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07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七章


“你演技超乎我想象。”

留下汪少爷在VIP室苦思冥想,明楼揽着阿诚往大厅走,气音赞赏:“反应也快,说吧,什么时候发现那凯子不对劲的?”

阿诚翻眼睛。

“他表现得太普通,我虽然不会玩麻将,不代表我没看过相关电影,他没花时间用手指触摸过牌面辨认花色,也不像你记得住位置连理牌都不用,在麻将牌倒扣的情况下反应太正常就是不正常,还有最明显的,他出牌后习惯性盯住我第四张到第九张这些牌看,那是人眼可视的舒适范围,基本能断定他看得到花色,牌有问题,他出老千。”

脸色阴沉几分,阿诚冷哼:“我最讨厌这种给人下套的骗子!必须给点教训!”

他握紧拳头曲肘到唇畔,头朝明楼的方向偏。

“等我们出去他要是敢来找麻烦,我保证打得他亲爹都不认识!”

明楼轻笑,斜睨他一眼,眉梢眼角浸透蜂蜜般的甜意:“这么厉害呀,要不,你跟我走得了。”

别以为你笑得好看就了不起!

“抱歉,明先生。”

指尖拨开肩膀上的手掌,阿诚故作傲慢:“我第一讨厌做圈套害人的骗子,第二讨厌赌徒,无论玩纸牌还是玩麻将,我那都是因为收了你的钱在工作,不代表我喜欢。”

明楼不恼亦不放弃,追问:“要是比赛结束我就退隐呢?跟不跟我走?”

阿诚眼睛圆溜溜的瞪大,某种情绪闪掠既逝。

“不可能。”

他认真考虑五秒钟:“等一阵子,会有人来带我回家。”

刚被拒绝的男人注视他那温柔的眼神在阿诚心湖泛起波澜,平白生出些罪恶感,他踏进半步,手掌盖在明楼胸前。

“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回去?”

充满暗示的捻明楼衣领,阿诚笑得特别无辜。

明楼在他腰间掐一把。

“这么早就走?主人家不会同意的。”

他瞟向身后帮忙拿筹码的侍应生,默默跟随的侍应生倏然一惊,明楼刚刚还温存的眼神刹那凌厉刺骨。

阿诚疑惑:“什么意思啊?”

不是说汪家不会在赌场里当众对他动手的吗?

“你昨天就听到啦。”

明楼带着他走近赌桌:“汪大小姐宁可坐十几个小时的商务舱也要赶回来,怎么可能不露面。”

最后几个字明楼不得不提高音量,这张台子周围拥挤而喧嚣,所有赌客都在声嘶力竭的助威呐喊,对深绿赌箱里那两粒滚动的骰子目眩神迷,如痴如醉。

他们等了一轮才拿到骰子,周围人都死盯着明楼犹豫要不要赌过,筹码押在“过”,投掷骰子的人赢了,就等于押注人赢, 投掷骰子的人输了,押注人也跟着输。

明楼掂两下骰子,朝阿诚那边稍稍偏头:“你来下注,赢的钱全归你。”

阿诚内心挣扎片刻,勉勉强强挑出一个面额最小的筹码,赌箱最底层排列的数字干什么用的他看不懂,明楼轻笑。

“只要不是二、三、十二,你喜欢哪个数字就押哪个数字。”

那当然是谐音发财的数字好。

阿诚无视要帮忙放押注的箱长,自己将那枚筹码弹出去,圆形筹码在空气中旋转着落在数字8上面,撞到隔壁摞高的筹码停住。

筹码中间略重四周轻,想丢准,对力道大小的把握要求极高。

阿诚终于觉得自己多少讨回些面子。

自从踏进赌场,阿诚就像被明楼拎着后颈到处走的傻猫,而那个足以媲美公孔雀的家伙招摇炫耀,恨不得在脸上写篇长论文证明他有多厉害,生怕汪芙蕖不知道来挑战赌王加冕的人赌术一流,思维缜密,擅长布局。

高调示威到这种地步,明家和汪家之间的恩怨肯定不那么简单。

阿诚悄悄观察周围,赌场里或明或暗跟着他们的人更多了。

毫不在意的明楼俯身坏笑:“你还得借我点运气。”

握住骰子成拳的手扬起,指关节若有似无扫过阿诚嘴唇,触感微凉,明楼凝望他的眼睛随手抛出骰子。

阿诚的目光情不自禁追随不断翻滚跳动的骰子,心跳加快,屏住呼吸。

身边几乎所有赌徒都嘶声喊叫着,狂乱喧闹,只有明楼安静专注的看着他,阿诚重新将注意力转回,明楼眼底淡淡浮现笑意。

“我说了,你喜欢哪个数字就押哪个数字。”

两粒骰子双双四点朝上,押八独中出点,明楼再掷一次骰子,得到相同点数就是赢家。

箱长将记号牌放在数字8的上面,执棒人收回骰子,格外仔细的检查几遍递给箱长,同样翻来覆去检查,箱长摇摇头,拿回骰子的执棒人再次将其递给明楼。

明楼执起看也不看,极其随意的丢出去。

眼角余光扫过,阿诚早有准备心里依旧涌出喜悦。

骰子停住,一对四点朝上,两次掷出八点胜。

围观赌客们的欢呼声如雷贯耳,那些押注明楼“过”的人疯狂朝他飞吻。

阿诚的筹码变厚返回他手中,明楼可以继续当投掷人,他捏着骰子问阿诚:“还喜欢什么数字?”

一枚筹码在阿诚手指间灵活的转来转去,他看箱底的数字,桌子四周所有赌客犹如直立的猫鼬瞪大眼睛看他,阿诚往左边瞧,所有赌客的头跟着左倾,阿诚往右边瞧,所有赌客的头跟着右倾。

阿诚憋住笑,故意摇晃身体,别人也跟着摇。

“6吧。”

他旋出枚筹码,轻轻巧巧落在数字6上面,其他赌客争先恐后跟着他押注6买明楼过。

将掌心里的骰子合拢进拳头,明楼眨眨眼,举到阿诚唇边。

“来,借我点运气掷出2和4,亲一下。”

他满脸等着看好戏的神情,阿诚尴尬的从睫毛底下环视周围那圈人,弱弱的抵抗:“不干,你看这么多人呢。”

离他最近的姑娘急了,推阿诚一把。

“只要能赢,别说你亲下手,就是跪下给他口一个我们都无所谓!”

 

 

——未完待续——



碎碎念,开什么玩笑,地板多硬啊,快拿软垫给膝盖垫着……被诚哥突突死


评论(110)

热度(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