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第三章

第三章

 

 

高亚楠忙乎一上午,总算能喝口水歇歇,关宏宇的电话就跟算准了似的打进来。

“你拜托你那黑客朋友给我手机上监控了吧。”

“瞎说,咱俩这叫心有灵犀,案子怎么样?那人到底怎么死的?”

“你知道我们支队有保密义务,想知道内情问周巡去,我可没任何权限向外人透露案件细节,不说了,你哥和周巡来要尸检报告了。”

不理会线路那边孩儿他爹嗷嗷直嚎,高亚楠迎向关宏峰晃晃手机:“宏宇刚挂电话,你们兄弟俩还真像,他追我的时候都没追案子这么积极。”

对待前下属兼现任弟妹高亚楠,关宏峰反应经常性慢半拍,似乎至今没调整到最合适的态度,那张表情原本就稀缺的面孔越发木讷呆板。

不知第几百遍腹诽关宏峰情商低。

高亚楠领关周二人到解剖台前,今晨在北桥发现的男尸静静躺在金属台上。

“尸体唇部以及胸大肌呈鲜红色,睑结膜见小片状出血,身体细胞含氧量远远低于正常值,重要脏器有明显窒息反应,血中HbCO含量浓度超过百分之五十,胃内容物未检出常规有毒物质,基本可以断定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她朝托盘扬下巴:“胃内容物半点食糜都没有,内壁有出血点,但不严重,也没有脱水症。”

“软禁?”

周巡看向身旁关宏峰,随即歪头:“也不对呀,除了死后被划两刀,他皮都没破,就算有人拿枪看着他,一氧化碳中毒肯定是在密闭环境里,胁迫他的人也别想活命,要是没人胁迫他怎么就乖乖待着不动呢?至少得用力拽门自救吧,那手上应该会有痕迹,亚楠,死者体内有没有麻醉剂之类妨碍他行动的成分?”

高亚楠摇头。

“没有,死者至少四十八小时以上没进食,体型偏胖,能看出来不常运动,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但绝对不至于丧失行动能力等死。”

他们对话间关宏峰细细查看死者的随身物品,实际上除一条群青长裤、内衣和袜子以外,再没有其他东西,更不用说表明死者身份的证件。

关宏峰捻了捻长裤料子,柔软丝滑,质地上乘,并非普通西裤的样式,裤腿特别宽松舒适,内侧找不到商标和成分表,不是成衣,更像是按照主人身材尺寸订制的。

他将长裤凑近嗅闻,眉峰微拢,招呼周巡过来也闻闻看,周巡耸动鼻子用力吸气。

“有股味道,嘶,挺熟悉的,就是我这脑子一时想不起来。”

“檀香,我家洗衣液就类似这个味道,不过死者衣物上沾染的味道很浓郁,不像是洗衣液或香水弄的,更像长时间的熏香过。”

“嚇!讲究,现代还玩熏香的不但得有钱,肚子里还得有点墨水……老关别动!”

周巡猛扣住关宏峰脉门,轻而又轻将长裤从他手里抽出,小心翼翼捧着手指喊高亚楠。

微量灰白色粉末沾染在关宏峰指腹。

早上长裤被雪打湿,在温暖的室内经过数小时烘干,技术队从织物表面提取出非常少量的未充分燃烧物以及植物细屑,检测后发现里面包含碳粒跟合成香料,有力支持关宏峰对死者衣物熏香的推测。

失踪人口报案与死者特征相符合的完全没有,对比罪犯数据库同样没结果。

网上售卖熏香的店铺铺天盖地,鉴于死者身穿订制服装,应该是对生活品质很有追求的人,高档香料就不是随随便便能买到的东西。

周巡没急着撒出人去找这类店铺,先给海港支队赵馨诚打电话,他可是知道赵馨诚有个小圈子,没事就在指纹咖啡厅聚会神侃,里面什么人都有,保不准就有对香料熟悉的大神在。

电话接通,事情简单一讲,赵馨诚在线路对面笑得特别欢腾。

“老周,你这事问我就对啦,其他大老粗知道个屁啊。”

“滚滚滚,就你?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逛荡,装什么玩高雅的行家,痛快点儿把你认识的人姓名电话地址报出来,回头哥们请你撸串。”

“说起撸串来哈,上次我和我妹在泰宁吃那家新开的……”

“你他妈有完没完!”

“火什么呀?老周你更年期提前了是吧,等着,我现在就给你发短信,那家伙特别能白话,你得先声夺人捞干的。”

“你就够能白话的了,谢了啊。”

收线等到短消息,周巡跟关宏峰直接开车杀过去。

到地方发现那是个开在办公楼一层的茶馆,冷冷清清仅有个穿古装的女人拿着手机打游戏,有人进来她抬头浮现营业笑容,立即被拍在桌面的警员证吓得僵住,表情诡异的瞪着周巡。

“叫你老板来!马上!”

周巡大吼,女人忙不迭打电话,泪水绕着眼框转悠。

茶馆老板叫朱有伦,接信急急忙忙开车回来,进门就见周巡戴副墨镜岔开腿坐在接待台前边,比起警察更像流氓,关宏峰在店里随意转悠。

女店员迎上去,朱有伦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色,满面堆笑:“还愣着干什么?拿茶叶啊,拿店里最贵的普洱。”

朱有伦个头不高,生得一副富贵相,而且给人感觉特真诚。

“听说两位是警官,哎呦,那咱们可是一家人,我哥们赵馨诚是海港的,局长是他干爹,您多关照。”

周巡差点笑出声来,心想就是丫赵馨诚卖的你,他干爹明明是韩松阁教授,孙子你不是瞎摆谱就是打算抬出局长唬人。

“赵馨诚就海港一副支队长,你跟他熟?”

故意抬高下巴,周巡冷笑着将烟碾灭,摘掉墨镜,视线锐得像扎进肉里的锥子,常年干刑侦工作,眼神杀的本事都能拿黑带,普通小偷小摸的看见就得跪下,朱有伦明显段位较高,赶紧递烟赔笑:“其实是跟他妹熟,赵警官见过两三次。”

“我不管你到底跟谁熟,公事公办,别说一个副支队长,就是局长到这来,我办案的时候也得靠边站!你犯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

周巡继续跟朱有伦端架子打官腔,关宏峰听得嘴角微翘又压下来,他俩搭档多年,红脸白脸唱起来纯熟无比,像朱有伦这样与案件无直接联系的小老板,明着请求配合办案那恨不能嘴撇天上去,又不能抓进局子里审讯,但刻意找错处都没跑,他们心里大多有鬼,基本上周巡一诈一个准,之后问话就跟戳破的水袋似的,什么都露。

朱有伦脸色不变,喉头滚动,他绕进接待台,缀着水晶装饰的车钥匙随手扔在桌面,金属接触木头噹一声响。

“警官,您这么说我可真就不明白了。”

他用沸水烫几遍茶具,眼尾笑出褶子:“小本生意,哎呀,茶馆现在不景气啊,茶叶贩子坐地起价……”

“得!这是什么!?”

一小包装着少量碎末的塑封袋丢在桌面,那是部分提取出来的物证,朱有伦犹豫片刻,拾起捏了捏,做个打开的手势,得到周巡同意,扯开塑封袋,嗅到残余的味道,他身体线条全部放松下来。

他偷偷看了眼周巡,怜悯中掺杂幸灾乐祸,表面一派真诚。

“警官,我闻着像檀香锭,这玩意儿也叫梅花香片,是不值钱的工业香,普通檀香锭就跟驱蚊香片似的,有专门插电的容器来烤,咱实话实说,香道里根本不入流。不过这粉末是烧过的,还能闻得出檀香味道,只能说明是两掺水的货色,檀香木碾成末混着其他木料屑里面机械压制,木料纹理都能做出来,专门糊弄有钱又不懂行的门外汉,或者是充面子,或者是拜神祈愿,直接拿来烧,没工业香精那么冲,留香时间也长,要价黑着呢。其实香哪能直接烧,俗!不过话说回来,香道是中国悠久文化,刚复兴才几年,良莠不齐,骗子遍地,您要有兴趣,我这茶馆每周都有品香会,入门的香三事只收六千,绝对没水分,不图赚钱,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是咱们华夏民族的历史使命,光荣啊……”

“少跟我这儿上思想教育课!是不是你卖的?”

“绝对没有!高级檀香锭搞配料比例绝对是门技术活,色泽和香气都特讲究,要不然怎么能卖得出高价?那必须是香道高手才能调配出来,要不……您去问问仙姑?”

“我还问玉皇大帝呢!”

周巡猛起身那架势活像要把这小子头拧下来,朱有伦吓得倒退,膝窝撞到椅子边缘几乎跌倒,他急急忙忙摇手。

“误会!误会!我的妈呀,您听我一句话,就一句!仙姑不是道观里的,是个真人,圈里都叫仙姑,香是她调配出来的,她那什么……姓、姓、姓宋,对!宋仙姑!不是!宋寒溪!地址!地址!我马上写!”

朱有伦拽过桌面裁好的金箔纸,迅速写下地址和电话呈给周巡,富态憨厚的圆脸满是汗。

瞪视他良久,周巡抽出朱有伦手里的纸,看向前任支队长,关宏峰轻轻眨眼,随手捡起朱有伦的车钥匙,上面挂的水晶坠转了一圈,中央鎏金的占星符号倒映虹膜。

“射手座?”

关宏峰翻来覆去查看几遍放回原位,朱有伦忙问您也是射手座?说着动手拆钥匙扣,关宏峰摇头,朱有伦暗松口气,嘴里却道:“可惜,可惜,这可是好东西,破水逆、招财运、防小人,灵着呢,哎,就是宋寒溪公司刚推出来的产品,您可以问问她。”

直把关周二人送到茶馆门口目送他们走远,女店员抱着茶叶罐怯生生出来:“老板,茶还泡吗?”

朱有伦抹掉额头的汗,小胖手颤巍巍指着她怀里的茶叶罐痛心疾首。

“你也忒实诚,还真把贵的茶叶往外拿啊?弄点碎茶叶末意思意思得了,俩糙老爷们懂啥好茶赖茶,摆回去,摆回去,幸亏里面装的便宜货,不然亏死我啊!”

女店员送还茶叶罐后继续呆在接待台里,老板在,她不敢玩游戏,干坐,实在无聊就看着朱有伦坐半分钟,又起身来回转悠两分钟,反反复复折腾半晌,抬过座机拨号。

电话接通,朱有伦语调欢快:“仙姑,挺好的?哎呦呦,听你咳嗽得厉害,感冒了?天寒地冻的也难怪,好好养着,那什么,刚才有倆条子过来,问檀香锭的事,我水平有限,肚里没干货,就推荐到你那儿去了……”

对方似乎极为恼火,朱有伦苦着脸嗯嗯啊啊一阵,深吸口气。

“……瞧你说的,檀香锭确实都是我卖出去的,但我不会调配啊,这是分工明确,个人责任承包制,咱们合作多少年可从来不内斗呐,为什么?各有所长不是,离谁都玩不转,我也不是急着往外摘自己,我是什么东西?平头百姓一个,你有背景呀,名号锵锵锵一报,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皆大欢喜,这多好!”

竖耳朵偷听的女店员腹诽老板太能忽悠,不知道他舌头是不是分叉。

市内能买到的高级檀香锭十之七八都是从朱有伦手里流出去的,他熟的不能再熟,周巡那小袋子打开,一闻心里明镜似的。要是不说清楚是什么东西,被其他懂行的认出来,恐怕黑锅他就背定了,引到宋寒溪那里,总有办法应付过去,真要追究,他顶多算协同炒高价,没多大罪过。

听线路那端讲完,朱有伦笑得诚恳无比。

“你问怎么会跟我合作这么多年?简单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与此同时,驶往宋寒溪住处的周巡骂朱有伦满嘴没一句实话。

“狗鼻子我见多了,光闻残渣就能知道是什么货色,铁定常接触才认得这么快,茶馆那小子还觉得自己挺聪明是吧?等我收拾完要见的什么仙姑,反过头收拾他,手铐撂桌子上准招。”

关宏峰没答话,凝望车窗外匆匆掠过的街道风景。

沉默片刻,周巡低声朝他保证。

“那边离你家不远,天黑前一定送你回去。”

关宏峰张嘴要说什么却又生生忍住,手指用力搓搓下巴。

 

 

——未完待续——

 


评论(14)

热度(118)

  1. 菊月甜甜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