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5(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5


选修明楼课程的学生虽然多,真正能被他特殊对待的却很少,能受邀出入明楼那栋别墅的都是嫌疑人,甚至不需要跟明楼确认名单。

李未晓的室友就能提供那几个名字。

他们自然而然的行成一个小圈子,彼此间清楚自己与他人都有所残缺,都有着不被普通人轻易接受的古怪之处,这种秘密共享的氛围会增强认同感与归属感。

但如同明楼所说,性格缺失也可能因为团体的无限包容而持续放大。

李未晓虽然是明楼最耗费心血的一个学生,却是破坏力最小的,她只可能毁灭自己。

“嫌疑人基本锁定,尽快对比昨晚女生公寓的监控,把能当做证据的录像找出来,进行抓捕后如果提不出证据只能限制人身自由24小时,不能把所有希望放在审讯上。”

阿诚看表,早上九点刚过,大学城数以万计的学生坐在课堂里吸收知识。

“联系大学城派出所,让那边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将所有相关人员都集中起来问询,把那几名嫌犯控制起来但别打草惊蛇,尽量拖延时间,我们现在赶过去,申请搜查证,住处、电脑、手机通讯记录都要查。”

边疾步朝外走边分派任务,跟着阿诚的警员不断减少,拉开车门坐进去,副驾驶门同时被打开,钻进来个脸圆圆的男人,是隶属公安厅犯罪心理研究室的张月印,他冲阿诚一笑:“我过去协助审讯。”

“行吧。”

阿诚多少有点勉强,这类衬衫马甲头发梳得油亮的人始终被他归为衣冠禽兽,很是过敏。

现在想想,跟明楼刚见面那时候对他印象就不怎么样,车里明大教授炫耀那几句话绝对是性骚扰,印象更差,怎么能滚到一起去还真得仔细琢磨琢磨。

高架桥日常塞车,阿诚手指敲打方向盘,张月印很是光明正大的观察他。

“精神状态良好,看来昨晚休息的不错。”

张月印欣慰的点头:“之前王局和崔哥都担心你查案就严重失眠的毛病,明教授真有一套。”

阿诚险些撞上前车的保险杠。

看来学心理的全惹不起,明楼是在他身上哪里盖章了还是四处宣传了,怎么刚互相搂着过个夜就被发现了!?

“明教授……”

阿诚眼珠一转,顺着张月印说,仔细斟酌夸奖明楼的词:“挺让人安心的。”

脸特好看,抱起来舒服,脑子还聪明,交流起来毫无障碍,昨天晚上手伸进明楼睡裤趁机撸过瘾,又大又硬相当不赖。

沾沾自喜的阿诚盘算来盘算去怎么都是赚了。

张月印面庞也亮起来。

“你都这么说,项目完全可以提上日程,明教授这学期已经在减少课时来顾及这边,他的工作室地点早就决定了,离你们局不远,希望其他有意向的心理医生能在年底敲定。”

他说得高兴,阿诚眉毛都要挑到发际线里去,不动声色呵呵一乐。

“你们弄挺久了吧,肯定遇到不少困难,王局从来不跟我们叫苦。”

“还行,正好市里领导也有这个想法,给一线警员配新型装备的同时也得加强精神疏导,天天面对最糟糕的人、事、物,久了心理压力都过大。”

张月印微笑着看向阿诚:“前段时间你那脸色特别难看,暴躁易怒,属于OCD引发的焦虑性失眠,适合轻度引导介入,明教授那时候还在国外呢崔哥就天天打长途电话为你往回招人,现在看你精神饱满,项目一定对警队有所帮助……方队!”

阿诚的车子直直撞上前方的越野车。

前保险杠瘪下去,车灯碎了一地。

张月印在叫嚷什么阿诚听不清,像隔着钢化玻璃传来的飞机轰鸣,他瞪视被无辜撞到的车主开门下来,喊着什么走过来拍他车窗。

一分钟。

阿诚头脑里辟出一段区域冷静的计时。

得给交通部门的兄弟打个电话,车扔这里该怎么罚就怎么罚,换辆车尽快赶到大学城控制住嫌疑人,收集所有证据,新媒体已经开始花样炒热李未晓的案子,赶在事态彻底失控前需要给出个交代,待办事项的单子很长。

他只有一分钟时间。

在心里像头被火燎到皮毛的豹子般愤怒咆哮。

操你的明楼!

外套口袋里手机震动着疯响。

面目狰狞,抖着手指接起电话,阿诚粗暴狠戾的喂了一声。

线路对面明显被噎住,大学城那边的辅警小心翼翼吞咽:“诚哥,大部分相关人员已经请到派出所,有两个人既没去上课也不接听电话。”

“是谁!?”

阿诚恶狠狠将自己警官证拍在车窗,被撞的车主停住,不情不愿退开。

“凌、凌波和汪曼春,我们便衣监视凌波的寝室,汪曼春住处不在学生宿舍区,我们还在查她的地址。”

果然如此的感觉袭上心头。

“找,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找到,可以先进行抓捕拘留。”

阿诚后脑针扎似的疼,额际突突直跳,他看见张月印下车去和那个倒霉的家伙交涉,很想就这么踩油门逃逸,冲到几小时前还留恋温存的别墅里跟明楼打一架。

该死的!

他咬牙切齿点开手机里的电话簿打算联络熟悉的交警。

手机震动,屏幕闪烁。

明楼两个字刺得阿诚瞳孔酸胀。

心脏紧得像要炸裂。

他想按死电话,把手机扔到高架桥下任凭川流不息的车轮重重碾压。

理智那一面告诉他得接起来,问凌波和汪曼春可能在哪里,他们中的一个或他们俩是危险的杀人犯。

“喂!”

线路另一端没有声音,阿诚顿时火冒三丈。

“你特么倒是说话!说话!你为治疗我的性焦虑连色相都能出卖,你可真伟大!我哪里好!?你牺牲得值吗你!”

他愤懑的吼叫溢出手机扬声器。

趴伏在地的明楼浅浅呻吟,拼尽气力去勾摔落在地板的手机,指腹勉强擦过外壳。

胶底鞋无声无息走近,来人弯腰,一只戴手套的手将那台小小的机器拨开些。

明楼视线无法聚焦,感觉指尖距离手机越来越远。

恍惚中意识到自己在被人拖行。

指关节痉挛般弹动一下。

彻底坠入黑暗。

——未完待续——

碎碎念,第三件案子,楼总被拐,诚哥别闹脾气了,快救人吧

评论(76)

热度(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