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4(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4


梁悦童电脑里并没有嫌疑人凌波的处分记录,时间向前追溯三个月都没有任何类似记录。

“我认为方向没错。”

王局放下茶杯:“考虑第三起案件,嫌疑人在监听到明教授和你在卧室里的对话后就采取行动,当时明教授并没有说出嫌疑人的姓名,梁悦童案也有这个可能,嫌疑人认为死者对他存在威胁,所以下手了。”

阿诚抹把脸。

案发当天早晨是梁悦童的车第二次被砸,凌波有预谋的进行过第一次砸车,间隔五天,凌波社交网站从那时候开始就再没有更新,后台显示这个账号始终频繁登陆查看留言。

女生公寓的监控录像进行面部特征软件配比结果很不好,如果嫌疑人低头,长长的假发能遮住大部分面孔,只能人工进行逐帧排查,虽然时间范围压缩到最低,工作量依然很大。

凌波的公寓房间被彻底搜查,他的三个室友都接受仔细的问询,祁珏珉在派出所滞留时间最长,他得到凌波谋杀未遂的消息面无人色。

“我们不是朋友!只是最最普通的同学!”

祁珏珉接近崩溃的喊叫:“特么我听说明教授是明氏集团总裁的亲弟弟才千方百计进那个鬼圈子!我只是希望毕业后能有条好出路!我不是神经病!和那群有病的家伙不一样!”

第一起案件的凶器和第二起案件的变装服饰都没找到,收缴的嫌疑人电脑里如明楼描述的,有大量血腥视频和刑侦推理方面的资料。

阿诚翻凌波的档案,江苏嘉酩镇人,是个小地方,联络当地派出所后找到凌波的住址,他父亲不在家,对方回话警员下班了明天再去,阿诚决定还是亲自跑一趟。

快凌晨的时候阿诚之前隐隐的担忧变成现实,知名网站的记者发表新闻,大学城某无耻教授利用神圣的教师职业骗情女大学生,杀人未遂的凌波则对被教授欺骗的女大学生款款深情,找到教授谈判不幸误伤对方,被心爱的女孩唾弃,遭到警方暴力执法。

整篇报道曲折煽情,极度歪曲夸张,阿诚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写新闻还是写小说?

同样在加班的王局边浏览新闻边不顾形象的大笑,颇感有趣的瞟一眼阿诚,下拉页面看群情激昂咒骂教授和警方的评论。

阿诚完全笑不出来,时间太晚怕打扰到明楼休息,发简讯给明台,等候明楼手术期间明家姐弟都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对方回复得特别迅速——我大哥让你们把手机还给凌波。

什么玩意儿!还嫌那个混蛋不够得意吗!?

他捏着手机瞪眼,打字飞快,告诉明台把你大哥敲晕拉倒省得胡言乱语。

发过去那边半晌没有动静,阿诚正心焦,明台回复——太肉麻,我可没脸转诉大哥的原话。

简讯发送,明台皱着脸冲明楼嘟囔:“大哥你是腿受伤,又不是手折了,自己给阿诚哥发个消息呗。”

明楼伸手要自己的手机,明台赶紧递给他,明楼边给阿诚发信息边教训幼弟。

“哪里肉麻?哼,你就是懒,几个字都不愿意费力气打。”

“你一定懂我的心哪个字不肉麻!?”

明台撸起衣袖亮胳膊:“看看,看看,鸡皮疙瘩全起来了好伐!”

七分得意三分炫耀轻飘飘斜视他,明楼笑骂:“连句情话都不会讲,难怪到现在都没个能领回家的女朋友。”

“怎、怎、怎么没有,少爷我吃饭的,喝茶的,看电影的,女朋友多了去了!大哥才是,挑三拣四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骗到手一个,小心别让人家跑了。”

“你小子欠收拾!”

“都躺在病床上你还想收拾谁?”

到病房外面打完电话的明镜绷着脸坐下,明楼眼尾笑出褶皱:“大姐您辛苦。”

“我不辛苦,明大教授自己乐意被诬陷还扩大影响,明氏企业宣传部就是帮点小忙。”

她重重哼一声,随即担心起来俯身凑近明楼:“唉,要是阿诚信了那些胡说八道的新闻怎么办?你好不容易遇到个合心意的,别让人家跑了。”

明台没憋住噗的笑出来。

“大姐您别担心。”

明楼抿唇而笑:“阿诚他都懂。”

黑夜沉沉笼罩大地,城市的灯火一盏接一盏熄灭。

靠着人工对比终于找到女生公寓的嫌疑人影像,黑长发,低垂着头,不起眼的牛仔裤和深色连帽衫,贴墙逆着一大群朝外走的女孩前行,公寓管理阿姨视线被挡着根本看不到这个闯进女生公寓的人。

一层走廊两端都有监控镜头,但只能拍到嫌疑人的背影和侧面。

“我们反复对比案发前人流量最大时逆行的人和案发后前厅滞留期间离开公寓的人,终于把这家伙找出来,他化过妆,面部识别对比相似度很高,应该可以作为间接证据。”

技术室的人横七竖八累倒一片,勉强保持清醒的警员边说边打呵欠。

能作为直接证据的凶器肯定被丢弃在某处。

王局告诉大家先休息,单独将阿诚叫进办公室。

“要考虑到凶器被毁损的情况,案件里出现的乙醚显示嫌疑人有化学知识,而且他很可能偷盗化学实验室的钥匙窃取化学药品,口供很重要。”

“明白,时机成熟我会突击审讯。”

阿诚点头,两人沉默对坐良久,王局抽出根烟,将烟盒丢给阿诚。

“这案子总让我想起日本的酒鬼蔷薇圣斗案,剧场型杀人,现在看来明教授给的心理侧写准确率相当高。”

王局吐出烟圈,白色烟雾袅袅上升。

“日本那个案子第三事件里,犯人少年A曾经对受害者遗体射精,梁悦童案的现场照片总给我种感觉,嫌疑人虽然没有强行侵犯死者,但是很可能无法控制的对遗体自亵,会不会是嫌疑人做完体液喷溅到死者的裤子,为避免留下DNA才拿走外裤和内裤,到了第二起李未晓案,嫌疑人将这种行为当成个人标志,开始希望引起关注。”

他望向阿诚的眼神坚定强硬。

“绝对不能再让这家伙回归社会,他停不下来,而且作案手段会更聪明,更具隐蔽性,不会再有人像明教授和汪曼春那样幸运的得以逃脱,从这方面来看,明教授肯定对嫌疑人意义重大,嘉酩镇换个人去,你和明教授再聊聊。”

“好,他还在观察期,明天下午我过去,上午拿照片到女生公寓问问有没有目击者。”

阿诚叼根烟将烟盒递还,王局心情有点复杂的摇头。

“你拿着吧,算赔罪,当初我让明楼参与进来也没想到这小子会去泡你。”

 

 

——未完待续——



碎碎念,日本酒鬼蔷薇圣斗案挺有名的,国中生的少年A杀害国小的学生,两死三重伤,他具备连环杀手三大特征的虐待小动物(三大特征:纵火、儿童期尿床、虐待小动物),因为凶手未成年,04年假释回归社会_(:зゝ∠)_

PS:嘉酩镇是我编的地名。


评论(71)

热度(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