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第四章

第四章

 

 

宋寒溪居住的小区不允许机动车进入,想要开车进去需要住户提前到物业申请,住户自己开车则走直通外面的车库道,进出刷卡。

“我们是环保型花园式小区,要创造老人和孩子无后顾之忧的舒适环境,这是规定,外来人士出入都要登记。”

说不通保安,关周二人只得把车远远停在路边,关宏峰一脚踩进道旁雪堆,挣了几次出不来,周巡拍车大笑,跑到他身边帮关宏峰将腿从没膝的雪里拔出来,俯身掸他裤子上雪沫。

关宏峰出了洋相多少有点懊恼,声音发闷:“你亮证件我们就能直接开车进去。”

弄干净雪沫,周巡直起身子,笑得很开:“我顶烦那帮神神叨叨的江湖骗子,不过这仙姑年纪应该挺大,又不是直接涉案人,我亮证件,小区里指不定传出什么谣言来,咱就让她安度晚年,真违法犯事再抓啊。”

两人在门卫处登记进入,小区庭院确实下过一番工夫,寒冬腊月,松柏映雪,石桥曲折,脚底踩的方砖拼成色彩绚丽结构复杂的花卉。

单元入口也设计成仿古样式,雨遮两端飞檐外翘,门旁抱鼓石。

周巡按键呼叫402室,对讲机屏幕突然亮起出现他自己的脸,周巡吓一跳后缩,才反应过来这是可视对讲机,户主能把来访者看得清清楚楚,他刚准备宋寒溪不放他们进就亮证件,咔哒一声,防盗门开了。

“看来有人通风报信。”

开门先将关宏峰让进去,挺宽敞的门厅正中央就是电梯,到四楼周巡咚咚砸门,关宏峰看眼门铃键,没吭声。

门打开,周巡保持着抬手的姿势,眼睛瞪圆。

面前是个苍白瘦弱的年轻女孩,鼻尖红通通的,还未说话先抽张面巾纸捂嘴剧烈咳嗽,侧身做个请进的手势。

这可有点难办。

“不是,你家大人呢?”

周巡虽然以糙汉子形象横行,但对闯进独自在家的女性住处诸多顾虑。

女孩抱着面巾盒边咳边笑,被呛到咳得更厉害。

关宏峰简直要叹息:“她就是宋寒溪本人,一梯三户房型位于中间的大多是小户型,从玄关就能看到客厅和卧室门,卖给年轻夫妻或单身男女,她无名指没戒指也没戒痕,单身自己住。”

“你自己住啊!倆大男人来你倒是问明白再开门,现在坏人什么招都想得出来,注意点!”

他追着宋寒溪普及安全知识。

宋寒溪被逗乐了,沙哑着嗓子让他们随意坐,自己在开放式厨房煮茶。

客厅不大,整洁明快,一面落地窗,双人沙发丢了件嫩粉绒睡袍,周巡坐在对面圆鼓矮凳,关宏峰搭着窗边摇椅的边缘,不动声色从墙画观察到书架,周巡探身拿起倒扣在茶几的书。

书名《果老星宗》。

周巡翻两页,每个字都认识,合在一起啥都看不懂,体、用、生、克、制、化,都什么玩意儿!

沸水浇在紫砂茶具腾起热气,女性纤细的手指揭盖,茶勺取三次茶叶添入,手指极迅速灵巧的勾起茶叶罐后方的小瓶,拧开,黑色粉末筛落茶壶内,滚烫的水砸进去,茶香四溢。

睫毛轻抬,宋寒溪瞳孔有种玻璃珠般无机质的通透。

茶水注入杯中,她端给客人,周巡接过,关宏峰道谢摇摇头,宋寒溪病容憔悴的面庞浮现诡异笑痕,她端着那杯茶转回放在茶几,自己窝进沙发,先抓纸巾盒。

“朱老板说两位警官想问我檀香锭的情况,只要我知道的,都会配合。”

宋寒溪直接就把朱有伦报信这事撂出来,又受寒生病,周巡不好拿对付朱有伦那套对付她,便放低姿态,和颜悦色的请教,问这种用来直接烧的檀香锭销售渠道和购买人群。

“这个嘛……”

她透过睫毛注视对方,周巡举高茶杯到唇边,抽动鼻子嗅了嗅,关宏峰身体不由自主挺直,宋寒溪眼尾余光掠过去,用力捏住纸巾随即松劲。

“香道圈子很小,焚香其实不应该直接拿檀香木来烧,最初这样做的是佛教,香木礼佛,以示虔诚。销售渠道和购买人群我真的爱莫能助,不过,听说我调配出来的檀香锭,常用在仪式上,因为香韵温润,舒缓情绪,静坐冥想时烧檀香锭挺流行的,大概是因为常规焚香要求很高,讲究见香不见烟,借助香灰隔火熏烤,需要人在香炉旁看着。”

宋寒溪用面巾纸捂嘴挡住咳嗽,周巡手里的茶杯倾斜,深色茶汤沾湿嘴唇,关宏峰微微倾身向前。

茶汤入口,周巡喉头滚动。

关宏峰闭目抿唇,双手抓紧膝盖,垂目窥视的宋寒溪睫毛轻扇,眼珠骨碌碌一转。

“另外不是我自卖自夸,正是因为调配比例细微难以复制,没有人仿得出来,我做的檀香锭才能卖出远超同类产品的高价,其实买家自用的少,讨好半懂不懂的客人或装门面时才当纯檀木烧几块……等等,我想起来了,散客没办法,不过有几家常订货的公司可以给你们。”

她取过茶几上的便签纸和水笔书写公司名称,周巡伸长脖子看是哪几家,关宏峰倒是站起来踱到书架前。

书架仿照博古架的形式,造型却简洁现代,书放不下几本,多是精致可爱的小摆设。

关宏峰注视其中一格良久,后边周巡将写好的便签纸放进钱包要走,转身拍关宏峰肩膀:“老关……”

顺着关宏峰视线,周巡眼底亮光闪烁,笑呵呵扭头。

“唉,那个仙、仙姑,你架子上这项坠怪好看的,哪儿买的呀?我想给女朋友也买一个。”

“四个一组水晶的?那是我公司网上出售的破水逆水晶项坠,难得的平价商品,已经能在网店里搜到。”

“破水逆?”

“是啊,水逆全称水星逆行,每年都有几个星座赶上水逆,比平时更容易受负能量影响,今年水逆共四个星座,白羊座、狮子座、天蝎座还有射手座,水晶上烫金的就是星座符号,我家商品比较特别,是增强能量场来转运,现场给您演示一下。”

宋寒溪拉开茶几抽屉,翻出两根L型金属棒,双手各握住一根金属棒短的那端,让长的那端双双保持水平,对准周巡,嗓音沙哑却语气轻快。

“这位警官的能量场有多大?”

金属棒悠悠张开,两端形成大约四十度角戛然而止,让周巡随意拿一个水晶项坠握在掌心,再问,金属棒门户大开,几乎张到九十度角。

宋寒溪解释:“如果拿您自己星座的水晶项坠,能量场会增幅得更强。”

周巡心说好你个小丫头片子,装神弄鬼的把戏还真敢在老子面前耍,肯定练过,手是握着的,外面看手没动,里面让指尖拨动金属棒,张开角度想大就大,想小就小,丫的糊弄谁呢!

“机会难得,我再测个问题吧。”

宋寒溪神情温和亲切:“这位警官有女朋友,能量棒就打开,没有就闭合。”

金属棒刷的交叉在一起。

这就比较尴尬了。

“根本不准哈!我女朋友是老对人拉着脸,不温柔不体贴,但人家聪明啊,那脑子跟复印机似的,什么东西看过一遍咔咔咔全都记得住,分析起事来那逻辑,这世界上就没几个……不,是没人比得上。”

他说得起劲唾液横飞,关宏峰从周巡搭自己肩膀的那只手盯到他侧脸,强忍着没打断。

宋寒溪既不气恼反驳也不多做辩解,收好能量棒,看戏一样笑眯眯听周巡白话。

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失态,周巡装模作样清清喉咙,道别走人,宋寒溪没送,周巡将门扭开踏出去,冷空气扑进温暖的室内,他身后的关宏峰突然回头问道:“你往茶里加的是什么东西?”

我靠!丫头片子往茶里加东西了!?难怪老关你不喝!那你早说呀!不能光坑我啊!

周巡头皮发炸,开始觉得胃肠拧着劲难受。

端起茶杯遥遥相敬,宋寒溪的笑容在淡薄热气后朦胧。

“入药级别的老沉香碎屑,也叫女儿香,活血止痛,对那位警官脸上的伤大有好处。”

她笑意加深,将那杯咳得厉害也没碰过的茶一口气喝干,还亮了亮杯底。

关宏峰面无表情走出去将门带好。

“老……!”

气急败坏的周巡看看门板压低嗓音:“老关你见她茶里加料倒是给我提个醒,万一加的氰化钾,哥们就得追封烈士!”

“那点剂量达不到致死标准。”

“不是量多量少……算了。”

周巡对关宏峰是真没脾气,一想到这人的双胞胎弟弟关宏宇被亲哥折腾成什么样,让他喝下过药的茶都不叫事!

闷声不语开车把关宏峰送到住宅楼下,周巡琢磨着宋寒溪给的公司名单有没有追查价值,到现在小汪也没来电话,那就是失踪人口比对没结果,尸源身份至今不明,还是得把尸体面部照片传给各区派出所,让那边帮着到这几家常购买檀香锭的公司问问,也许有人认识死者,让案情有所突破,还有宋寒溪的破水逆水晶项坠,其中两个占星符号都与死者后背的符号相同,难道还得再死俩?要命啊。

他思索良久,发现副驾驶的关宏峰迟迟不动,周巡瞬间警觉。

老关发现重要线索了!?宋寒溪小丫头片子一个,挺精的,但不像能杀大男人的样儿啊,不过老关脑子本来就特别好使,备不住现在就能破案。

关宏峰目视前方,吸气张开嘴,周巡神经紧绷,心脏咣咣加速。

“你中午就没正经吃东西,上来我给你煮碗面。”

说完关宏峰开门下车,头也不回走进单元门。

什么情况!?

周巡目送他背影懵圈,习惯性服从,乖乖跟着上楼蹭饭。

熟门熟路打开冰箱,里面就两盒豆瓣酱,周巡想起来昨夜停电,他挤到煮方便面的关宏峰旁边,打开头顶置物柜翻腾,找出包地瓜干,撕开就吃,假装随意的问:“哎,老关,昨天你给我发信息有事啊?”

筷子停住,关宏峰凝望锅里翻腾的沸水面露犹豫。

周巡嚼着地瓜干瞄他,关宏峰转头,两人视线接触,周巡刑侦人员特有的第六感嗡嗡作响,瞳仁放大,鼻翼翕动,空气仿佛粘稠的沥青凝固身躯。

关宏峰不是个轻易动摇的人,相反他处事果决,当断则断。可经历过之前疯狂凶险的两年多,他有机会重新审视常年追随自己的副手,觉得周巡变化很大,又觉得周巡从来没改变过。他刚开始带周巡的时候,队里老刑警说他招了个祸精,半年后,老刑警乐呵呵开关宏峰玩笑,恭喜他的小京巴从疯狗变警犬。

别说,周巡满脑袋卷毛是有点像京巴。

那段时间关宏峰看见周巡就浅浅笑一下,活脱脱巴普洛夫反应,搞得周巡毛骨悚然,连夜写了两千字检讨书,惴惴不安来敲关宏峰宿舍的门,亦是第一次,周巡见识到老成持重的关宏峰攥着检讨书扑在床上闷笑。

他不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样子显得格外年轻,褪去刑侦天才光环的关宏峰,是个脸颊饱满眼神清澈的俊秀青年,周巡抬脚踹他床板,喂喂两声后也跟着咧嘴。

周巡犯过的傻关宏峰都记得。

他们在最好的年华并肩前行打击犯罪,又在巨大的变故前分道扬镳最终殊途同归。

“那件睡袍是故意丢在沙发好让我们坐到对面,她躲在逆光阴影里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

“哈?”

“我是说宋寒溪,她的反应不对劲,朱有伦误以为你被檀香锭卖家骗钱,找源头公报私仇,肯定也告诉过宋寒溪,她强调自己调配的檀香锭其他人无法仿制,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你迁怒报复,而且明知你是警方的人,我在窗边的位置也能看到她泡茶的所有动作,还是不声不响往茶里加沉香屑,像是故意让我误会,想测试什么,而且对测试结果很满意。”

“啊……”

周巡勉强跟上突然转变的话题:“她对咱俩没安好心?病秧子能干嘛?一只手就能撂倒。”

他满不在乎,又往嘴里塞片地瓜干,歪头斜眼瞧关宏峰。

“难不成……这就看上你了?”

关宏峰特别无语的转开视线,没搭理他。

“别害羞呀,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现在还怕黑,万一再碰上昨天那样停电,宏宇或我没及时赶来,多危险!赶紧找个人照顾你,大家都放心。”

筷子咣当摔进锅里,关宏峰冷下脸,周巡捞起筷子接茬搅动面条:“你看你还不让说,又不是丢人的事,那仙姑长得够好看啦,你瞧不上,那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难得我来你家一趟,说说。”

“我看你是来添堵的,自己盛饭。”

“行行行,我来,我来。”

熄火,周巡伸手去拿面碗,口袋里手机震动,铃声骤响,他冲关宏峰做个鬼脸转而拿电话,关宏峰取过面碗要从周巡手里接下筷子,一拽,没拽动。

关宏峰抬头望去,周巡面色铁青,眼冒火光,低吼马上过去,直接收线,他回望关宏峰,一字一顿。

“第三具尸体。”

 

 

——未完待续——

 

 

 

 


评论(20)

热度(116)

  1. 菊月甜甜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