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06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六章


十九年前的天堂赌场还是一片等待拆迁的旧屋,剃头匠在斑驳的墙边给顾客围好毛巾准备刮脸。

明锐东和汪芙蕖巡视完站在路边等车子。

汪芙蕖递烟过去,明锐东抬手摇头:“别让我破戒,老婆说了,明楼今天才满十四岁,已经天天变扑克牌哄骗小女生,再学我添吸烟的坏毛病可怎么得了。”

“明哥这是在怨我教你家那个聪明小子赌术?”

呵呵一笑,汪芙蕖打火点烟,明锐东眼睑垂落。

“赌也算人类的本性,感兴趣玩玩可以,终究不能当正经事业来做,附近早晚会成为城市的中心商圈,这片地可以用来盖商场,顶楼计划全部规划成休闲区,我能带着全家人过来玩,吃饭,看电影,逛街,所以啊……”

他单手插进裤袋:“我作为最大股东绝不会同意建造赌场的企划案。”

烟丝燃烧明灭着暗红色碎光。

“我知道你不会同意。”

汪芙蕖拍拍明锐东肩膀,笑容可掬:“早就知道。”

明家的车子先到,明夫人膝盖放着包装精美的盒子,明显是生日礼物,明锐东与汪芙蕖道别,为明氏夫妇开车的司机神色紧张,僵硬的朝车窗外点点头。

汪芙蕖也笑着点点头,车子开出去,他将还剩不少的烟蒂弹开,眼神刹那阴鸷。

不远处剃头匠举刀,冷冷刀锋折射阳光,刺目的寒。

VIP室奢华的水晶灯亮度舒适,赌桌和座椅用料讲究。

“明先生,欢迎,欢迎。”

叼着雪茄的汪少爷仰靠椅背,冲被侍应生请进门的明楼和阿诚装模作样抬抬手。

明楼扫过正方形赌桌,微抬下颌俯视:“麻将牌?国际章四圈十六局时间太长,半数筹码,一局定胜负?”

“行啊,只要明先生玩得起,一局就一局。”

汪少爷吐出烟圈:“去,拿副新牌来。”

将阿诚推到汪少爷正对面坐下,侍应生急忙给明楼另搬一张座椅,明楼解纽扣紧挨着阿诚坐下:“我之前输惨了,得借我这位朋友的运,您一定不会介意。”

汪少爷直撇嘴。

新牌拿到,荷官当着双方的面撕掉塑封,开箱,递到阿诚和明楼面前,明楼点点头,递到汪少爷面前,透过轻薄的特制隐形眼镜,他将麻将牌夹层用特殊工艺显现出来的花色看得清清楚楚。

点头,整副麻将正面朝上铺展开,汪少爷眯细眼睛:“听老头子说你赌术很高明,我们打盲章。”

“什么是打盲章?”

阿诚要起身:“这我可不会。”

明楼立即搂住他肩膀大力压回去,阿诚大腿根被暗暗掐了一把。

“麻将竞技三种经典打法盲章、暗章和正章,盲章就是不翻开麻将牌,全凭记忆或手感出牌,别担心,照我说的打。”

他说着作势要洗牌,汪少爷探身阻止:“不要动!明先生,落汗做标记那都是下九流的玩意儿,为避嫌,还是别碰牌的好。”

明楼收回双手,肩膀撞过去:“阿诚,你去。”

阿诚不情不愿洗牌,明楼感到无聊摘下眼镜仔细的擦,洗完牌的阿诚瞪他,明楼急忙将眼镜丢在桌面,指导阿诚笨拙的将一百四十四张牌码好,明楼殷勤替他掷骰子。

九点。

逆时针方向顺次数到九,阿诚抓牌,汪少爷紧跟其后。

十四张牌整整齐齐倒扣在面前,明楼不等汪少爷理完牌立即指示出左数第五张,阿诚慌乱间错将第七张红中打出去,喊声不对想拿回来,汪少爷立即抢牌在手,得意洋洋:“碰!起手无悔,这才是打盲章的乐趣。”

三张红中翻开卡在赌桌一角。

汪少爷扔出北风。

轻抚阿诚后背安慰,明楼张口就要求他打右数第三张,阿诚赶紧将那张七条丢出去摸牌,拿着新牌晃动不知该放哪里好,等到汪少爷打出闲牌才下定决心摆到最后面,明楼指示来得太快,阿诚又一次数错,牌打出去就被汪少爷碰,懊恼得胡乱排列自己的牌。

之后阿诚隔三差五的出错,汪少爷眼睁睁看他自己拆掉对子心中暗笑,故意快速出牌让他更加应接不暇。

“明先生,我看你这位朋友不像有什么好运气,倒挺像个瘟神啊。”

汪少爷笑得猖狂,阿诚怒气冲冲瞪他,结果又打错一张牌,又急又愧咬住嘴唇,抢似的抓牌握紧,手都在抖。

“阿诚,没事,不用怕。”

明楼鼻尖几乎触到他耳轮:“相信你自己能赢。”

话音未落,汪少爷哈哈大笑,摸完牌打出张东风,夹着雪茄指点明楼:“真这么信他,有没有胆子筹码全押?”

“好!就全押!”

明楼手臂搭在阿诚椅背,睥睨万物的一笑。

“手里那张牌放在左数第四张牌后面,雀头双听九条,自摸十三幺,国士无双。”

十四张麻将牌翻开,正面花色朝上。

顺序凌乱,汪少爷花了点时间才数出来那副牌是一筒、九筒、一万、九万、一条、双九条、东、南、西、北、中、发、白,和牌。

“这、这怎么可能!?”

汪少爷恶狠狠瞪视那些倒扣麻将牌,花色清晰浮现在他眼中。

视线溜向明楼搁置在桌面的眼镜,是副普普通通的平光镜,他最开始还担心过这幅眼镜和自己的隐形眼镜一样能看到特殊工艺,再仔细去瞧明楼瞳孔,乌珠清透,边缘分明,也没带隐形眼镜。

难道他看过几眼正面朝上的牌就能全部记住,即使洗牌倒扣也能准确说出每张牌的位置?

汗珠渗出鼻尖,汪少爷猛抬头去看阿诚,这个菜鸟明明打错那么多张牌给明楼拖后腿!再怎么伪装赌术高手也会有痕迹,但是明楼的保镖,连自己家老头子那么毒辣的眼光都觉得他就是个新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

荷官在计算双方分数。

阿诚不动声色悄悄打掉明楼落在自己大腿的手。

这人嘴里说一套,底下写一套,也不怕他配合不好真的打错牌!

 

 

——未完待续——

 


碎碎念,楼总的记牌和算牌能力+诚哥的运气和反应速度+双影帝,汪少爷您不冤(拍肩)

如果《伪装者》里除夕那晚不是大哥唱戏,而是姐弟四人打麻将,楼总诚哥一个眼神就能知道该喂对方什么牌,估计几圈下来大姐就要祭鞭子了23333


PS:拿副暗做手脚的新牌给对方看是特别常见基础的千术,汪少爷你对付楼总用这招………………

评论(101)

热度(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