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9(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9


凌波刚跨上脚踏车,后座就被人拽住,回头发现是自己室友祁珏珉。

这孙子高瘦高瘦跟竹竿似的,倒是挺有力气,人缘也不坏,学院管理处混得挺开,看样子刚开完会。

“带哥们一程,你去帮明老师锁教室,我要去吃饭,顺路。”

祁珏珉跳上后座,抱住凌波的腰:“可累死我了,本来追悼会就一堆事,警官还跑来问东问西……嘿!”前胸压在凌波背部,他咕咕的笑:“警方怀疑梁处在学校里有个秘密情人,听那意思以为是个女学生因爱生恨杀了他。”

凌波哈哈大笑,震得脚踏车晃来晃去。

“卧槽!就老梁那德行,谁瞧得上呀?”

“你小心点别摔着我,今天来问话的警官就是上次早课和明老师一起来那个,你说他是不是以为大学里所有人都跟明老师似的,总有小姑娘在后面追才得出这么个结论?我们管理处都快笑疯了,真要有这么个瞎眼的货看上梁处,早特么传遍校园,保准比那个没事就偷东西在网上发图的神经病还火。”

两个大男孩嘻嘻哈哈骑过河畔,阳光嗮在河面铺洒的碎银般闪烁。

他们直冲下桥,拐弯就是学校正门口,两名安保人员围住个大喊大叫的上年纪女人,口音很重听不太明白在说什么,快要骑过去两人同时看见李未晓跑过来,连声叫着妈妈别这样,明楼和另一个漂亮女孩落后几步跟在后面。

凌波停住车,正要向明楼打招呼,突然看见那个女人疯了一样扑到李未晓身上撕扯她头发,扇她巴掌,明楼横身挡在李未晓面前,尖利的指甲挠破明楼眉峰。

他昂贵精致的眼镜飞了出去,在空气里划出一条弧形。

安保大声呵斥着一左一右抓住中年妇女,李未晓近乎濒临窒息的尖叫钻出捂住嘴巴的双手。

“老师!”

两个男孩丢开脚踏车跑近,手足无措瞪着鲜血流淌糊住明楼左眼。

明楼随意抹把血,转头直视李未晓的眼睛。

“不是你的错,别妥协,即使是你母亲也不要给她钱,绝对不是你的错,你是我最好的学生,最好的导师助理,相信老师,不是你的错。”

眼泪刷刷往下掉,瑟瑟发抖的女孩子很用力很用力的点头。

离他们两步远惊得目瞪口呆的漂亮女孩缓过来,又气又恨盯住犹在咒骂不该把你生下来的女人,抖着手扯单肩包的拉链,几次才完全拉开,翻出钱夹抽出一沓钞票大步走过去,劈头盖脸往女人头上甩。

“拿着钱立刻滚!滚!”

“汪曼春!”

身后明楼叫她的方式是从未有过的严厉。

她僵在原地,比刚才见明楼流血还要惶恐不安。

手指失掉力气,被风卷起的鲜红钞票倏忽飘到半空,安保们视线随那几张纸币移动,女人猛挣出钳制,抢过汪曼春手里的钱,看向这个漂亮女孩子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肥美待宰的羔羊,她跑得那样快,消失得那样迅速。

李未晓脸色惨白如纸,仿佛随时都可能像具断线木偶般倒地。

她蠕动嘴唇,目光呆滞扫视周围逐渐聚集起来窃窃私语的人群,小声嘀咕我会还钱的,我会还钱的,转身推开两个看热闹的人狂奔,漆黑长发在风里摇摆。

安保开始驱逐围观的人群,呵斥几个高举手机的不准拍照。

凌波跑过去抬起之前他丢在地上的脚踏车,扶车走来,半途拾起明楼不知被谁踩了一脚的眼镜,眼镜框错位扭曲着。

“老师,我先送你去校医院吧。”

他将眼镜交还给明楼,祁珏珉急忙帮腔:“是啊,先去看看医生,流这么多血还是检查一下的好。”

将损坏的眼镜收进口袋,明楼皱眉用手背去擦浸透睫毛的血。

旁边递过来一块手帕,质地精良,价格不菲。

明楼沉吟片刻,接过按住伤口,他看着这个惴惴不安,却对自己行为造成什么后果茫然不知的女孩子,声音里透出疲惫。

“曼春,你应该是最知道给钱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的人。”

反而放任那份贪婪滋长,击碎无辜者的自尊心。

“那个疯女人走了。”

她神情倔强:“我也不用李未晓还钱。”

明楼垂落眼帘没说话,捂着伤口默默往前走,学生们陪着他。

安保在树丛里找到风吹过去的两张钞票,斜睨明楼消失的方向面露不屑,“教授,呸,矫情!”

明楼打开自己别墅的门,浓郁的饭菜香气扑面而来。

厨房里探出笑嘻嘻的半张脸,明楼认得是阿诚队里的刑警。

“谢谢明教授的房子,来吃晚饭……你怎么受伤了!”

一嗓子吼出客厅里休息的所有刑警,明楼转瞬就被各种各样的问询声包围,每个人都把问题丢过来狂轰乱砸。

“都特么闭嘴!”

阿诚站在二楼缓台,凌厉扫视一圈,“吃饭去,九点开总结会,让明教授上来。”

明楼走过那条短短的路时被每个刑警拍打肩膀或后背,不停有人安慰他诚哥没在生气,诚哥可会心疼人了,您放心大胆往上走。

哭笑不得的明楼推门进自己卧室,壁灯和台灯晕出温暖的昏黄色调。

阿诚斜坐靠墙的小书桌朝他勾勾手指,光线透出白衬衫勾勒出他窄窄的腰。

抢步上前,双手撑住桌面将人半困在怀里。

“今天我过得不太好。”

面对明楼充满期待的神色,阿诚有点懵,他仔细查看明楼眉骨的胶布,搜肠刮肚回应一句。

“那我陪你吵吵架?”

可真会心疼人。

退开拖过椅子陷进去,明楼瞧着他乐:“老师教教你,再遇到这种情况最好亲上来,温柔狂暴都行。”

阿诚不轻不重踹他一脚,倾身靠近。

“想聊聊?”

偏头思索片刻,明楼双手交握在腹部与他对视。

“也许我该反省我的授课方式,最初梁处长来找我的时候,并不指望我教出专业的心理学人才,只希望我每周做一两次心理学方面的演讲,预防校内再次出现学生自杀,但心理疾病不像生理病症那样容易发现,我争取设立类似自助会那样的课程。”

他眼里闪着光:“我没教太多东西,我只是聆听,认真的听学生们说话,让他们感觉被听到,被看到,被接受,互相敞开心扉深入交流,可惜我现在才发现。”

明楼笑容敛尽浮现悲伤。

“我犯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错误。”

 

 

——未完待续——


碎碎念,停更几天,我要去期待已久的展会疯玩啦哈哈哈哈哈哈~~~~~~

PS:猜猜下一章会不会死人(喂)


评论(60)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