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番外 相遇之前,交往以后

明楼/阿诚 


番外  相遇之前,交往以后


设立警务人员心理康复机构的计划王天风局长积极推行。

“大部分警察靠自我调节,缉毒、涉黑、刑侦等方面的人员长期处于神经紧张的重压之下,个人调节的作用越来越小,我的刑侦队长,体重骤降十公斤,体检查不出问题,我认为这是心理因素造成的。”

窗外大雨如注,仿佛一道水帘模糊世界。

始终专注聆听的明楼倾身。

“精神性焦虑容易引发睡眠障碍导致体重下降,肌张力增加,反射活跃,那位刑侦队长是否有经常敲打手指或不断眨眼的症状?”

王局点点头,端起茶杯,吹皱淡金色水面。

“没见到本人之前我无法下结论。”

明楼镜片掠过流光:“但只要对方合作,我有把握疏导他的情绪,缓解他的焦虑症,如果有条件,我也赞同老崔的建议,适度参与你们的工作,具体了解警务人员的处境和容易产生的心理问题,研究可大范围推广的情绪疏导方式,预防永远比治疗重要。”

让阿诚合作啊……

王局觉得茶都更苦了些。

“我那队长虽然年纪轻,靠着实力一路拼上来的,人聪明,身手好,平时倒是谦逊好接近,骨子里特别倔。”

言下之意很难搞。

“这样,你任教的大学城发生命案刚报过来,现场在行政楼,应该不会是太难侦破的案子,就说你暂代老崔的职务,明早去当地派出所跟他接触一下,也看看刑警怎么工作的,我把阿诚的照片发给你,希望从他开始,警队都能保持身心健康。”

年复一年与黑暗搏斗,对底线稍有动摇就容易泯灭于黑暗。

回答好的明楼起身去拿账单,王局伸手扣住:“我来吧。”

价格不菲的晚餐换一个刑侦人员被治愈,这笔买卖怎么算都不亏。

虽然后来王局发现自己赔大了,恨得日后只要明楼在场就坚决不肯买单。

明楼打车回大学城,点开手机查看新收到的图片邮件,外面雨势渐弱,司机闲聊几句都只换来敷衍的嗯嗯声,他瞄后视镜,发现这位客人在手机屏幕的亮光里笑得诡异,司机没敢多看,一路狂飙到校园内。

雨丝飘在脸上冰冷湿润。

好奇心和冒险精神流淌在明楼血液里,他有犯罪心理学的学位却从未见过真正的现场,打开手机自带电筒,雨夜里踩过小路,明楼翻进警戒线,他就像个偷偷在枕头底下藏巧克力的小男孩,难以克制的兴奋。

简易塑料棚下几根金属杆闪动微光,明楼凑近,是测试血液的鲁米诺反应。

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他努力严肃起来还是用电筒到处晃个不停,一些高处的反光让明楼仰头仔细去瞧,细长规整的划痕有点怪。

他举高手机观察,能看到更高处熄灭的探照灯,那些痕迹在自上而下的强光里根本不突出,明楼眼眸闪亮,相信自己找到一条很可能被忽略的线索。

又转了几圈,明楼终于心满意足,低头走出脚手架,猛被人从侧面撞倒,对方高喊警察,不容分说扭过手臂用力将他的脸按进泥水。

咔嚓一声腕间冰凉。

雨落下来。

路灯朦胧黯淡,飞跌出去的眼镜挂满水珠,在落在路面的光晕里模糊出一个浅淡的影子。

明楼被人从地上拽起来,他眯眼去看,制服他的警察和自己差不多高,劲瘦敏捷,光影中浮现一张生动的脸。

比静止照片来得更鲜活俊朗,一眼横过来似刀刃般锋利。

直插心脏。

很久之后崔中石探视受伤在家休养的明楼,两人谈起那个特殊的夜晚,明楼表示多巴胺浓度急速升高他也是身不由己,阿诚的眼神和肢体语言骗不了心理学家,多巴胺浓度同样堪比高纯伏特加,彼此融合导致下丘脑活跃,刺激到腺垂体。

崔中石推推眼镜,淡然一笑,嗓音暖若春风的下结论。

“你就是发情。”

明楼食指点点老朋友,笑而不语,没好意思曝光他俩还维持着某种程度的清白。

“老崔,阿诚焦虑症的诱因你也有头绪吧?”

“就知道你会问。”

崔中石微微颔首:“家庭因素,亲子关系长期失衡,爆发点是他弟弟方孟韦显现出轻度孤独症,自我封闭,对人冷漠,阿诚大受打击,失去了精神支柱而压力倍增。”

他伸长手臂拍拍明楼肩膀。

“你把弟弟治好,哥哥肯定对你感恩戴德,就算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他也不好意思嫌弃你。”

明楼打开崔中石的手,得意洋洋抿唇浅笑:“还用你说,早让阿诚把弟弟领来见过了,现在就正式通知你,赶紧把孟韦转给我,别耽误我和未来家人加深感情。”

温文尔雅的崔中石有点想打人。

明台风风火火闯进来。

“大哥!见峰哥来了,说跟你约好的,还带着个朋友。”

明楼骂他没规矩,倒也没真的要教训幼弟,明台吐吐舌头跑得飞快,崔中石起身告辞,明楼唉一声留他。

“你可别走,大姐说要一起吃晚饭的,见峰是我表弟,跟我说过几次他带来这个朋友,也是孤独症初期,见峰急得什么似的,我看呀,这不是普通朋友,而且我家那傻小子多半还没开窍。”

他一脸高深莫测,崔中石简直要笑出声来,暗想养病果然闲得无聊,表弟的感情生活也要捏开来分析一番。

转身走到书房门口握住把手,门扉砸过来险些拍他脸上,外面的人叠声说对不起,崔中石眨眨眼,视野里的青年很高,长相酷似明楼却年轻稚嫩得多。

“崔……崔叔……”

细细的,断续的嗓音自青年背后响起。

青年横向移开,崔中石和明楼同时见到他身后的方孟韦,白衬衫,白西裤,干干净净犹如梅枝积雪。

方孟韦迷惑的看看崔中石,望望房间里的明楼。

杜见峰瞧几乎被他撞到的男人在发怔,目光转向明楼求助。

表兄弟视线相触,方孟韦低低喊了声大哥。

明楼和杜见峰同时在心里卧槽。

干脆仰头观察天花板的崔中石默默思考。

这辈分到底是怎么回事?

 

 

——番外完结——



碎碎念,下次更杜方,不造会不会出现诚哥冲楼总大吼,你弟勾引我弟,这种桥段,仔细想想,小方也得眼圈红红问杜见峰,你哥勾引我哥,反正是自产自销,自家人互相勾引(喂)

评论(75)

热度(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