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杜方】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番外 慢动作

杜见峰/方孟韦 


番外  慢动作



杜见峰抵达餐厅的时候,距离他和方孟韦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分钟。

噗通倒进座椅里,杜见峰道歉的话还未出口,老奶洋芋被端上来,造型是倒扣的土豆泥碗,金黄细腻,顶端几粒白芝麻和青翠的葱花。

方孟韦将自己那杯茶水递过去,从背包里翻纸巾给杜见峰擦汗。

“路上堵车。”

杜见峰敞着外套,贴身T恤领口汗湿了一大片,看着像跳下出租车狂奔过来的。

轻轻摇头表示没关系,方孟韦戳起块洋芋泥送进嘴里,清清淡淡的眉眼刹那透出光彩,他连塞几大口,眼眸亮亮的将碟子推向杜见峰,充满期待的视线让他直头晕,夹一筷子含在舌尖,开胃的酸挑逗味蕾,恰到好处的微辣中泛出一点甜意,滑腻的芋泥入喉,杜见峰更觉得饥饿难耐。

“好吃!早饭没吃饿死老子了。”

他几筷子下去碟子里就没剩什么,杜见峰有点不好意思,小心拢起碎掉的芋泥块往方孟韦那边送。

暖黄灯光里方孟韦横他一眼,圆溜溜的眼珠迅速滚动观察邻桌,见没人注意,稍稍偏头咬住杜见峰伸过来的筷子尖,柔软粉嫩的舌头一闪即逝,杜见峰血液不受控制的往脸上冲。

不甚明显的喉结动了动,方孟韦眼帘低垂,规规矩矩双手都放在桌面。

邻桌是群活波热闹的女孩子,清亮亮的笑声不间断的荡。

冷盘牛肉片和烤罗非鱼送上来,熟牛肉薄切,鲜榨辣椒油渗进牛肉纹理渲出靡丽妖娆的红,红椒丝和香菜叶点缀其上。

方孟韦不太能吃辣,杜见峰喜欢,这家云南菜餐厅是他花时间搜出来的,比对过多条评论,提前记录好受欢迎的菜色,约好见面的前一晚还在皱眉纠结哪些菜更合适,明楼和阿诚难得回来得早,看着借住几天的小电灯泡挺直腰身研究菜谱都想摸他头。

阿诚脱掉大衣挨弟弟坐下,瞄一眼他手里的菜谱直抽嘴角,跟着坐下的明楼摸摸阿诚后背。

“见峰平时在公安大学受训念书太忙,这次回上海帮忙维持会展秩序倒是每周能有小半天假。”

就这么短的假期,都要和方孟韦见到面,回家吃饭也不停的发消息,恨不得把人栓腰带上似的。

“我听说见峰一身警服执勤,总有小姑娘过来求合影,还挺受欢迎。”

明楼轻笑,阿诚朝他扭脸正要说什么,方孟韦突然出声:“他不会喜欢别人。”

两个哥哥迅速对视,眉毛微动,视线同时落到情绪外露的方孟韦身上,明楼故意哦一声:“孟韦怎么知道呢,大哥都不知道。”

方孟韦划掉豆腐,这段时间他恢复得很好,话少,但沟通没问题。

“他总在我家后院栏杆外等秀越姐。”

明楼手臂缠住阿诚的腰:“那是……五六年前的事吧,见峰和秀越还在念中学,你们都住得近,真巧,你和见峰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他喂猫。”

午后清澈的阳光洒在男孩的校服衬衫上,衣袖直卷到手肘,领带随意缠在手腕,半蹲着让那些柔软的小猫从掌心里吃猫粮,感觉到视线扬起脸,冲尚年幼的方孟韦一笑。

比太阳还温暖干净。

“把我叫过去。”

方孟韦嘴角噙着一点笑,眼波软成绵绵的水:“喂我吃猫粮。”

阿诚和明楼差点噎死在当场。

明楼拼命压住阿诚,不让他立刻冲出去给表弟一顿狠揍。

记忆里只想逗逗漂亮小孩的杜见峰看他真吃下去,嗷的蹦起来,整袋猫粮塞给方孟韦就跑,几步又折回来,叮嘱他马上带食物回来别乱吃东西,方孟韦蹲下来喂猫,没多久少年心急火燎的捧着盆回来,水溢出来泼了他一身,熟透的草莓在水波间晃动。

“来,来,你饿了先吃水果垫垫,我朋友家正做点心待会儿送来。”

杜见峰洗干净草莓掐掉叶梗,手臂穿过漆黑的铁栏杆空隙喂到方孟韦嘴边。

草莓酸酸甜甜的,掌心被猫咪带倒刺的舌头舔过又痒又疼,逗出方孟韦咯咯的笑来,立刻又被杜见峰用草莓把嘴堵个严实。

他们每年都在长高长大,杜见峰还像对待当初那个偷看他的孩子一样对待方孟韦。

罗非鱼表皮烤得酥脆,鲜香的辣子像在舌尖点燃了火。

撕掉鱼皮,杜见峰将大块大块雪白细嫩的鱼肉夹给方孟韦,要来餐牌加点两个不辣的菜,招牌饮料帕鲁达端上来,椰汁混合杨枝甘露还有水果,清甜爽口,搭配的面包干蘸着吃别有风味。

方孟韦吃着鱼肉考虑怎么说,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秀越姐和男朋友交往后,会跑来拜托他跟杜见峰说一声,语气充满八卦与兴奋,见他没什么反应,秀越对杜见峰表达了同情,笑容诡异的告别。

筷子戳进米饭。

方孟韦希望杜见峰慢一点儿知道这件事,慢一点儿承受失恋的打击,慢一点儿结束这段不可能实现的单恋,慢一点儿找到另外的人喜欢。

从他这里分走注意力的时间越晚越好。

“孟韦,明年考学,已经想好报什么专业了吗?”

最好能考到公安大学,老子还能照看两年。

“想学法医。”

方孟韦发现杜见峰微微浮现失望,瞪大眼睛肩膀绷紧:“不好?”

“没有,没有,法医挺好,医患关系稳定。”

杜见峰立刻又给他夹了一大块鱼肉。

“反正等你毕业我们也要努力到一个局里工作,我抓活的,你切死的,还能住在一起,一起上班,一起休假,不能更好。”

他说得特别开心,方孟韦琥珀色的眼珠颤动,很淡很淡的微笑。

像飘落鼻尖的绒绒雪花。

十七岁的男孩已经开始慢慢向男人转变,竹子一样拔着高长,以前肉肉的手指变得骨节分明,纤细腰身有了些弧度,很快就不能继续当作孩子看待。

杜见峰希望他慢一点儿长大,慢一点儿发现他不会永远被栏杆困住,慢一点儿认识更多漂亮有趣的人,慢一点儿找到初恋情人。

从他这里分走注意力的时间越晚越好。

最好一辈子都别到。

 

 

——短篇完结——


碎碎念,并不会收录进本子的杜方番外_(:зゝ∠)_两个二货得磨很久呢(远目)

PS:杜方可能也要走上走胃的不归路233333


本砸通贩已经开了哟,小天使们,预售十天,按照拍下次序发货,详情见前贴。

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id10Lj&id=542246950789&qq-pf-to=pcqq.c2c

评论(88)

热度(465)

  1. Bonne nuit简装书走肾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