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03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三章

 

阿诚看看手里的红心A,再瞧瞧明楼。

“你藏牌作弊。”

他顺着明楼胸膛往水里面看,袅袅白气淡薄如烟,半粒浴盐都未放的热水什么也遮不住,明楼大大方方舒展身体给他看,仰头朝阿诚促狭一笑:“我能把牌藏在哪儿?”

混蛋!

往水里多看好几眼,阿诚捏着纸牌转身就走,到门口扭头:“立刻出来吃宵夜!”

明楼憋着笑,边回答好边从浴缸里出来。

煮给他的细面劲道顺滑,汤汁清爽,明楼吃得很对胃口,阿诚手里那张红心A放哪里都觉得不合适,索性塞进衬衫胸袋,拿好换洗衣服进浴室才发现明楼纸牌弹得帅气,满地报废的扑克倒要阿诚来收拾。

可恶!

他抓过垃圾桶蹲着一张一张捡纸牌往里丢,下意识计算数量,找到52张,一副牌54张,红心A在自己胸前口袋里,另一张牌呢,消失的方块7在什么地方?

翻遍豆腐块大小的浴室也没找到那张牌,放弃的阿诚摇摇头脱衣服,长裤蹭到点灰,他连同内裤扔进脏衣篮,打开花洒洗澡。

明楼到底想对自己怎么样阿诚拿不准,保镖不该和雇主牵扯不清,但现在的情况又很特殊,明楼最好能在公寓里老老实实待到开赛当天,一步也别迈出去。

湿漉漉的手掌抹掉镜面雾气,阿诚注视自己那张小面孔。

他了解赌徒什么样。

赌场才能让赌徒真正感觉到存在的意义。

如果对象是明楼,阿诚不介意买光公寓旁的24小时自助情趣用品店,只要能缠住明楼三天,工作结束后他们这辈子应该再也不会相见,惹来麻烦的可能性很低,何况雇主长得帅又有料。

不睡白不睡!

阿诚浴袍一披往外闯,明楼正兴致盎然拨弄餐桌中央的一盆花,簇簇蓝紫色碎花自他指腹浮沉。

“花养得不错,叫什么名字?”

“六倍利。”

“……你很缺钱吗?”

明楼略显无奈的抬头,阿诚慢腾腾系好浴袍带子,假装非常认真的想了想。

“没人嫌钱多。”

他双手插在浴袍两侧口袋里,脑海掠过自己最初拥有的账户,每个季度都会有人匿名汇入一笔款子,他能独立赚到钱之后就再也没从里面拿一分一毫,积累的金额已经相当可观。

然而那并没有什么用。

在口袋里握紧拳头,阿诚挑衅的扬起头:“你赌赢了,想怎么样?”

明楼神色闪现刹那的古怪,随后垂头浅浅笑起来,样子温和,语气含怒。

“十几个小时才飞过来,我累了。”

“哦。”

阿诚眨眨眼:“那……去刷牙然后睡觉?”

我是在哄情绪不稳的小朋友吗?

忍住翻眼睛的冲动,阿诚拾起空掉的面碗拿到水槽清洗,琢磨明楼究竟是怎么回事,想到对方刚经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嗯,疲劳过度,不举。

碗收好,阿诚拎着随身武器进卧室,脑补明楼像个大宝宝一样在床上蹬腿,自己笑得停不下来,坐在床边摆弄手机的明楼眉毛高挑,阿诚摆摆手,将武器塞进枕头底下,示意明楼睡里面。

整张床都推挤在墙角,特意避开窗户,不透明纱帘总是合拢。

“还不睡?”

阿诚抖开柔软的绒毯斜睨他:“要不我给你唱个摇篮曲?”

指尖按住手机屏幕,明楼顺水推舟点头:“好呀。”

阿诚瞪他,台灯暖橘色光源映在那双圆圆的瞳孔里流溢淡淡金芒,明楼将手机扔在枕头旁边,自己仰面躺好,闭上眼睛等着听歌。

搜肠刮肚也翻不出摇篮曲半个音符的阿诚拧身戳他肩膀。

“给谁发消息呢,这里的地址千万别泄露出去。”

他压低声音吓唬雇主:“要是帮派份子打算硬闯进来,我们就得从四楼跳下去。”

明楼轻笑,抓住阿诚戳他肩膀的那只手,腔调多了些困倦的绵。

“是姐姐,告诉她你接到我了……”

他咕哝几个模糊的字眼,极其迅速的跌进梦乡,沉沉酣睡。

阿诚目瞪口呆,明知有人追踪,在陌生地方完全不设防入睡的雇主还是第一次见到,也不怕阿诚昧着良心把他卖给汪芙蕖。

盯住明楼睡脸看了好一会儿,阿诚抽出手,明楼皱眉,像被抢走棒棒糖而不高兴的孩子,阿诚赶紧将另一只手塞给他,朝后靠在床头,拽过柜子上的笔记本电脑开机,他设置在公寓内外的摄像头将监控画面传进来。

他将视频画面缩小到右上方,打开邮箱界面,新邮件缀着熟悉的名称,阿诚神情倏忽柔软下来。

第一夜平静度过。

明楼醒得迟,清澈阳光刺透窗帘铺洒满地。

他撑起身,阿诚搬把椅子坐在床边,视线从电脑屏幕转移到明楼面庞,绷着脸抬手甩出张纸牌,飞落在绒毯上。

是张方块7。

“这张牌你藏在我裤袋里。”

要不是他打算洗衣服,翻了翻长裤口袋都不知道自己才是藏匿者。

“怎么做到的?”

阿诚是真的很好奇,他接受过反盗窃训练,却对明楼的小动作毫无察觉。

手掌在纸牌上轻轻一抹,绒毯空空如也。

明楼反手将纸牌弹出,击中阿诚脑门,红心A掉落到键盘上面,阿诚吃痛又吃惊的样子取悦了他。

“没看清?你急着弄明白而靠得太近,视野也会变得狭窄,就更容易被迷惑,无法分辨这么基础简单的手法。”

他摊开自己双手,食指和中指一搓,方块7夹在指隙间,手腕微动,从方块A直到方块K十三张牌在明楼右手里铺出扇形,合拢再展开,瞬间花色全部变成黑桃。

“都是小伎俩。”

明楼眼角笑出深深的纹路:“收拾一下,吃过饭我带你去天堂赌场玩些真正像样的。”

“…………你昨天刚下飞机就被汪芙蕖派的人追踪,他是天堂最大股东。”

阿诚比较想带明楼去查查脑子,就算赌瘾发作城里还有其他赌场能试试身手。

“所以要你陪我去啊。”

明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朝自己保镖微笑。

手指甩动,他又弹出一张红心A。

再次砸中阿诚脑门。

 

 

——未完待续——

 


诚哥暴怒:活着不好吗!(举起电脑把楼总砸到失忆)




评论(169)

热度(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