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8(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8


明楼的卧室不算大。

家具都是欧式的,窗边一张双人床,看得出被子整理得很匆忙,边缘稍稍卷起。

“你想换床单被罩也可以,我这里好几套没用过的。”

明楼打开紧贴墙面的衣橱翻找:“还有新睡衣,我们身高差不多你应该能穿……”

手掌在明楼腰部按压片刻就游移到小腹,阿诚猛将他往怀里带,低低的笑声含在舌根底部发酵。

“明教授,明老师,明先生。”

骨节分明的长手指沿着马甲向上攀爬,指尖钻进纽扣间狭窄的缝隙摩挲几下,烟草气息扑进鼻腔。

“如你所愿,我就在这里。”

阿诚的嘴唇若有似无触碰明楼脸颊,嗓音轻得像雾:“想怎么来都行。”

抓住阿诚试图探入衬衫的手,偏头望去,鼻尖挨蹭鼻尖,视线无遮无拦相互碰撞。

“我不保证这永远不会发生,但绝对不是现在。”

他蹬住地板朝后撞,阿诚被明楼突袭踉跄几步小腿磕在床板失去平衡,他重重倒进床铺,滑滑的蚕丝被将他包裹,明楼及时拧腰转身,没正面砸中阿诚,擦着他扑倒。

床铺咯吱一声响。

两人同时半撑起身子争夺主控权,在枕头和丝被间乱七八糟扭在一起。

明楼比阿诚想象的灵活,失去脚手架的地形优势,又连续熬夜精神不济,来回滚几圈阿诚就被死死压在下面,他防御性抬高手臂,放弃抵抗大口喘气,目光从明楼的脸溜到隆起的西裤,倏忽冷笑。

“何必这么费劲,我说过,怎么来都行。”

撤掉手臂让自己四肢随意摊开,他嘲弄般舔舔嘴唇:“别说你不想,不做就从我身上滚下去!”

明楼眸光闪了闪,喉结滑动。

缓慢俯身,明楼的面孔在阿诚瞳孔里放大,阿诚屏住呼吸,睫毛翕动不止。

“你累了,睡吧,我会在这里看着你。”

“明楼你特么有病!”

阿诚挣扎着要起来,后颈被干燥温暖的手掌托住,半强迫让他回应明楼专注坚定的视线。

“放松,我哪里也不去,一直看着你好吗?睡吧。”

明楼的声音很稳,像浇灌了混凝土的钢筋。

如果阿诚愿意,可以很简单的挥拳打掉明楼下巴得到自由,手指攥住丝被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他怒视眼前这人很浅很浅的微笑,倾听这人哄孩子一样的柔声细语,腹内叠声咒骂,骂着骂着眼皮沉重,意识断线风筝般被卷得无影无踪。

再醒过来,晨光透进窗户,阿诚蜷缩在明楼身畔,枕着他一条手臂。

“睡不到四十分钟。”

划开手机屏看眼时间,明楼不是很满意:“头痛不痛?”

阿诚没答话,静默片刻翻身滚到床铺另一端,脸埋进丝被里别别扭扭装死。

忍住不笑出声来,明楼起床甩动自己酸麻的手臂,从衣橱拎出另一套西装去二楼浴室换掉身上皱巴巴的衣服。

回卧室看到阿诚还趴在那里不动弹,就好像在别人身边入睡是件丢脸丢到姥姥家的事。

到床边揉揉那头乱毛,明楼嗓音里夹着浓重的笑意。

“东西随便你用,冰箱里有牛奶和水果,十点钟保洁过来收拾屋子,我打过招呼,你呆你的。”

“我要查案!”

阿诚躲开明楼的手翻身坐起,坏脾气的怒视他。

“别介意,不止你一个人会在精神压力过大的时候用性来纾解,你的问题是把性当做即将结束关系的标签,总带着负面情绪你才会始终无法放松,紧得像给对方上刑。”

明楼眼角笑出纹路,食指迅速勾了记阿诚下巴:“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足以证明你对我兴趣不小,深感荣幸。”

阿诚咬牙切齿,眼神像是要生生撕碎了他。

心情愉悦得仿佛要飘出花来,明楼步履轻快走下楼梯,准备出门去传道授业解惑。

阿诚气得火冒三丈,头脑却清醒机敏,高质量睡眠确实有帮助,这让阿诚更恼怒愤懑,推开卧室窗户点根烟,低头撞上一个漂亮女孩震惊的视线。

她站在别墅院墙外仰头,卷发红唇,美得仿佛怒放的玫瑰。

挺眼熟的。

阿诚自记忆里搜索,很早就到教室里等待明楼的学生之一,阿诚举手示意,女孩瞪他一眼就跑,晨风里传来女孩子呼喊明老师那充满喜悦与急切的声音。

一支烟吸完,阿诚洗澡,挑了件明楼的衬衫换,尺码虽然偏大,警用雨衣遮挡也看不太出来。

关键还是作案动机。

阿诚回派出所,路上和用喇叭反复广播防骗秘诀的治安巡逻车擦肩而过。

这段时间所有外调刑警都笑说被防骗秘诀洗脑了,天天听,每个人都能随口背出几句来。

会议室里烟味很重,几个家太远的刑警盖件衣服睡在拼凑的椅子里。

阿诚轻手轻脚翻开卷宗,现场照片和尸检报告摊在桌面重新审视。

死者长裤和内裤都被带走,未遭到侵犯,死尸倒地前敞开的姿态按照明楼的说法是侮辱,是显示对死者的绝对支配,警方也是从仇杀这方面入手。

如果明楼的犯罪心理学并不如临床心理学那么厉害呢?

让死者暴露下体,也可能是与情欲有关,活着的时候梁悦童这种状态让凶手感觉屈辱,愤怒,或是后悔,死后这种状态却让凶手感到解恨。

阿诚想到今早遇到的女孩子,年轻,美丽,毫不掩饰对老师的仰慕迷恋。

大学城里聚集着数万没有太多社会经历的女学生,成熟男人对她们是有吸引力的,梁悦童的灰色收入足够支撑一段地下情,他不愿意离婚,对方因爱生恨,或者梁悦童厌倦这段关系,却无法简单抽身。

总之从情杀出发再重新查查看。

“诚哥?”

刑警小陈抓着头发迷迷糊糊叫他。

“你再睡会儿,有人贡献栋别墅出来,以后大家可以去那边休息。”

阿诚扭头冲他乐,小陈听说有别墅能睡嘿嘿的笑,一骨碌爬起来,跑到他身边。

“诚哥,所长今天一大早过来商量,周末校方要给梁悦童办个追悼会,问我们能不能提供警力支援,到时候可能还有媒体要来,学生也多,他们害怕出现类似去年市内的人群践踏事件。”

追悼会啊。

阿诚指尖敲打现场照片。

如果死者在学校里真有这么个地下情人。

会不会来?

 

 

——未完待续——


碎碎念,要是我被诚哥这么撩早扑上去了,楼总你真是好样的233333


评论(61)

热度(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