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2(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12


明楼转身,注视阿诚的眼睛将人揽进怀里。

潮湿的烟草气息在伞下弥漫。

他轻轻摩挲阿诚能拧出水的发尾,纤细的后颈,笔直的脊背,对男性来说稍窄的肩膀,慢慢收紧臂弯。

阿诚指隙间的香烟掉落,跌进积水的地面悄然熄灭,腾起极淡薄的一缕白烟。

歪歪斜斜的撑住伞,阿诚手指痉挛,终究单手回抱住明楼。

回到警局阿诚找出来两条毛巾,让明楼盖在淋湿的地方录口供,他自己有替换的警服,有心借明楼穿,看看尺码,算了。

他端着热水走进审讯室,发现王局已经坐在明楼对面。

视线从阿诚手里的纸杯转到明楼脸上,王局眯起眼睛探寻的看着明楼,对方若无其事擦浸透衣服的水。

阿诚犹豫片刻,还是将热水放在明楼面前,极力自然的在王局身边落座,打开记录本。

“关系不错。”

王局扬起头朝后靠,隐隐浮现的笑意让阿诚心惊胆战。

明楼和女生公寓管理阿姨的证词一致,案发当晚明楼要跟死者谈谈连续旷课的事,约好在公寓附近的罗森连锁便利店见面再一起参加追悼会,最后通话时间是六点半左右,明楼等到七点二十分不见死者,多次拨打电话无人接听,走到公寓请求管理阿姨去看一眼,正巧没去追悼会的商贸学生王淇文路过,代替他们去三楼死者的寝室查看,发现死者,时间在七点半左右,误差不超过两分钟。

稍后的案情分析会议将死亡时间限定在六点半到七点二十五分之间。

“我认为死亡时间可精确到七点以后。”

阿诚用钢笔底端敲打大腿:“今晚六点半公寓楼里还有几百个女孩,追悼会七点开始,她们大部分赶在六点五十到七点这个时间段集体出发,如果凶手要混进公寓,在这十分钟内最理想,原本需要刷校园卡才能进入公寓,陌生面孔还要经过阿姨盘问,但那几分钟因为人流量大,公寓大门一直开着,出入的人非常多,容易蒙混进去。”

“假设凶犯是住在同公寓的女学生,为避免有目击者,有可能提前到死者房间,很可惜明教授与死者通话时无法确定房内当时是否有人,现在还不知道死者同寝室的其他人是几点离开的,如果当时凶犯不在房内,那么七点之后去敲死者的门同样会降低遭遇目击者的概率。”

女警小朱补充,她久久凝视案发现场的照片,王局吩咐先查问同寝室的学生,二十九号女生公寓没有参加追悼会的人员名单,案发时其他家庭成员的位置,和之前死者梁悦童是否有交集,他环视周围,发现小朱看着现场照片发愣。

“怎么了,你发现什么尽管说。”

王局稍稍探身以示重视。

轻轻摇头,小朱咬住嘴唇:“我说不清,就是现场很不协调,具体哪里看不出来,总之不太对劲。”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投过去。

那是张从侧面拍摄的照片,死者以敞开的姿态坐在书桌上,头歪斜着倚靠蚊帐,长发盖住脸庞,旁边是摆放各种东西的储物格,能看到收纳盒还有浴筐,横杆搭着一条浅蓝色毛巾还有一条格纹毛巾,勾在床铺栏杆的玫瑰红连衣裙垂下来。

如果没有死者,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女生寝室景象。

几小时前明楼在公寓楼大门外仰头,三楼只有李未晓的房间透出光来,明楼思索着怎样劝说她勇敢去面对生活,雨滴无声无息砸在他眉间。

也许那个时候这女孩正挣扎着想摆脱勒住脖颈的绳子,如果他直接闯上去能把人救下来。

明楼咬紧牙不敢继续想下去。

肩膀被拍打几下,他抬头,王局示意明楼跟来,同行的还有阿诚,局长办公室比明楼上次过来光线好得多。

招呼两人坐,王局瞟面色惨白的明楼一眼:“你还好吧?”

那句“不好”忍回去,明楼表情僵硬回答没事。

王局和阿诚迅速交换一个眼神。

“我会从公安厅犯罪心理研究室抽调后援人员过来,明教授是发现者,按规定最好避嫌,你们俩说说,这起案子和上次案子,是否要并案调查?”

明楼和阿诚步调一致点头。

“两起案件相似度很高。”

阿诚翻看记事本:“首先两名死者都被摆弄成类似姿势,第一名死者梁悦童真实死亡姿态我们从未向外公布,不存在模仿杀人的可能,其次是案发现场,都属于尸体容易被发现的地点,没有丝毫藏匿的倾向,我认为凶手享受这种感觉,渴望把死亡展示出来,还可能跟性有关,虽然无论是男性的梁悦童还是女性的李未晓,都没有被强行侵犯的痕迹,但……”

那种敞开身体的姿态实在引人联想。

还有消失的下半身衣物,很大概率是被凶手带回去作纪念。

而且凶手的性别也让人迷惑,第一起案件所有人都认为凶手为男性,如果是女性砸车引梁悦童追到脚手架突袭未必能成功,但是第二起案件发生在女生公寓,就算在追悼会即将开始的人流高峰期,男性要出入也太过引人瞩目,如果是像李未晓的弟弟那样自楼外攀爬进入,案发时间又太容易产生目击者,还爬不到三楼阳台就得被发现惊动巡警,同样的,作案后凶手要么回自己寝室,要么从正门混出去。

“今晚突然降雨,露天追悼会开始没多久就被迫停止,学生们大部分冲回公寓楼,当时二十九号公寓楼的案发现场已经被保护起来,陆续返回的女学生一度拥挤在门厅,凶手应该是在那个时候出逃或混迹人群,我已经让人慢镜头回放今晚二十九号公寓楼的正门监控录像,寻找与人潮逆行的嫌疑人。”

阿诚从记事本页面上抬高视线,顺着王局目光看向身边的明楼,他大吃一惊。

明楼的侧脸还是很英俊,昔日眉宇间融融春风般的温柔化为凌厉的戾气,阿诚心脏突突直跳,嘴里发干。

“凶手认识李未晓。”

明楼的声调稳定缓慢,每个字音都清清楚楚。

“和第一起案子的死者不同,李未晓死后凶手用她的长发盖住脸,凶手将梁悦童物化,像对一件没有个性的东西下手,李未晓不是,凶手认识甚至和她有交情,没办法简单物化她,所以藏起她的脸。”

愤怒在明楼眼底灼烧。

“熟人作案。”

 

 

——未完待续——


碎碎念,大家继续猜嘛,超级喜欢看评论区对案情的猜测,其实有菇凉猜对一部分哦~~~小碎步跑走~~~

评论(88)

热度(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