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杜方】自在飞花轻似梦(下) (校园AU 内有妖精小方)

杜见峰/方孟韦 


自在飞花轻似梦(下)



雪停已经是半夜。

惹恼方孟韦被赶回自己房间的杜见峰砸墙壁,没几下传来敲门声,他欢欢喜喜打开,把只穿睡衣的方孟韦拽进来。

“衣服这么薄,赶紧的,给我抱抱。”

他伸展双臂扑过去,方孟韦一脚踢中他脚踝,眼睛瞪圆:“你大半夜发什么疯?不知道砸我墙楼上楼下也听得到吗?”

“老子还真忘了……”

“你!”

方孟韦气得磨着牙想咬人,反被牢牢抱住裹进温暖的棉睡袍里,象征性挣扎两下也就随他去了。

这家伙就一蛮子,放着手机不用,想找人要么在走廊里吼一嗓子,要么砸墙。

牙根泛酸,方孟韦偏头咬他脸颊解恨,杜见峰哎呦哎呦的叫,噘着嘴送过去啪叽亲一大口,特别诚恳的提醒方孟韦你亲错地方了,又被踢一脚。

“叫我来干嘛?”

方孟韦打定主意,杜见峰再敢胡说八道就、就、就吸掉他很多很多精气!

“你看,你看。”

杜见峰圈着他挪到窗边,抹掉玻璃内侧薄薄的水雾:“雪终于停了,我们出去玩。”

骂声滚到舌尖又被方孟韦咽下喉咙。

煌夜幽静,黄澄澄的月亮斜挂在树梢,树木土地覆盖的积雪仿佛均匀洒落的厚糖霜,细腻绵密的沁着蓝光。

方孟韦看得眼睛发直,杜见峰吻他额角,腔子里隐隐含笑:“外面童话世界似的,就缺一个小妖精。”

还是勒死他吧。

推开杜见峰回房间换衣服的方孟韦恨恨的想。

两人从二楼走廊窗户偷偷翻出去,蓬松白雪踩上去质感清透的响。

方孟韦忍耐几秒钟,抛开束缚扑进雪地撒着欢的打滚,杜见峰被他弄懵,半晌反应过来差点笑死,追过去把人捞起来。

“我们去小树林那边你再疯,把宿管招来咱俩谁也跑不了还得记过。”

杜见峰将人往远处拖,踢踢踏踏的方孟韦去吹额发沾到的雪沫,自己站直骄傲的挺胸。

“不要紧,全校都在做美梦醒不过来,我好歹也是个妖精。”

还被压着亲那么久导致精气充盈得能满出来。

杜见峰拍掉他脑袋上的雪,好奇心起:“你到底什么品种?现个原形给我开开眼?”

“我出生就长这样。”

被杜见峰牵着手走的方孟韦沮丧:“我是个混血,还是妖力特别弱的那种,得有充足的植物或精力充沛的人帮忙才能行动自如,而且你看,我力气没你大,跑得没你快,比人类还不如。”

“老子觉得没什么不好,你搬不动的东西我来搬,你跑不快我扛着你跑。”

他们双手紧握,在无瑕雪地里留下两串步调一致的脚印。

成排路灯投下朦胧的柔光,深夜校园空旷而静谧,只有踏雪的嚓嚓声。

大部分树木落光叶子,常青的松树银装素裹,伸手拨弄就扬起细细密密的雪粉。

方孟韦呈大字型朝后倒下去,积雪犹如垫子一般温柔的接住他,夜空高远辽阔,寥落星辰明灭闪烁。

“我希望自己更有用一点。

他转头望向跟着躺下的杜见峰:“以前我们家冬天都离北方远远的,哥哥们也不得不困在院子里照顾花草,就因为害怕我吸收不到足够的植物能量,你要是不牺牲,我大概得被迫休学。”

滚半圈枕到方孟韦手臂,杜见峰身后的雪层留下人形印痕。

嘴唇沾了些雪沫,又湿又冷,紧紧贴合靠那一点点体温尽情取暖。

“不许休学,你要什么老子都乐意给,这也不是牺牲,算、算、算盖章懂吗?你夺走的可是老子初吻,早晚还得互相破童子身,得对我负责听见没有!”

方孟韦挣起来捞一捧雪全扔杜见峰脸上:“呸!流氓!”

他翻身就跑,杜见峰抹掉脸上残雪,团个大雪球追着方孟韦打。

正中后脑,撞碎的雪块连同他们肆无忌惮的笑声在林中飞溅。

方孟韦要反击,他没玩过打雪仗,团出来的雪球又小又松,扔出去半路就散开,接连被杜见峰砸中几个雪球,他索性双臂拢住积雪跑近一扬。

两人沐浴在片片晶莹的白色里全力拥抱。

杜见峰教方孟韦滚雪球,从树林这端一口气疯跑到那端,再跑回来,雪球越滚越大,杜见峰的大雪球圆润结实,方孟韦的雪球形状有点怪,另滚两个圆球做雪人的头。

歪着脑袋看看,方孟韦猛扑到杜见峰做的雪人身上喊大哥。

杜见峰暗想这位未曾谋面的大哥体型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养出来的。

两人满身满脸都是雪,嬉闹半天见了汗,都担心对方受凉感冒,互相争着拍衣服上的雪渣,检查围巾里有没有渗进雪水,视线相遇就移不开,瞧着对方傻笑个没完没了。

心里不停歇的骂自己蠢得没法见人,方孟韦去抓杜见峰的手。

“杜见峰,我还会别的,虽然、虽然也没什么大用处,而且状态好才能正常发挥。”

他牵着杜见峰走到桃花树下。

光秃秃的桃树枝丫堆积皑皑白雪,等待明年春天的来临。

“有可能不成功。”

方孟韦忐忑的事先声明,倒映于他眼眸深处,杜见峰的笑脸越来越近。

夜风缓缓流动,薄软的绡般吹拂他们结冰发硬的头发,点点雪沫在半空翻飞飘摇。

睫毛低垂,温存缱绻的唇舌相抵。

方孟韦戴着小羊皮手套的手掌碰触到树干。

娇嫩纤弱的芽叶一簇一簇冒出,乌木白雪间钻出无数的绿色,膨胀成浅浅绒粉的花苞,顶着寒风轰然绽放。

宛若刹那辉煌的烟火在他们头顶盛开出最美的生命。

杜见峰和方孟韦同时抬头望去。

粉红花瓣混着晶莹白雪卷在冷风里,飘洒飞扬,比春情更缠绵,比梦境更迷离。

只属于两个人的桃花雪。

杜见峰敬畏而喜悦的拦截四散洒落的花瓣,猛抱起方孟韦狠狠转几圈才放下。

“太厉害了!”

他双手压在方孟韦肩膀,瞳孔里溢满揉碎的星光。

“我们在一起,你能让沙漠中心开出花来!”

 


——全文完结——

 


 


评论(54)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