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1(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21


汪曼春冲过来去扯锁住明楼的手铐。

“你干什么!?把老师放开!”

凌波将刀子亮给明楼看,食指抵住嘴唇示意他闭嘴,执刀的手背在身后,声音里含着笑眼神却没有丝毫温度。

“你也很久没和老师独处了不是吗?这里谁都不知道,你却能找来,果然只有你能把老师带走。”

汪曼春抽空瞟他一眼,不耐烦的将手铐扯得咣咣响:“少废话,快解开!”

“新做的头发?真漂亮。”

那种刻意讨好的腔调让汪曼春彻底放下戒心,明楼毛骨悚然朝她暗使眼色,汪曼春毫无所觉,催促凌波放人。

“想起来了,你见过我走进这里,也知道我钥匙链上几把钥匙,我就觉得曼春比学校里任何人都聪明,你一个人来的?”

凌波笑得清爽无害,明楼高度紧张,汪曼春停滞几秒漫不经心的回答那当然,尾音犹在室内盘旋,凌波踏前半步揪住她的卷发用力后拽,刀锋森冷横切汪曼春纤细雪白的脖颈。

平躺的明楼抬腿踹中凌波侧腰。

“曼春!跑!”

双手被束缚的明楼姿势别扭的滚下来,双腿绞住被踢翻的凌波小腿大吼,被惯性带翻的汪曼春放声尖叫,她被困在纠缠的明楼和凌波后面,挥舞的刀子在白炽灯下寒光凛凛。

挣脱不开明楼的长腿,凌波反手一刀刺入明楼大腿后侧,刀尖碰撞骨头,明楼疼得哆嗦,手腕磨破见血。

“跑!”

明楼在粗粝的金属摩擦声和曼春惊恐的叫声里咆哮,凌波注视明楼大腿涌出的鲜血瞳孔扩展,鼻息灼热,面庞染上情动的潮红。

他抬头,和明楼视线相交。

“你看着我。”

手腕轻轻一拧,明楼腿部创口变大,血喷出来沾染凌波持刀的手指,明楼闷哼,受伤的腿无力再钳制对方,汪曼春经历过最初的恐惧,求生本能占据上风,猛爬起来跨过两人奔逃,防盗门三道锁,她扭开第一道,凌波挣开明楼要追。

第二道铁锈凝滞,吱嘎吱嘎的声响犹如催命符,汪曼春哭着拼命去扭,站起来的凌波被明楼忍痛伸脚绊了下,撞到旁边的架子。

第三道铰链被胡乱推动,汪曼春手掌滑腻腻全是汗,她能听到身后迫近的脚步,铰链脱落,门外被黑暗吞没,她哭叫着伸出手,后脑剧痛,那些长时间软化、定型、吹烫的美丽卷发被染血的手掌死死揪住往后拖。

死亡在呼吸之间。

一张面孔破出黑暗,豹子般掠过她身边。

世界变得朦胧,时间变得缓慢,骨骼折断的声音,金属落地的脆响,男性短促的痛叫,都在身后的房间里爆发。

后脑拉扯的力道骤松,她跑出狭窄的通道,监听音频里低沉愉悦的嗓音蓦然炸裂。

“老实点!警察!”

视野里出现熟悉的制服汪曼春立刻扑过去攥住,喘过一口气放声大哭。

警笛蜂鸣,匆匆赶来的刑警和辅警拉起警戒线驱逐人群。

嫌疑人凌波被拷住带出来,右腕骨折,手臂紧贴侧腹走得踉踉跄跄,有警员拎着从附近店里借来的铁钳子从他面前跑过。

没搜到禁锢明楼的手铐钥匙,只能用铁钳强行夹断。

阿诚脱掉外套用力按压住明楼腿部的出血点,反复念叨着没事了,没事了。

“救护车!”

他吼,夹断手铐链子的警员回答马上到,阿诚迅速将明楼揽进怀里,鲜血浸透衣物沾染手掌,猩红艳丽,阿诚全身都在抖,拼命按压伤处。

“明楼,跟我说说话,求你了,跟我说话!”

臂弯里冷汗淋漓面无血色的男人竟然扯出笑容,阿诚又气又急又安心,把人搂得更紧。

“怎么发现我出事的?”

明楼虚弱的气音像蓬松的棉花。

阿诚噎了一下,低头对上明楼的眼睛,这个男人流血不止,疼得直冒冷汗,可还是很好看。

“我们在手机里吵架……”

他蓦然发现对明楼坦率没有那么难,阿诚也笑了:“你总是告诉我,你会看着我,我相信这句话,所以当我那么生气的时候你不会连个信息都没有,一定是出事了……”

灼热的液体砸在明楼眉间。

明楼嗯一声,眼里藏着万千星星的碎屑。

“有点迟,我还是要回答,和你一起绝对不是牺牲,阿诚,你哪里都很好。”

白衣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进来,阿诚下意识躲闪才将明楼交出去,工作还没结束,他不该像个受委屈的小孩似的哭哭啼啼。

抬手要抹脸,掌心全是粘稠半凝的血迹,低头在肩膀蹭了蹭眼睛,抽动鼻子清清喉咙。

“痕迹组到没到?不要再放人进来破坏现场!”

凶器封袋,指纹采集,现场拍照。

结束后阿诚带着队伍退出来,现场照例警戒线封锁,队里已经有人去查这处小仓库的所有人,从派出所赶过来的郭队帮阿诚他们从堵得水泄不通的媒体群里往外挤,到处是闪光灯,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被扔到脸上。

阿诚抬手遮挡强光,头重脚轻被郭队带着走。

“都是从女生宿舍那边听到风声跑来的。”

钻进车里,郭队低声咒骂几句,阿诚一直绷着的那股劲从明楼被救护人员抬走就开始松懈,窝在后座里胃一阵阵抽搐着疼,后脑像被十几把小锤子不间断的砸,他顶着胃吸气。

“兄弟,你怎么了?”

郭队拍他肩膀,阿诚摇头,实在难受:“可能累了,回去歇歇就好。”

“都这样了!去医院!”

“郭哥,不用……”

“要不也得去医院问询嫌疑人,你就跟着走吧,我看是胃病,为这案子你肯定是一天都没吃东西。”

一副过来人架势的郭队交代前面同事开稳点。

阿诚眉头紧皱:“嫌疑人不是该收押吗,怎么在医院?”

郭队往椅背一靠。

车窗外两旁街道流光溢彩,无数霓虹照亮夜空。

“兄弟,你抓的那小子不好对付,快押到警车上他突然跌倒在地乱滚,大喊大叫警察打死人了,围观的挺多,拿手机拍照的也不少,警员不好硬来请示领导,一耽误,媒体赶到,迫于无奈只好先送医院验伤检查。”

郭队看向阿诚:“而且,嫌疑人一口咬定他跟受害人之间是情感纠纷,对前两起恶性杀人案件抵死不认。”

杀人未遂视情节严重性监禁三到十年,故意杀人则要面临死刑。

案件送交检察院审批必须有口供和确实的证据。

 

 

——未完待续——


碎碎念,楼总救出来了,诚哥还要继续和犯罪分子作斗争。

其实在写这章我脑内是这样的,凌波一刀插在楼总肚子上,看了眼东哥的大长腿和犯人身高设定,凌波够不着呀,只能插到大腿,造成肌肉组织损伤、大量失血和骨裂,小赵医生该你上了(喂)插到侧腹捅破胆囊得求凌院吧。

如果捅到肾我会被诚哥打死

庄恕是胸外科……楼总你千万别躺他手术台上。


评论(104)

热度(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