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局中局 01 (赌王明楼和贴身保镖诚)

明楼/阿诚 


简介:大概就是个贴身保镖能多贴身的故事(喂)



第一章

 

 

飞机滑过夜空,城市璀璨的霓虹犹如缀满王冠的宝石般密布。

整副扑克牌在男人指间流畅切换,飞机即将降落,来收杯子的空姐目光落在牌面上,男人轻轻挑起唇角,一叠牌递到空姐眼前。

“选一张。”

他嗓音低沉浑厚,相貌英俊,拥有让人无法拒绝的温和。

盈盈而笑,空姐指尖触到最上方那张牌,捻起,翻开,是红心A。

男人眼底细芒微闪了闪,抬手朝扑克牌迅速一抹,红心A仿佛被他拂去的尘埃消失于空气,留下黑色的梅花3。

“这是魔术?”

空姐兴奋的翻看自己手里那张牌。

男人缓缓摇头,单手切扑克牌,镜片后眼睑垂落笑得意味深长。

“是千术。”

沉沉夜色中大型客机俯冲向长长的跑道。

落在坚实大地颠簸减速。

头等舱乘客先行,男人没有行李,黑色风衣搭在手臂,越过紧握扑克牌朝他微笑的空姐,步入通道,走向十九年前匆匆逃离的城市,迎接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但愿为他撑伞的人挺得住。

步子稍稍轻快,还没走出去他就隔着玻璃墙捕捉到来接自己的青年。

瘦高挺拔,漂漂亮亮一双长腿,短款黑皮衣掐出把窄腰,原本漫无目标的视线被磁铁吸住的钉子般刺过来,直勾勾盯死不放。

有意思。

男人和青年隔着玻璃墙遥遥相望,他步速丝毫未变,嘴角弧度几不可查的扩大。

这个人不应该知道自己的长相,所以并不是被他认出来,单纯因为自己是他无法抗拒的类型才死盯着不放吧,唉,魅力遮不住想低调点都不行。

男人越过出口,犹疑在青年面庞快速闪过,随即下定决心膝盖前屈,他还没来得及迈步,眼前八九个人刷的涌过去,为首的老者五十岁左右,张开双臂,满面堆笑,抱住刚出来的男人拍了拍对方后背。

“哈哈,明楼贤侄,这么巧,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高了。”

“汪叔父。”

明楼站住不动:“难为您立刻就把我认出来,您是到这里来接人?”

“怎么会认不出来,你和你父亲长得简直一模一样。”

汪芙蕖热情的拉住明楼手臂:“可惜他走得太早,见不到这么出色的儿子,不像你,我家那个就会惹事,倒是我那双亲早逝的侄女漂亮又懂事,她应该和你一班飞机,这丫头回来得急没买到头等舱,这样,你等等,她出来我给你们俩接风。”

他紧紧抓着明楼不肯放,明楼也不挣扎,只给了已经靠近的青年一个眼神。

青年迅捷的插在明楼和汪芙蕖之间,用身体挡住明楼赔笑:“抱歉,明先生是澳洲的代表,赞助商会的所有人都在宴会厅等明先生过去。”

两人差不多高,明楼俯身对汪芙蕖表达歉意,点点头道声告辞,抽出自己手臂贴着青年腰侧收回,指尖趁机在他后腰轻点,嗓音压低几度:“走吧。”

眉尾抽搐,青年落后半步护着明楼去地下停车场,走得远些明楼用眼角斜他。

“你叫阿诚是吧,聪明孩子,不错。”

青年偷偷朝天翻眼睛,心想你才比我大几岁就端长辈架子占便宜,通知我来接机还不肯给照片,非说自己从不照相,又不是长得见不得人摆什么谱。

“明先生,赌王比赛期间我会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您,其他便衣保镖都分散在周围,随时准备支援我们。”

阿诚伸手替明楼压下电梯按键,两人步入狭小的金属空间。

门扉闭合,沉默的明楼突然朝阿诚的方向歪头,用他那堪比低音炮的声音低语:“车子你开,其他人都撤掉。”

“明先生您的安全……”

冷光自明楼镜框飞速溜过,他微微倾身,肩膀蹭到阿诚肩膀。

“撤掉,在这座城市里,我能相信的只有你一个人。”

明楼不像在开玩笑,阿诚喉结滚动,张嘴想说什么只听见叮一声,电梯抵达地下停车场,他立刻挡在明楼面前警戒。

他们走到B区,等候多时的保镖急忙下车,弯腰打开后车门:“明先生,诚哥,是不是直接去酒店?”

“不用多问,车我来开,你先上去待命。”

阿诚的手掌压住车门边缘,明楼自他身后钻进车里,保镖发愣,阿诚嗯一声尾音挑起,保镖立刻松开抓紧车门的手,朝电梯走去,没几步就稍稍侧脸偷看。

关门,阿诚绕到前方驾驶席抿紧唇,扭头等明楼。

赞赏的瞧阿诚一眼,明楼探身抓过他一只手,食指在朝下的掌心里划动,语气淡淡的开口:“我好些年没回来了,先在城里随便转转再回酒店。”

他两根手指轻轻夹了下阿诚指尖,十分满足的倒回后座,阿诚浑身汗毛直竖,暗骂这家伙不老实,他今天下午才临时接到保护明楼的工作,现在看来是明楼为打乱敌方部署故意把自己安排进安保团队,雇主脑子不笨,长相声音气质都对胃口,就是摸摸蹭蹭这种小动作,连能投诉性骚扰的最低标准都达不到却让人莫名发慌。

可恶!少得意!小心我强睡了你!

阿诚心里哼哼,后视镜倒映出雇主英俊斯文的脸孔,明楼抬眼,阿诚立即直视前方。

车子驶出通往地面的甬道,停车场里两辆车子打火开灯,隔着一定距离远远缀在他们后面。

城市的灯火浮于车窗化为鎏金的光线。

阿诚载着明楼在繁华路段走走停停,跟踪的车子换了一批,银灰色丰田融在车流里仿佛鱼群里不起眼的一尾。

负责查看目标车辆GPS定位的人同时监听明楼和阿诚对话。

雇主和保镖都沉默着维持宁静。

换到第三批追踪车辆,目标车辆终于拐进入住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早早等在那里的黑衣男人松口气,切断监控录像,车子停稳车门打开就带手下冲过去大力拉开。

一个络腮胡子的大叔滚出驾驶席吓得大叫。

“饶命啊!我可没钱!我只是个代驾!”

搜遍整辆车,刚下飞机的明楼和几小时前刚接到工作的阿诚头发丝都没见到一根。

 

 

——未完待续——



评论(157)

热度(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