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2(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2


郭队拖着胃疼的阿诚进医院,候诊大厅有媒体扛着摄像机被安保拦住。

两个刑侦队长都皱眉,估计肯定有装成病人混进来抢新闻的记者,阿诚想立刻去嫌疑人的病房问询,郭队不干,亲自把他带到值班医生那里。

阿诚衣袖全是血,值班的内科医生差点把他扔急救室去。

一检查,急性胃痉挛,饮食不规律和心理压力过大引起的,当刑警的几乎都有这毛病,阿诚不愿意挂点滴耽误时间,要杯热水吃胃药,医生嘱咐他喝点白粥。

他心不在焉答应着,记挂还在抢救的明楼,跑到手术室门口张望,被等候的明镜和明台逮到,明台冲过来就抱住他转了两圈,不停歇的说谢谢,明镜眼圈又红又肿,招呼阿诚在她身边坐下,从手拎包里拿出湿巾,捧着阿诚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拭。

“医生说手术成功率很高,休养三个月如果没有并发症,对以后的生活不会有影响。”

明镜眼底盈盈一层水,抬眸温婉的笑,泪珠滚落在面庞留下湿痕:“明楼提起过你,我一见,就认出来了,下回到家里来,姐姐给你煮汤喝好不好?”

阿诚喉咙哽住,垂着眼睛轻轻点头。

“好孩子。”

明镜抽出新湿巾继续擦,眼泪砸在阿诚指关节,滚烫灼热,温暖得心脏都疼。

手术室的红灯熄灭,等候多时的三个人同时站起来,跟住医用推车去加护病房,护士表示手术很成功,局部麻醉病人很快就能醒,到时候叫护士来检查,明镜仔细聆听连连答好,围着昏迷的明楼团团转,一会儿摸摸额头,一会儿掖掖被角,几分钟都坐不住。

阿诚凝视这场景神情恍惚。

很多年前,他弟弟方孟韦重感冒家里也是这样,妈妈忙着给烧红脸颊的孟韦擦汗,阿诚抱着刚出生的妹妹站在门口,怕婴儿被传染不敢进,下班直接赶回家的方步亭拍拍阿诚后背,赞赏的冲大儿子微笑,步入房间,和妻子并肩俯视睡迷糊的小儿子。

夕晖将两人身形勾出金色的边线。

阿诚退出病房,背靠墙壁高高仰起头,眼睛酸麻潮湿,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阿诚拿出手机滑屏给弟弟传信息,他斟酌又斟酌,一个字一个字的敲,问方孟韦放假要不要跟他见面。

手机迟迟没有动静,阿诚噘嘴,看时间挺晚,猜测弟弟已经睡了。

“诚哥。”

刑警小陈走近,疲累和愤怒让他脸色不太好看,阿诚眯起眼:“怎么?”

小陈掏出烟,想起这是医院只得塞回去,往阿诚身边一靠。

“妈的!凌波那小子真特么会编故事,硬说暗恋汪曼春,感觉被尊敬的教授横刀夺爱才一时糊涂,梁悦童和李未晓的案子就是不认,还要投诉你暴力执法,右腕骨折和肋骨裂缝,特么的活该!”

他越说越激动,阿诚按住他肩膀,心想肋骨可不关我事肯定是明楼弄的,视线瞟向病房,浮现有些得意的笑纹。

“走,带我去看看。”

阿诚随小陈离开,嫌疑人肋骨裂缝接受治疗,安置在单人监护病房,郭队在病房门口抱着手臂皱眉,见到阿诚揽住他肩膀低语:“有个记者在嫌疑人房里呆了十分钟。”

“为什么不拦?”

眼睛瞪圆的阿诚脑子一转:“记者假扮成查房的医生或护士?”看郭队点头,阿诚啧一声,心说这记者胆子也太大,里面那可是杀人嫌疑犯。

“你尽快审出口供,上头的意思是他作为前两起案子嫌疑人暂时不能对媒体透露,免得抓错人不好看,技术室那边得赶紧找证据,别松,里面那小子心理防线一突破什么都招。”

郭队使劲摇晃阿诚两下,阿诚反手敲敲他胸膛表示知道。

两人走进病房,凌波手被铐在床栏,斜倚着枕头休息,他的视线从阿诚染血的衣袖转到面庞。

“你出现就代表老师没事了。”

阿诚不理他,拖过椅子环起手臂交叠长腿,一言不发冷冷看着他。

凌波看上去特别开心。

“老师活着就好。”

他狡黠的溢出笑容,眸光闪闪发亮:“等我得到自由,第一个就要去找老师。”

默然半分钟,阿诚猛扑过去左手掐住他脖子重重掼到床头,右手抽枪顶住凌波眉心,后面的郭队惊得险些出声呵斥,好不容易立在原地没动。

阿诚面无表情,冰雕一样瞧着凌波挣扎恐惧,喉管里嘶嘶作响,鼻音浓重挤出微弱的救命。

凌波面庞因缺氧铁青发胀,郭队上前半步按住阿诚肩膀下压,阿诚冷哼放手,咳呛的凌波眼泪直流,直往后缩。

“你也会怕?”阿诚冷嘲,转身就走,郭队在走廊追上他。

“阿诚!这是医院,你过了!”

郭队额角见汗,阿诚停住脚步,鼻翼翕动,目呲欲裂,开口声音都抖着颤音。

“你听不出吗!?他想要报复明楼,如果这次不能定杀人罪,这王八蛋出狱就会找上明楼!”

没办法在余生寸步不离的进行保护,任何疏忽都可能让今天这个该诅咒的七小时再来一次,而阿诚不确定还有没有运气及时找到明楼牢牢抱住。

追过来的小陈和郭队对视片刻,竟都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

“把那小子看好,郭哥我们马上回局里再梳理一遍案情,无论如何要找到能把命案和嫌疑人联系起来的证据!”

阿诚肌肉绷紧像头蓄力的豹子随时要撕扯敌手的喉咙。

“好!”郭队和阿诚几步赶到电梯前,他反应过来,转向阿诚:“我在车里等你,先去看看明教授,跟他家里人说说情况。”

怎么说?如果没证据起诉嫌疑人明楼余生就要等待第二只靴子掉落?

咬牙答好,阿诚去跑楼梯,胸腔像塞满硬邦邦的砖块,堵得难受。

明楼已经醒了,明镜和明台抢着和他说话,麻药效果还没全褪,他讲话很慢很轻,阿诚冲进来时明家姐弟都抬眼看过去。

阿诚的神情让人害怕,接近病床对上明楼的眼睛脸颊抽搐,瞬间又像个被欺负要哭不哭的孩子。

艰难伸出手,明楼勾住阿诚食指。

“怎么,谁给我们家阿诚气受了,跟哥说说。”

 

 

——未完待续——



碎碎念,楼总,诚哥什么时候变你们家的了_(:зゝ∠)_


评论(86)

热度(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