪整个人懵圈,想说什么,关宏峰和周巡之间快迸出电火花的紧张感逼得他闭嘴开溜。

狭窄斗室暗流涌动。

关周二人保持原来的位置沉默以对,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在腔子里翻江倒海,巨浪滔天。

嗡——

周巡裤袋里阵阵震颤,他没搭理。

嗡——

手机锲而不舍的响,周巡拽出移动电话的手都在抖。

“喂,我是周巡,有事赶紧他妈的说事!”

他开口就透出股火药味儿,关宏峰肩线绷直,线路那端不知说了什么,周巡直接炸了:“人刚逮回来还没审呢!?我定什么性!怎么定性!我他妈又不会读心,你们一天到晚除了跟我逼逼就没别的事是不是!”

不知是市局还是检察院的人催进度,周巡这样不管不顾跟人家横,最后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关宏峰半转身子去看他,视线倏忽接触,周巡条件反射闭嘴,关宏峰掌心向上朝他伸手,他几乎是把电话砸在关宏峰手里。

“喂,您好,我关宏峰啊……”

电话对面还真是检察院里他认识的人,也算有交情,关宏峰边介绍案件进展边跟住摔门而去的周巡,一路谁看见周巡的脸都躲。

像是回到十五年前不肯收敛脾气人见人嫌的毛头小鬼。

能把长丰支队长气成这样,韩彬你可真行。

心知争执躲不过去,关宏峰反而坦然,周巡对他再生气,充其量半真半假带人去翻关宏峰的家,捞两块鸡肉吃吃,动真格的,不可能。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队长办公室,关宏峰关好门,将周巡的手机放到办公桌上。

周巡犹如困兽踱来踱去,叉腰低头,说得又快又急。

“老关,我不管韩彬跟你要的是什么人情,总之这个案子必须由你来结!”

“没有这个必要,你拿下宋寒溪的口供也是早晚的事,她……”

关宏峰生生将其他话咽回去,韩彬出现在观察室门口,此案最后的疑点烟消云散,动机跃然眼前,即使他现在退出,结果也不会有太大不同。

“她怎么样?跟你有关系?”

周巡目光灼灼逼人,焦躁愤怒消散无踪,遗留死水般的平静。

“你什么意思?”关宏峰火也上来了,涵养风度统统抛到九霄云外:“现在是你把我当犯人审吗?用不用也查查我的不在场证明?”

“你的不在场证明不就他妈是我吗!”

周巡一脚踹翻纸篓:“咱哥俩还能不能有句实话?这案子闹得满城风雨,你知不知道这两天城里寺庙道观里烧香的人多得快要踏破门槛,市局和检察院也都盯着呢,现在眼看就能结案了,老关!”

他语气里泄出一丝委屈。

“从头到尾案子都是你在主导侦破,结案由你来名正言顺。三具尸体,四十八小时之内破案,报上去怎么都算立功,足以证明队里缺你不行。”

周巡坦荡荡望进关宏峰双眼:“老关,赶紧回来吧,缺你不行。”

关宏峰手心里见了汗。

心脏像要跳出腔子落在周巡怀里使劲儿鼓动。

“回来你还是咱们长丰支队长,哥们绝对挺你到底。”

周巡这句话宛如一盆凉水照着关宏峰兜头淋下。

他细细端详周巡眉眼、鼻梁、嘴唇,想说你是真傻啊,别人家副手都削尖脑袋争取转正,就你,一门心思降级。

除非死亡,否则这辈子咱俩恐怕是分不开了。

“周巡,放弃吧,你才是支队长,下大雪那天晚上我就想跟你说这个,别再继续给顾局打申请报告,纯属浪费时间……”

尾音消失在关宏峰舌尖,周巡的表情就像被刀子连捅了七八个窟窿捯饬最后一口气。

“这件事先放放,我们以后再继续谈。”

关宏峰不确定该靠近还是退后,面对周巡他从来没这么慌过。

“不用,听明白了。”

周巡想摸烟盒,就是找不到口袋。

如果非常了解一个人,就会知道什么话能让他眼底闪光,什么话能让他锥心刺血,说到底人类就是残忍的物种,有的话不能讲,却偏偏要说出口。

“等我哪天死在外边,你才愿意回来接手。”

他随意抄起桌上最近的档案袋就要往办公室外走,被关宏峰揪住衣领猛往后推,腰部重重撞上桌沿,手里的档案袋脱飞出去,身后堆积的案卷哗啦啦倾倒一地。

关宏峰气得说不出话来,视野模糊,浑身发抖。

加入警队那刻起他们俩的命就豁出去了,当烈士的觉悟他们都有,关宏峰从来不怕死,不代表他不怕周巡死。

死亡的可能性如同剔透冰层下流动的海水,不看,不听,不碰,就能当不存在,砸穿脆弱的薄冰,便要跌入深海没顶,不得超生。

时间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

有双手托住关宏峰臂肘,他熟悉的声音轻轻撞击耳膜。

“对不起。”

周巡从关宏峰和办公桌的缝隙挤出去,拉开门,趴外面听声的关宏宇险些五体投地,周巡稍作踌躇,擦着关宏宇肩膀离开。

“哎呦呦,这……你俩怎么了?有生之年还能看见周巡掉金豆,我该拍张照片永久纪念才对。”

他反手关门,假装没看见他哥撇脸之前拿袖子抹了一把,自觉蹲下收拾满地狼藉。

捡起开封的档案袋,里面文件掉出大半截,关宏宇看了看,更觉得亲哥和周巡这场架打得莫名其妙。

“哥,不是我说你,聘用你为长丰支队刑侦顾问的正式文件不就在这儿吗?搞得跟要分手老死不相往来似的,何苦呢。我怀疑啊,咱妈怀咱俩的时候,可能分配不太平衡,智商都装你脑子里了,没地装的情商全奔我来了……哎哎哎,哥你去哪儿?干嘛不理我啊,嘿,我还真是表弟啊,你们祸祸完了,我收拾?”

将叨叨没完的关宏宇抛在脑后,关宏峰走楼梯到大厅,出正门直线前进。

身后汽车喇叭长鸣,关宏峰站定,眉目间冷峻肃然。

白色SUV停在他身边,韩彬降下车窗,窥见他的神色歉然一笑:“关队要去哪里?我送你。”

关宏峰试图生气,却发现怒火犹如喷发之后的熔岩,凝固成丑陋焦黑的一团,只剩有毒的气体和空虚的烟雾。

“逼我退出案子没有意义,刑侦支队不是吃干饭的,证据链已经趋于完整,翻不了案。”

他继续往前走,韩彬慢慢开车跟着,笑道:“无所谓,关队不再继续参与案子,我就算仁至义尽,其他事与我无关。”

脚步骤停,关宏峰皱眉看他:“宋寒溪的重感冒。”

“放心,她把自己搞成那样不是为了对付周队,虽然某种程度上会造成破案的时间压力,但真影响到周队的前途,她绝对承担不起后果。”

关宏峰沉默,韩彬好脾气的等着,终究关宏峰摇摇头拒绝搭车,自顾自走远。

周巡站在窗口目送关宏峰的背影消失殆尽。

立场相左的时候,他们都没像今天这样往彼此心里捅刀子。

过了。

叼根烟点燃,吸入尼古丁,周巡反思自己刚才实在有失水准。谁要是真当他傻,被套路就别喊冤,周巡也不是第一年参加工作,权力本来就不是能够随意交接的东西,就算顾局猪油蒙心顺着他,上边也不肯随意破例。

说到底,从周巡给顾局提交第一份申请报告开始,走的就是曲线救国策略,于公于私他都不可能对关宏峰放手,刑侦队配备编外顾问向来有前例可循,得到正式任命虽然不敢说易如反掌,可行性就高得多了,加上给顾局当这么多年孝子贤孙,老头儿为他也是肯去求人的,至于关宏峰,功名利禄没意义,要扣死一个有理想的人,攻心为上。

可惜操作过程中没控制好力度,扎心了。

老关说话也够气人,呛到最后周巡都忘了为什么吵架,就觉得话不说出来自己能憋死。

现在可怎么往回圆这个场啊?愁人!

晃晃脑袋,周巡整理情绪去审讯室,门口碰见高亚楠立即被截住。

“你逮回来这姑娘够有个性的,维生素吃了,抗生素全给我挑出来了。”

她食指和中指间夹着透明塑封袋,里面有几颗药片,高亚楠看了眼审讯室的门,将周巡拽到僻静处,压低嗓音急问。

“你还要关她多久?”

“按规定四十八小时,你也是老刑警,应该知道呀。”

“周巡,我现在没空跟你耍贫嘴,里面那姑娘在发高烧,看症状患病后也没好好休息过,最糟后果是在收押期间引发心肌炎叫急救车,到时候全是你的责任,你这身皮是不是不想要了?”

“亚楠你突然这么关心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宏宇叫来削你。”

“别费事了啊。”

周巡心说刚被关宏宇他哥削完,多大罪过值得他们兄弟俩混合双打。

“高法医要是不放心,就看着那丫头别让她出意外,我现在就去问个明白,争取今天让她撂。”

沟通完毕,两人回审讯室,碰见小汪和另一个刑警带着个女孩子往外走,女孩稍微有点胖,脸颊还未褪掉婴儿肥。

周巡在案卷上见过她的正面照片。

十四岁,还是个孩子,帮着证据确凿的杀人犯男朋友逃亡,刑拘两天老实不少。

放以前周巡估计得亲自批评教育一通,免不了说些现在好好学习以后再谈恋爱的陈词滥调,有一回关宏峰对此发表过高见。

按部就班去谈恋爱是相亲,心动是瞬间的事,谁也没办法阻止。

周巡没想到能从“灭人欲代表”嘴里听到这种话,颠三倒四顺嘴秃噜:“那你让我摸摸你心跳快不快?”

没被呼一巴掌足以证明人家有涵养,关宏峰极其冷静的伸出左手,告诉他测脉搏更准。

靠边给小汪他们让路,周巡看他们走远,点点高亚楠肩膀。

“哎,我说,是不是女人都愿意包庇自己喜欢的人?你当初为关宏宇还偷过我案卷。”

“你有证据证明案卷是我拿的?翻旧账啊,当初你认出他们哥俩互换不是也没检举揭发吗?就许你信任关队,不许我信任宏宇,你可真有领导派头。”

别的不清楚,高亚楠一天不怼他日子肯定过不下去。

审讯室里的宋寒溪比上次见面更病弱憔悴,不知谁给她找了条毯子盖腿,臂弯里还抱着电热宝。

她看见是周巡进来,笑了笑,虚弱苍白。

周巡拉开椅子,没有立刻坐下去,他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施压。

“你是不是觉得比起关宏峰,我特别好对付?”

“怎么会呢?”

宋寒溪瞪大眼睛时显得很无辜。

“我只是特别喜欢你。”

 

 

——未完待续——

 


 碎碎念,关周终于打起来啦~~~可喜欢他俩吵架,王志革案周巡和小关打了一架,确认关家兄弟见过面差点气死,之后绑架案里居然在电话里吼了大关(滚动),然后大关那个委屈又无奈的表情(我死了)还跟表弟说“周巡这几天跟我杠上了”,闹别扭真好吃。


评论(32)

热度(100)

  1. 菊月甜甜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