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8(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8


不能被发现!不能被发现!不能被发现!

爆出青筋的手攥紧毛巾拼命擦拭床单,湿透的污迹散发淡淡腥气。

身后传来重重的脚步声,瘦弱的男孩想扑到床上遮挡,被拎住后衣领甩到墙上,撞得他背部发麻,随即疼痛钻入骨髓。

男孩知道这不是最糟糕的,他细声细气的哀求,保证再也不会弄脏床单,祈求宽恕和一点点慈悲。

拽开皮带扣那轻微的响声浇熄他所有希望。



“金属碰撞的声音会让我不由自主的颤抖,我跟老师说过那是源自于我爸解皮带的回忆,学心理的总是会进入误区,觉得是虐待侵犯,所以老师希望慢慢开解我的心结,替我隐瞒偷窃晒图的事,对我产生怀疑也不愿意对警官说。”

始终得不到明楼回应的凌波靠近,明楼双腕被绕过铁艺床头的手铐锁住,金属链子摩擦弯曲的铁条,极微弱的一声响。

凌波眼睛亮起来。

“老师。”

他距离只有垫子的床铺三步:“您的青春期一定过得不错,至少不会有个洁癖的父亲发现晨起遗精就拽出皮带劈头盖脸抽一顿,直到我能控制自己不做春梦,不会弄脏床单,也就不再挨打。”

亲近自己的女孩常说他和其他脏兮兮的男孩不一样,衣服永远整洁,鞋子永远干净,交往不久凌波发现没办法亲吻对方,更没办法正常的发生关系。

“按照老师课堂上讲的,我猜我爸应该是在被我妈抛弃后患上的OCD,他变得比和尚还清心寡欲,平时不搭理我,却对我的生理变化深恶痛绝,总觉得我脏。”

手臂稍抬,凌波隔着空气去触碰明楼。

“我对那位警官很好奇,老师为什么想看着他?您的身边,环绕着的明明都是精神有问题的怪胎,为什么只有他能被你看见。”

明楼心尖一颤。

他紧紧抓住脑海里闪现的灵感。

这男孩想被看见。

被确实看见。

和之前误导向的半真半假不同,明楼相信凌波在说真话,剖白自己的渴望和缺陷,犹如最后的告解,意味着他面对明楼已经不再需要欺瞒遮掩。

只有死人永远不会泄密。

 

 

“客厅和餐厅正常,只有主卧室被窃听,我倾向于嫌犯并不知道绑架明楼的事情已经败露,以为他失踪引起亲人怀疑至少是在今晚十点后或明天,现在至少有七小时可供嫌犯利用,这段时间人质存活率很高,拖得越晚人质越危险。”

阿诚后脑一阵一阵针扎似的痛,他在大学城派出所会议室里和王局视频通话。

实在坐不住,阿诚手按桌面俯身对着显示屏。

“我已经分派几队行动小组,一队查看昨天和今天小区三个出入口的监控录像寻找嫌犯和可疑车辆,派出所三人一组以流动人口普查为由挨家挨户敲门,人质住处为基本点射线型调查,痕迹组分析监听装置来源是市面上使用手机频率收听的简易定位器,接收信息范围并不算广,住宅区临河,两面是四排车道的马路,一面是隔街商铺,信号接收地点在小区内可能性很大。”

屏幕里的王局眉目锋锐,语调稳且平。

“你能确定嫌疑人只有这两个?”

阿诚抿紧嘴唇。

他不确定,明楼的亲姐姐是明氏集团董事长,如果是绑架勒索金钱,现在的调查方向会有偏差,明楼的安全同样难以保障。

“我认为可能性很大。”

阿诚全身肌肉绷紧:“小区安保状况良好,定时巡逻,能长时间出入别墅的除了明楼本人和暂时借住的兄弟们,只有保洁以及那些会在休息日做客的学生,保洁第一时间调查过,没问题,那些有机会在卧室安装监听装置的学生案发时大部分已经被控制,至今未离开派出所,只有联络不上的凌波和汪曼春有作案机会。”

咬紧牙关停顿,阿诚继续:“昨夜我询问过明楼心里的嫌疑人姓名,六点多我离开,九点半后明楼就被劫持,这不是巧合。”

沉默十几秒,王局点头。

“好,我会让郭队带人去支援你,明教授的家人我来联系,查看有没有勒索电话,两名重大嫌疑人的照片和身份证、学生证我会要求交管部门协助追踪,先问安保,再查查小区租赁买卖,看这两名嫌疑人是否在附近有落脚点。”

阿诚答应着立刻找人去办,他看了眼手机。

下午两点十二分。

数字从十二变成十三,阿诚从心里憎恨这匆匆流逝的时间。

如果明楼能立刻出现证明是他虚惊一场,阿诚非狠狠揍几拳再把人好好保护起来直到案件结束。

握拳抵住嘴唇深呼吸,肺里的空气像有了棱角呼吸就粗粝的疼。

七小时是最奢侈的存活时间。

每一秒死神都更靠近明楼一些,两起案件的杀人手法都冷酷有效,尸体充满仪式感的摆放方式也显示凶犯精神状态堪忧,至今阿诚也不理解死者为什么是梁悦童和李未晓,但他知道凶犯不会因为情感因素释放人质。

求你活着。

阿诚明知道这没什么实际用途,依然忍不住在心底卑微的祈祷。

下午两点五十五分,住宅小区全体安保紧急归队接受问询,其中两个原本轮休的安保指着汪曼春的放大照片确认她是小区住户。

“诚哥!我们找到嫌疑人租住的别墅,离明教授住的那栋不太远,大概刚搬进来不到四个月,两个安保都是负责早晨那片区域巡逻的,不止一次看到她开门出来!”

刑警声量拔高:“我们现在重点查看她租住别墅附近西门的监控录像,各组人员正在集合,要不要冲进去?”

“派一组机灵的还以流动人口普查名义探探底,特警组在所有窗口待命,听到任何声音立刻震碎玻璃冲进去营救。”

阿诚在走廊狂奔。

三名身材健壮的民警穿着制服,怀抱调查簿,从柏油路不快不慢接近目标别墅,数名早就抵达小区的特警避开窗户可见范围,无声无息接近别墅完成包围。

栅栏门朝里面稍稍敞开条缝。

走在最前面的民警用硬夹板扇着风,边抱怨天热边推开栅栏门去按电铃。

无人应答。

民警抬手敲门。

“派出所查流动人口的,户主在家吗?”

 

 

——未完待续——


碎碎念,诚哥楼总挺住!

评论(57)

热度(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