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02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第二章

 

阿诚总算知道送到自己公寓的旅行箱是怎么回事。

手机软件预约来的代驾司机就等在停车场入口坡道旁,接过他们的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监控录像被对方切断,阿诚带着明楼不慌不忙搭乘地下客用电梯抵达酒店大厅,从正门出去招一辆出租车到地铁站。

机场出发前明楼在阿诚朝下的掌心写了最终目的地——你家。

一路追踪他们的车子瞒不过阿诚,单纯从安全方面考虑,入住酒店也实在不是个好选择,人员太复杂,太多漏洞可利用。

穿过一条遍布各种各样店铺的街道,拐过间24小时自助情趣用品店,就是高层公寓的入口。

关于明楼的个人资料少得可怜,中间人异常爽快的给阿诚账户里打进一大笔钱,反复要求保护好雇主,无论如何也要陪同明楼参加三天后的赌王挑战赛。

中间人补充:“需要什么东西你随便要,澳洲商会可宝贝他了,听说这位爷还是初次露面参加实地比赛,之前都是线上对赌,最高记录同时开十五局全赢,估计挑战赛结束要报名WPT,商会那边的人说只要他出现在电视里立刻就会成为扑克明星。”

当时的阿诚不以为然,中间人压低嗓音:“我可是把最好的精英都调给你指挥,他是大冷门,那些不怎么用互联网的老家伙根本没听说过他,外围一赔三十,我下了这个数。”

中间人比出的数字让阿诚倒抽口气,再翻上三十倍。

明楼真值钱!

“旅行箱里全是你的东西,别碰电脑,其他的随便用。”

将明楼让进房间,阿诚脱掉短款皮衣挂好,他里面穿的白衬衫整洁干净,小牛皮带勒在双肩,武器收在皮套里紧贴住腰肋两侧。

长风衣挂在皮衣旁边,明楼在一室一厅里颇有兴趣的转悠,阿诚翻冰箱扔瓶水给他,自己也拿了一瓶拧开,倚着冰箱边喝边注视明楼的眼睛发问:“知不知道今天追踪我们的人是谁派来的?或者回想一下以前有没有得罪过谁,听说你以前从没实地跟人对赌,不应该才下飞机就被盯上。”

明楼走近,沁凉水瓶在手掌里晃动。

“知道,我们两家结怨已久。”

他也学阿诚侧靠着冰箱,堪堪停留在安全距离的边缘,浅浅而笑,睫毛轻抬,阿诚嘴里的水险些喷他一脸,赶紧咽下去抬手擦擦嘴角。

心想这人真参加WPT在节目里玩无上限德州扑克,不知赢了笑一笑得勾跑多少看客的魂。

“你在机场也见过的,他可能确实是去接侄女,但主要还是来看看我。”

明楼拿水瓶去戳阿诚手背:“汪芙蕖,你在这座城市做保镖肯定知道他是谁。”

汪氏集团董事,表面是做通讯器材的企业,真正的赚钱生意是汪家大份额占股的天堂赌场,与当地帮会关系相当密切。

果然钱不是那么好挣。

阿诚叹气。

“幸好这两三年上边实行高压严管政策,私藏枪支抓到就重判,黑市里越来越不好出手,帮派都改拿刀子凿棍,不然凭我一个人很难护住你。”

他上下打量明楼,啧一声:“出了门有事我抗,你能跑多快跑多快,能跑多远跑多远。”

明楼压不住翘起的嘴角,语气特别真挚。

“阿诚,全靠你了,如果有危险我肯定不管你自己先跑。”

您真会聊天!

赶明楼去洗澡换衣服,阿诚抱着手臂考虑做点什么当宵夜投喂雇主,看来看去只能简单煮个汤面。

阿诚琢磨自己这间小公寓是中间人用假名租的,那位老兄在明楼身上压那么多钱,八成早就远远躲起来等赛后收钱,如果他们俩窝在这里两三天还是很安全的,等到比赛当天谨慎些,完好无损抵达赛场应该不会太难。

赌王挑战赛的六位参与者都是区域商会推选,各方势力齐聚,即使同样参赛的汪芙蕖是地头蛇,赛场之内如果公开对明楼不利他就别想继续混下去,澳洲商会巴不得逮住机会挤掉他接手赌场。

汤面上桌,阿诚去敲浴室的门,里面毫无反应。

难道太累在浴缸里睡着了?

他直接推门而入,热气混合水雾迎面扑来。

明楼闭目浸泡在水里,一条胳臂伸到浴缸外面单手切牌,阿诚心想你还真是赌徒本色,走近踢踢浴缸:“出来吃饭,然后到床上睡去。”

睁眼,明楼颇有深意的冲他扬扬眉毛。

“你只有一张床。”

他湿漉漉的额发全拢在脑后,没有镜片阻隔的眼睛微微闪动。

“我还有沙发。”

阿诚双臂紧紧交叠在身前,心脏莫名其妙突突直跳,他不是没见过好看的男人,但眼前泡在水里这个,带给他一种久违的亲近感,太奇怪了。

明楼抿唇凝视自己的贴身保镖,纸牌切得更快。

“赌一局?”

他试探着询问,阿诚扬起下巴嗤之以鼻:“你当我是傻的?”

和职业赌徒较量能赢才有鬼!

“我们可以玩简单的,你选张牌我来猜花色,我猜对你就放弃那张沙发。”

浴缸里坐直的明楼不等回答,迅速弹出手里的纸牌,雪片般纷纷扬扬飞向阿诚。

红心、方块、黑桃、梅花。

油润的纸牌在阿诚周围泛着光。

他可以不理会明楼这套,转身潇洒走掉。

阿诚猛抬手,一张纸牌夹在他两根手指之间,飞快瞟一眼,阿诚屈指将纸牌扣进掌心,立即又用另一只手牢牢盖住,双手合十朝明楼弯腰:“猜吧。”

“红心A。”

明楼秒答。

阿诚眉眼弯曲,得意的咧嘴。

“不好意思,你输了,我的牌是方块7,没戴眼镜有点吃亏哈。”

“我确定。”

明楼唇畔噙着笑,轻拍阿诚手背:“你拿到的就是红心A。”

撇嘴耸耸肩,阿诚双手分开。

纸牌躺在他指掌间。


红心A。

 

 

——未完待续——



WPT:世界扑克巡回赛World Poker Tour的简称,十多个国家都设有分站(包括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视扑克牌竞技节目。


评论(148)

热度(1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