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关周】水逆杀人事件 序章

简介:津港一天之内出现出现三具尸体,背后都绘有奇怪的符号,周巡为此案焦头烂额之际,被请来协助破案的顾问关宏峰又总是对他欲言又止…… 




序章



“……今年以来强降雪最多的一天,夜间降雪量将达到5到10毫米,请各位市民做好防寒准备,尽量不要出行,明后天将有所好转……”

电波嘶嘶啦啦出现杂音,外面风声呼啸,雪片狂暴的拍打车窗玻璃。

周巡关掉车载收音机,打开雨刷弄掉前挡风玻璃上细密的雪沫。

入夜后旧城区远不像市中心那么明亮热闹,长丰支队监控的地方,是一大片待建空地中未拆除的筒子楼,仅有两三家钉子户为提高拆迁款住在这里,四楼亮灯那户人家姓李,儿子初中辍学,天天跟哥们在学校附近晃悠,抢劫中学生,碰见个硬茬两方打起来,失手捅死了人,出逃在外。下午支队接到消息,这小子的爹签下拆迁合同,提出预付款全部现金带回家,怎么想都是给儿子准备的跑路费,周巡立刻安排在李家外围布控。

“师父!师父!这破天能见度越来越低了,要不要兄弟们再靠近点儿?”

“再近点儿你还不如拿个大喇叭广播我们在埋伏抓人!老实待着!”

周巡训完徒弟小汪,手机嗡嗡一响,进来条短消息。

 

——在吗?

 

他随意瞟了眼,皱眉刚要骂“谁啊净他妈扯废话”,一看发信人是前支队长关宏峰,不自觉喔了一嗓子,耳机那端立即传来小汪高八度的嚷嚷:“师父!我也看见他了!小子别跑!”

手机甩到副驾驶席,周巡开车门就冲出去。

翻飞乱舞的雪片立即扑了他一脸。

茫茫雪夜中两条人影猛追埋头骑车冲向筒子楼的人,骑车人穿着完全符合通缉令发布的特征,银灰短款羽绒服,脖子上绕着长围巾,微弱的路灯稍稍照亮骑车人纯黑针织套头帽,随着自行车大幅度拐来拐去乱晃。

周巡心底一翻,抬头去看四楼窗户朦胧的灯光。

“汪儿!这小子从哪边过来的?”

“骑车直接从大路拐进来的!”

“艹!”

来不及多说,周巡中途调转方向直奔筒子楼,他身后远远的骑车人失去平衡,翻车倒地,小汪和另一个刑警狠扑上去按住。

绕过筒子楼后面就是残砖断瓦的拆迁工地,守住那边的两个刑警从通讯频段里听到嫌犯出现,正赶来支援,和周巡擦肩而过,两人冲出去段距离停下来发懵,不知道队长怎么往反方向追。

“我去!怎么是个女的!各组赶紧回防!”

小汪通讯频段里大喊大叫,惊得两个刑警立即转身就跑。

雪片黏住睫毛模糊视野,筒子楼后面遍地砂石瓦砾,周巡敏捷身姿凝成巴掌大小的黑影,呼啸的寒风里传来周巡喝骂:“你他妈别想跑!”

他死死跟住楼后砂石间另一个拱起身子狂踩脚踏板的骑车人,斜跨旅行袋玩命的逃,风雪中一道灰影扬起双手试图阻挡,周巡速度不减,跨步闪过,眼见骑车人往漆黑的荒地里钻,拽下腰间警棍全力冲刺,距离缩到极限一棍砸出去。

警棍旋转着敲中骑车人后脑,自行车剧烈摇晃,周巡几大步赶上,合身将人撞翻在地。

“跑啊!我让你跑!”

单拧手臂压制住骑车人,周巡另一只手揪住他头发猛拽强迫对方仰头。

那是张年轻甚至稍显稚嫩的脸,因疼痛而扭曲。

“还他妈学会声东击西了啊?老实点儿!”

周巡松手,骑车人额头撞地,背后咔嚓一声右手腕被拷住,他哀嚎着挣扎,周巡毫不客气用膝盖压他脊椎,正准备将左手也拷上,两条手臂突破风雪自后猛勒住周巡脖颈,周巡反手钳住对方手臂要掰开,浑浊的臭气直冲鼻腔,脸颊冷不丁被咬住。

艹你大爷!

一个头槌狠撞过去,对方闷哼后仰,周巡半点不停歇的再次撞击,终于赶到的刑警赶紧将他后背那人硬拖下来。

将骑车的小年轻双手背后拷瓷实交给同事,周巡喘着气回身。

偷袭他那人头发花白,五官和犯事的年轻人十分相像。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了我儿子!他年纪小不懂事,我快四十才有这么一个儿子啊!可怜可怜我成吗?啊?求你们了!那袋子里有钱,都给你们!”

老头眼泪鼻涕淌得满脸都是,寒风吹过冻成冰条,显得愈发可怜。

“袭警,行贿,等着刑拘吧你。”

周巡没好气的挥挥手,示意把父子俩都带走,老头急了,喊到破音:“你这是要他的命!”

“你儿子的命是命!别人家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他敢杀人就得付出代价!”

提高嗓门吼回去,周巡抹把脸,天气太冷冻得脸都是麻的,也不知道被咬的地方破没破皮,他琢磨着去医院是扎破伤风针还是狂犬疫苗。

犯案的小年轻嚎啕大哭走都走不动,小汪他们赶到,几个人都没移动多少路程。

“还得是师父,厉害。”

小汪冲周巡挑大拇指吹捧:“我们逮着那个就一丫头片子,自己还觉得为男朋友转移警方注意力挺伟大,哎,师父,你是怎么知道人不对的?”

假装无所谓的撸把刘海,周巡张嘴立即吃进去不少雪片,呸了半天嘀咕。

“就那破车骑的啊,歪七扭八怎么看都不是会骑自行车的人,那她干嘛非要骑自行车还是从显眼的大路过来?就是争取时间哪,女的跑不动,骑车总比走路快。况且老爷子要拿钱给他儿子跑路,不管怎么联系上的吧,儿子那时间出现,当老子的还不得脸贴窗户上盯着点啊,我一抬头,嚯,四楼窗户灯光透亮,人站在窗前挡光的黑影根本没有,既然确定老小子不是从这边接头,那就是背阴的另一边呗。”

拉开车门,暖风哗的涌出来,周巡脸颊刺刺的疼,他探身抓住副驾驶席的手机,滑屏要按通话键,拇指悬空动了动,又将手机锁屏揣兜里。

“哎,小汪,你们把那俩玩意带队里去,这案子人证、物证都是全的,拿到口供就齐活儿,先审着啊,我办件事再回去。”

“得嘞,交给我吧。”

目送徒弟押人进车开走,周巡关门发动车子。

狂风卷着鹅毛大雪往挡风玻璃上砸,雨刷咯吱咯吱清出扇形区域。

路上难得车特别少,倒是不堵,可这鬼天气风大路滑速度也提不上去。

关家兄弟的案子完结后他和关宏峰基本没见过面,案发前周巡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特别了解关宏峰,案发后立场相左,两人没少绕圈子斗法,事态越发严重那个阶段,周巡有时觉得看不懂老上司,有时又觉得其实老关还是那个老关。

不过再怎么样,“在吗”这种带些小心翼翼的短信风格实在让周巡不适应,与其回电话让对方有规避重点的机会,不如直接找上门有事说事。

何况,有件事确实得和老关谈谈。

车子转道,周巡心里突的一跳,包括关宏峰居住的住宅楼,这片区域全都陷在浓重的黑暗里。

立即踩油门加速,轮胎碾压积雪频频打滑,周巡火烧眉毛似的冲到关宏峰楼下,地面太滑停不住,擦撞了另一辆车才没直直跟水泥墙来个亲密接触。

手枪上膛,周巡拎出后备箱里的警用应急灯打开,急慌慌冲上楼。

雪亮亮的应急灯搁在门前,周巡侧身倚墙,伸长手臂咣咣砸门。

“老关!老关!在的话出个声!”

金属锁芯泛出清脆响声,门扉骤开,里面的人瞬间被应急灯的强光晃花了眼,他抬手遮挡,周巡枪口已经对准他脑门,眯眼扫视对面那人脸颊熟悉的伤疤,周巡降低持枪的双手:“老……”

“我靠!你干嘛呢!?”

对方一开口,周巡彻底把枪收起来了,语调微微上扬:“关宏宇啊!唉我去,你在这儿干嘛呢?乌漆嘛黑的老关没事吧?”

关宏宇没好气的搡他一把,那架势是打算直接摔门让周巡滚,周巡特流氓的一脚卡在门内硬挤进去,喊着老关闯进客厅。

厅里面摆满蜡烛,关宏峰穿着套头毛衣窝在沙发里,玄关闹腾成那样这位爷依旧老神在在借着烛光看书,听见周巡喊他才稍稍抬头一颔首。

“老关你这样伤眼睛,宏宇!宏宇!应急灯给你哥拿过来,你这儿怎么还停电了啊?我给电业那边打个电话问问。”

“歇着吧你!”

认命的将应急灯拎进屋放关宏峰脚边上,关宏宇摇摇头:“别瞎忙乎了,小区物业早下通知说是天气原因可能会停电,估计正抢修呢,你来干嘛?”

“你哥给我发短信。”

应该是停电后怕冰箱里的食物变质,客厅茶几上摆着好几盘熟食小菜,周巡也没客气,挨着关宏峰坐沙发里,抄起筷子开吃,关宏宇特别嫌弃的砸砸舌,到厨房给这饿死鬼倒茶。

“老关……你找我……什么事……”

周巡两颊鼓鼓的边嚼边问。

关宏峰盯着手里那页书默然,眼尾斜睨啃鸡腿的周巡,视线极快的飘到孪生弟弟关宏宇身上又收回来,继续看书。

“没,我这儿停电,想你要是不忙送应急灯来。”

“那咱俩可算心有灵犀了。”

周巡嘿嘿傻笑,眸光锐利得险些在关宏峰颧骨上钻出个洞,直到吃饱走人,他都假装不知道关宏峰手里那本书压根没翻过下一页。

 

 

——未完待续——

 


碎碎念,等白夜第二季等到心碎。



评论(35)

热度(191)

  1. 菊月甜甜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