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杜方】自在飞花轻似梦(中) (校园AU 内有妖精小方)

杜见峰/方孟韦 


自在飞花轻似梦(中)



没等杜见峰咆哮不信,传来敲门声,毛利民在外面叫:“老杜,小方,你们在不在?”

杜见峰心急火燎把方孟韦扑倒在床就啃,豪放做派惊得方孟韦没在第一时间狠踹几脚,再想挣扎对方已经起来掀棉被裹住他。

靠!杜见峰你个禽兽!非礼完还打算杀人灭口!?

“你别动,刚才那点精气先挺会儿。”

拍拍棉被卷,杜见峰去开门,一米八几的个子结结实实挡住视线,编排方孟韦弱得受冷就病倒,下午的课去不了,让毛利民帮他俩请假,毛利民还想问问方孟韦病得严不严重,门板几乎砸到他脸上,只好汇合其他同学往教学楼走。

坐进课堂反应过来。

小方生病,老杜为啥也要请假?

怎么跟老师说呀,一个感冒,一个陪床?

第二节课方孟韦拿着书本出现在课堂,毛利民窜过去一看,那张小面孔红扑扑的透出光来,就是嘴唇肿胀,表情也比平时更冷淡。

“你病好得可够快的,老杜呢?”

毛利民伸长脖子往他后面看,方孟韦神色犹如一块石子投入静谧湖水,不自然的低头瞪住课本,嗓音又低又哑:“谁管他。”

哪有硬压住别人要求多吸精气死活不从他身上起来的,当自己充电宝啊,还问他要不要顺便喝点血。

我可是正经妖精!

打一架才得以脱身的方孟韦溜得飞快,肚子里翻来覆去骂杜见峰流氓,无耻,禽兽,想到这混蛋足足亲够一堂课的时间,方孟韦全身血液都往头顶冲,继续腹诽杜见峰傻瓜,笨蛋,大白痴。

烈烈寒风撞击玻璃窗,云层沉甸甸压下来,外面纷纷扬扬卷起洁白的雪花,教室里女孩们兴奋的尖叫,毛利民小小声嘲讽一句南方人,却也不由自主的扭头注视这个冬天的初雪。

假装没兴趣的方孟韦心里长草,进大学前他都住在四季如春的地方,以保障身边充满茂盛的植物,他瞒着家里人选填志愿考到北方,哥哥们步调一致的叹气,同时伸手去摸弟弟脑袋。

“孟韦也长大了,大哥你看,这就是叛逆期。”

被划进叛逆小孩范围的方孟韦坚持不要家里人送他上学,拖着塞满各种东西的大箱子去报道,手心里攥着房间钥匙,他惊讶的发现男生公寓没有电梯,新生都住最高层。

在心里默念我是个离家远行的男子汉,方孟韦咬牙一级一级台阶的往上拽箱子,两条手臂酸痛得打颤,后面也往上搬行李的男生不耐烦,两步迈上台阶,抢过方孟韦的箱子就骂:“他娘的你这速度得磨蹭到天黑。”

尤其让方孟韦郁闷的是,他空着手也没追上拎箱跑到顶楼的杜见峰,方孟韦实在气不过,叉腰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边喘边喊:“你别走,我的箱子你拿上来,你的箱子归我拿。”

“好呀。”

杜见峰满脸的瞧不起:“闪着腰老子可不管医药费。”

混蛋!

当晚方孟韦把邻居的恶行仔细讲给哥哥听,包括自己拿对方箱子时,杜见峰双手叠在脑后跟住方孟韦不停说风凉话,两人什么东西都没收拾,杜见峰直接拽他去食堂,一顿饭吃完这家伙就已经和不少刚见面的新生称兄道弟。

线路另一端传来憋笑的扑哧声,他哥特别欣慰的说你交到朋友家里就放心了。

休息时间外面绒绒雪花变成绵密的雪片,教授通知天气原因,学校接送讲师的班车提前发,下午课和晚课都暂停。

大部分学生立即兴奋的往外跑,方孟韦留到最后,越过空荡荡的教室,推开窗子,雪片扑进教室融成水滴,落在方孟韦鼻尖,冰冰凉凉的。

他眯细眼眸,歪头轻笑。

朝着风雪极力伸出手。

枯萎的树叶随狂风飘摇,打在方孟韦手背,他反手捉住了仅剩一半的叶子。

破碎的叶脉泛出翠色,脉络里的水分充盈延伸,重新焕发勃勃生机的青绿树叶在方孟韦指隙间抖动。

“方孟韦!”

熟悉的嗓音在后面大声叫他。

手指轻颤,绿叶自方孟韦指掌间掠起,转眼无影无踪。

杜见峰大步奔过来,将方孟韦搁在窗外的手拽回来,合掌包裹揉搓,滚烫体温贴紧快冻僵的手引发一阵阵刺痛,方孟韦皱眉噘嘴,看着还有点委屈,杜见峰又想削他又想抱他还想亲他。

“从来没见过雪的小傻子,外面可零下十几度,手不想要了!”

冷风吹进来,杜见峰额发乱七八糟的摇摆,他拉开羽绒服将方孟韦的手塞进怀里,抬手关窗。

心脏隔着衣物,一下一下撞击方孟韦掌心。

“杜见峰。”

“嗯?”

“……没事。”

他眉间拧出褶皱,眼帘低垂,红肿的嘴唇倔强的抿紧,杜见峰也不追问,帮他拉好外套,兜帽盖好脑袋,外面绕两圈围巾,戴好手套。

“风雪正大的时候别在外面多呆,我们先回公寓,等雪停了,老子带你出来打滚。”

方孟韦抬腿踹他,杜见峰坏笑闪避,顺势搂过那截窄腰,把嘴凑上去,方孟韦扭脸,半是恼怒半是羞赮,眼角湿润着轻快一瞟:“你干嘛?”

“老子怕你没力倒在半路,我要是在外面亲你,那可是全校围观。”

杜见峰说得特别正义,方孟韦小小声骂他臭流氓,尾音淹没于温热的唇舌。

狂风飞雪,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他们手牵手迎风冒雪往前走,平时十五分钟的路程遥远而艰辛,跋涉到公寓睫毛都结层霜。

“你特意去接我的?”

方孟韦在公寓脚垫上蹦跶,蹭掉鞋底泥雪。

“不然呢,你一个人出门就得被风刮到天上去,真丢了让老子上哪儿找去。”

杜见峰低头掸黏住外套的雪沫,方孟韦眉目弯弯,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不要太喜气洋洋,他眼珠转转,伸手戳杜见峰侧腰。

“咳,我说公寓里只有你是处男是骗人的。”

他要多无辜有多无辜的眨眼。

杜见峰一拍大腿。

“操!老子就觉得你这不乐意亲近人的德行肯定是个雏儿!”

方孟韦扑上去作势要掐死他。

 

 

——未完待续——



碎碎念,杜方又名处男组233333

   


评论(80)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