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8(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8



方家在住宅区里有独立的一个院落,围着漆黑发亮的欧式尖顶铁栅栏。

阿诚开车绕过栅栏发现几只猫聚在外面喵喵叫,他停下来,开始翻自己车里有没有什么食物能喂。

削瘦笔挺的少年踩着石板路走来,手里捧着用沙丁鱼罐头拌好的猫粮,蹲下将满满的食盆从铁栅栏底部狭窄的空隙推出去,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猫咪们埋头猛吃。

捏捏鼻梁,阿诚开门跳下车,弯腰屈指敲敲栅栏:“孟韦?”

方孟韦缓慢抬头,又圆又大的眼睛里暮色沉沉,他看着阿诚,睫毛微弱的颤了颤。

“你偷养的猫?都挺肥的。”

阿诚也蹲下来,趁机去捏喵咪的肉垫,方孟韦摇摇头,安静得像道浅淡的影子。

兄弟俩隔着一道铁栅栏看这群柔软的猫咪吃鼓肚皮。

“帮朋友……喂……”

方孟韦声音低而细,像被戳了一下的糯米粽子,黏连软弹。

比起之前不言不语对外界毫无反应,现在能接近小动物,能讲话,明明已经进步很大,阿诚看着还是疼得厉害,他用力闭紧眼睛控制住瞬间充盈的泪水,吸口气,睁开眼睛,伸出手,越过栅栏空隙停住。

“孟韦,我能碰你头发吗?”

他很小心很小心的问。

方孟韦眉目低垂,手臂交叠搭在腿上,良久轻轻点头,阿诚笑起来,手掌落在方孟韦头顶揉了揉。

“有件事要跟孟韦商量,哥哥……哥哥喜欢了一个人,你去见见他好不好?要是孟韦不喜欢,哥哥就跟他分手。”

方孟韦手指蓦然抽动几下,他不停眨眼,初次主动抬头去注视阿诚。

苍白淡漠如面具般的脸庞隐隐浮现一点裂痕。

“哥喜欢的……好……”

哥哥喜欢的人,一定很好很好很好。

喂完猫,方孟韦拿食盆回去洗,阿诚在外面叼支烟倚着车等他,进刑警队那年阿诚和爸爸吵得天翻地覆,方步亭砸了杯子,阿诚不甘示弱踹翻矮桌,方步亭用惯的茶壶茶杯茶碟通通摔得粉碎,什么都没剩下。

直到方孟韦将自己封闭起来,阿诚闯进去硬将弟弟抱到崔中石那里治疗,他一步都没踏入过方家。

如果凌波再熬两年,对父亲回应自己的希望完全破灭,阿诚也没那么容易击溃他。

方孟韦是被程小云送出来的,这位继母只比阿诚大几岁,衣着宽松,小腹隆起,阿诚急忙将烟按熄在随身烟灰盒里,喊了声程姨,开车门让方孟韦坐副驾驶,带着的包扔后座,转到驾驶席发动车子。

程小云站在路边朝他们挥手告别,目光不经意间瞟向别墅二楼。

她温婉的身影在后视镜里逐渐缩小模糊,最终消逝。

阿诚自己租的公寓不算大,一室一厅的户型,离公安局不太远,房东就住对面,觉得有警官在特别安心,好几年也没涨过房租。

时间还早,阿诚带弟弟吃过晚饭直接散步去了局里,各个科室的转悠,法医室都带方孟韦进去看看,正解剖的老法医简直哭笑不得,心想幸好方队长不是带中意的姑娘来参观开膛破肚,否则多漂亮的小伙子也得被甩。

后来当阿诚把明楼带进来时,毕业于医学系的明教授还跟老法医探讨了不少专业问题,临走老法医感慨方队长运气太好,换个人非孤独终生不可。

方孟韦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回去的时候靠得近了些,阿诚高兴,搭住弟弟肩膀沿着长街走下去,方孟韦不挣扎,低头用手机和某个阿诚不知晓的朋友互发信息。

想起自己只得到方孟韦简简单单的个位数回复,阿诚对弟弟那位神秘朋友好奇里杂糅浓浓的妒忌,心里又愧疚又难过,方孟韦基本是他这个哥哥带大的,工作忙碌忽视了他四五年,现在连弟弟的朋友叫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敢随便追问。

明楼比阿诚更懂得怎么跟方孟韦相处,他亲切,温和,幽默,长得还特别好看,三个月后阿诚在电视节目里看到明楼一身定制西装撑着手杖出场,比套件病号服卧床的时候更显得风度翩翩,成熟俊朗。

大学城连环凶杀案送交法院,即将开庭审判,一时间这案子重新出现在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这期的电视访谈节目就是为此案紧急录制,特意邀请案件直接受害者明楼,他深谙自己魅力所在,长腿交叠,侃侃而谈,镜头拉近,他稍稍偏头抿唇而笑,阿诚心脏险些从腔子里蹦出来。

节目主要讨论案情背后的心理成因,原本有些枯燥无趣的内容被明楼讲得妙趣横生,见缝插针科普心理问题自我诊断法。

局里凡是没有急事的都聚过来边看边跟着起哄自我诊断。

阿诚站在人群最后,环抱手臂自以为高冷,嘴角那点融融的笑意压也压不住。

冬季天黑得早,临下班阿诚收到明楼发送的一条地址,他眉毛险些挑到发际线上去,上次他发条地址过来还是三个月前,两个人还都在大学城,明楼也还没受伤,气氛正好这人还绷着,愣装谦谦君子按住阿诚纯睡觉。

今天就看看你是衣冠禽兽还是斯文败类。

开车过去很近,阿诚也不是第一次来,按指纹锁开门进去,刚装修完的走廊崭新发亮,接待室里还没有任何家具,空荡荡的,后面是办公室,只有一扇门虚掩着。

阿诚解开两颗衬衫纽扣,深呼吸几次才去推门,房间里光线暗淡,明楼衣袖挽到手肘,弯腰在堆高的纸箱里翻找,看见阿诚眼角笑出纹路。

“你来了,快过来帮我整理书柜,今天刚邮到。”

他指给阿诚一个开封的整箱。

明楼你给我等着!

瞬间泄气,阿诚咬牙切齿脱掉风衣挂好,挽袖子去干活,里面都是厚重的外文书,阿诚拿起一本看半满的书柜,正要问明楼什么顺序排列,腰间一紧,后背受力前扑,阿诚猛被压在书柜上,从肩到腿被人紧紧贴上来,体温烫得他低喘,犹不甘示弱扭头。

“明先生,你这可算袭警。”

双手掐住阿诚窄腰,明楼湿热呼吸吹拂耳轮又麻又痒,他轻笑。

“你抓我呀。”

 

 

——未完待续——



楼总:好危险,差点被分手,幸好小舅子这关容易过。

杜处:别跟老子说话!


评论(71)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