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5(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5


第二天是周末。

拿到监控录像的大学城派出所清早就去二十九号女生公寓问询,阿诚到的时候已经找到两名目击者,其中就有李未晓案的第一发现者王淇文。

这女孩特别瘦弱,个子不高,案发当日她到达三楼,和录像里的女孩面对面过,目击到变装后的嫌疑人去了距离楼梯口不远的洗手间。

“基本可以确定嫌疑人在行凶后躲进位于公寓一端的洗手间,也许起初是打算从洗手间的窗户逃离,发现外面大雨女生们都往回赶才决定从正门混出去,逃离作案现场也说得通,明教授多次给死者打电话,迫使嫌疑人尽快离开。”

阿诚向王局汇报问询情况,借台电脑形成书面材料。

快结束的时候外面吵闹不休,口音浓重的女性大嚷大叫,阿诚写完看看时间十二点多,明楼也该醒了,同借他电脑的警员道谢后往外走,走廊里迎面撞见相熟的警员,眉骨鼻梁都被人抓伤。

阿诚端详他的脸:“这……嫂子动的手?”

警员身材圆润,阴着脸摇头。

“李未晓那个妈挠的,姑娘太可怜,去世之后家里边就没问过凶手抓没抓到,天天跑来问什么时候能拿到李未晓的奖学金,说了那是证物,难得今天没来吵,结果是直接到学校大门口打横幅要钱,理由是明教授替他们家女儿付学费肯定有不良企图,特么的现在要损失费,和学校安保起冲突,那边报的警。”

下过几次大雨,天气凉下来。

阿诚站在走廊里骨头缝都是冷的。

他身体还是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人,心已经饱经沧桑。

拿出手机打算问明楼想吃什么他带过去,有条未读信息,弟弟方孟韦回复一个简简单单的好。

阿诚盯住那条信息呆愣很久。

从正式加入警队开始,他每月见识的阴暗面可能比大部分人一生碰到的还多,工作上的事情不敢说给孟韦听,私生活乏陈可数,渐渐对着弟弟说不到几句话就借口工作离开。

一直忘记其实他可以听的,认真听弟弟学校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朋友,有没有参加社团,功课累不累。

他想听的时候,方孟韦已经对谁都不肯开口说话了。

快走进明楼的病房阿诚才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带,暗自懊恼要不要转身去弄束花来,病房门猛被推开,明镜昂首挺胸立在门边,声音凌厉尖锐。

“我弟弟清清白白没做错任何事,明家是有那么点钱,可一分也不会给污蔑讹诈的人!现在,请你们出去!”

几个人灰溜溜被赶出来,见到阿诚都下意识低头加快步伐,落在最后面的是姜桦林,阿诚认识,对她点点头,病房门呯的关闭,姜桦林端庄的面庞窘迫通红,摸摸脸强笑。

“明家这位女强人真够厉害的。”

阿诚猜测是因为李未晓家人闹事,学校怕影响不好找明家出钱私了,他耐着性子规劝。

“姜女士,被讹钱只要妥协一次,就是给出许可信号,以后这种事会没完没了,我赞成明董事长的处理方式,拒绝到底。”

姜桦林双手扣在小腹前,长长的叹息:“明教授即使被解雇,还有个爱护他的董事长姐姐,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么幸运。”

她绕过阿诚走远。

阿诚垂落眼睑摇摇头,敲响病房的门扉,足足等了半分钟,明台恼火的拽开门,发现是他转怒为喜,扭头大叫:“阿诚哥来看大哥了!”

“快让阿诚进来!”

明镜的嗓音还残留哭过的嘶哑,眼角尚晕着红,快步过来把阿诚拉到病床旁:“还没吃饭吧?正好一起。”

不由分说塞给阿诚筷子,明楼打声招呼很努力在吃,明镜给他们盛猪脚汤,明台嘿嘿嘿的笑:“大哥多吃点猪脚,都说吃哪儿补哪儿。”

明楼瞪他:“讨打是吧?阿诚你替我给他一拳。”

“阿诚哥才舍不得打我呢。”

他撞撞阿诚肩膀,极其嘚瑟的摇晃脑袋,明楼眼一眯看向阿诚,男朋友转开目光专注喝汤,明楼压低声音叫阿诚也没得到回应,气得指着明台控诉。

“阿诚你心疼我还是心疼他?”

明台一口汤险些喷出来,阿诚恨不得整张脸都埋进碗里,明镜笑得打颤,直问明大公子几岁了。

这顿饭吃得时间很长,明台收拾善后,明镜对储物柜上庞大的果篮视而不见,拉住明台说要去买水果,拜托阿诚看着明楼。

硬被单独相处的两个人莫名尴尬。

“我家里人很喜欢你。”

明楼没话找话,阿诚看地板,嗯一声继续视察医院地板洁净度,手指在大腿上握紧,抬头圆眼睛里荡着斑驳的光。

他起身。

“今天我过得不太好。”

两步走到明楼垫高的枕头旁,无视明楼伸出的手,按住病人胸膛控制他不能乱动,猛然低头凶狠的吻上去。

舌头探入横冲直撞,很快被勾缠吸允,绞得舌根发疼,肺里空气像戳破的气球一样跑得飞快,阿诚退开些呼吸,立即被后颈温热的手掌压低持续消耗这小半口气。

微弱破碎的呜咽钻出喉咙,自阿诚舌尖滑落,他不得不撑住床头免得瘫软在明楼身上,后颈的手掌稍松立刻喘息,睫毛颤动不止,嘴唇亮亮一层水光,惹得明楼又去啃咬,摩挲阿诚后颈几下,顺着侧颈摸到喉结,指尖划过那处凸起,阿诚吞咽,无法控制的溢出鼻音,黏腻滑润。

“要是我没受伤立刻就这里办了你。”

贴着阿诚嘴唇,明楼恨恨的气音低语。

阿诚垂着眼睑咧嘴直乐,特别正经的宣布。

“我会计时你能不能超过五分钟。”

“反了你!”

阿诚下唇被报复性咬出印子,他推明楼:“行了,行了,放开我,谈点正事。”

“嗯,你说你的。”

衬衫纽扣被解三颗,明楼灵活的抚摸他锁骨,下移,尾指触到乳尖阿诚喘得厉害,脑子一阵一阵的犯晕。

身为刑警,即使被又亲又摸,阿诚还是努力回想自己的任务。

局长让我问他什么来着?

嗡——

震动之后是刺耳的手机铃声。

 

 

——未完待续——


碎碎念,看看,看看,我也是有让楼诚谈恋爱的~~~

诚哥:谈个毛线,还不是他单方面耍流氓

大哥:讲道理,是你先开始的



评论(57)

热度(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