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7(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7


嫌疑人逮捕于凌晨一点四十分左右,巡逻的辅警在三期二十九号女生公寓阳台外发现可疑黑影,强光手电照过去,嫌疑人受惊跌下二楼阳台,扭伤了脚。

一屋子刑警都笑。

“他身上有刀!”

辅警强调,仔细想想这么个笨贼也忍不住咧嘴,阿诚押押脖子,起身。

“行了,最凶恶的犯罪分子有可能因为很轻的罪行被抓住,万一这孙子就恰好是我们在找的凶手呢。”

“真要这样,诚哥你干脆买彩票去,五百万大奖不是梦!”

房间里又滚过一阵笑,焦躁凝滞的气氛冲淡不少,阿诚索性让大家休息一下,乐意的就去下面看看审讯,跟人家交流交流经验,自己捞件警用雨衣挡风,打算去外面走走整理思路。

大门外遇见个徘徊的女孩子,漆黑长发胡乱绑在脑后,环抱住自己在夜风里颤抖。

明楼的导师助理!

“李未晓?”

阿诚小跑过去:“这么晚……你还是先进来吧,有事放心跟我说。”

视线从警服转到阿诚脸上,李未晓神色凄苦迷茫,她哆哆嗦嗦喊了声警官,望了眼灯火通明的派出所,犹豫很久才艰难的点头,跟随阿诚踏进大门立即不安的四处张望。

大厅里的值班警官身材圆圆的,看到李未晓和阿诚交换个眼神。

深更半夜,惴惴不安的柔弱女孩,恶性事件几率很高。

“我……”

李未晓蠕动嘴唇:“我听说你们在二十九号女生公寓那边抓到一个人……”泪水涌起,声线断续战栗,压抑着羞耻和痛苦,“他可能是我弟弟。”

“……”

阿诚和值班警员面面相觑。

透过监控器的图像,李未晓确认被逮捕的嫌疑人是她弟弟李唯一,才十六岁,早就吓破了胆,哭哭啼啼交代因为想买最新型的苹果手机,姐姐有钱不肯给,就打算爬进女生公寓吓唬姐姐把钱要出来。

混账东西!

录完口供在审讯室见到李未晓,这小子立即大骂姐姐害人精,叫嚣你早给我钱不就没这事了!

审讯警官看不下去敲敲桌子,李唯一缩着双肩不敢继续大喊大叫,他看向李未晓的目光怨毒无礼,嘀咕这么害人看爸妈怎么收拾你,忽然又喊脚疼,李未晓脸色惨白,身子微微发抖,要带他去医院,李唯一不肯,只闹着要钱,阿诚咬牙,盘算把这小混蛋关几个小时长长记性。

“你够了吧!”

女孩子尾音喊破:“为了给你买新电脑他们抢走我的学费!那是我自己打工辛辛苦苦攒的!现在又要我的奖学金!我不给!我不给!”

她猛然蹲下环抱自己嚎啕大哭。

“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入室抢劫未遂,拘留。”

对面警官站起来把人揪起来推搡着弄出去,阿诚僵硬的呆在原地,他向来无法应付这种局面,派出所里和他比较熟的一个老警官把他拉出来,轻轻带上门。

“让她哭吧。”

老警官掏出烟盒:“这种情况每年都有,还单是闹进所里我们能知道的。”香烟盒一次次击中掌心,烟从撕开的封口蹦出来,掉回去,蹦出来,掉回去。

“管不了。”

他拍拍阿诚肩膀,默默走开。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李未晓开门出来,拼命向阿诚道歉,眼睛鼻尖都红彤彤的,路过的刑警都冲阿诚挤眉弄眼,不出声用口型嘲笑他把人家弄哭了没良心。

啧,真是报应。

“你弟弟明早就会放出来,我先送你回公寓吧。”

阿诚开车载她回去,夜晚的街道空无一人,李未晓凝视窗外匆匆掠过的景观树。

“我的学费是明老师帮忙垫付的。”

她交握双手:“告诉我分二十期还他,不接受提前还款,让我自己留着奖学金买好吃的还有漂亮衣服。”

阿诚轻轻笑了一声,停顿几秒,一打方向盘,“你遇见个好老师,到了。”

李未晓开门,又转身,哭肿的眼睛还红着,耳鬓凌乱的发丝随风四散飞扬。。

“不只是学费的事,明老师一直在告诉我,与其践踏自己,奉献所有来祈求别人施舍一点关注,不如……”

她漾起清甜的微笑将手掌压在胸口。

“好好爱我自己。”

女孩迎着夜风里跑向女生公寓。

这是要我代为表达对明楼的感激之情?你们不是天天见吗?

倒进椅背,阿诚摸摸裤袋,拽出系着吊坠的钥匙举高,平安牌在眼前晃动,繁复紧致的宝相花边缘折射光线。

三个多小时后,明楼听到一楼有声音下去查看,发现餐室椅背搭着件深蓝警用雨衣,桌面摆着热腾腾的外卖早餐。

洗手间传来抽水声,不久阿诚开门出来,朝明楼扬起眉毛。

“睡衣不错。”

“谢谢。”

明楼边回去换衣服边思考刚才是不是被耍弄了,自己捏起衣领瞧瞧,大姐给买的香槟金丝质睡衣,舒适,柔软,美观。

所以为什么要夸睡衣?

西装革履下去,阿诚在啃牛肉饼,旁边还有喝掉一大半的袋装热豆浆。

挨着他坐好吃早餐,明楼不急着开口,两人沉默着凝视窗外化不开的黑暗。

阿诚简单讲了李未晓的事,明楼欣慰的抿唇笑起来。

“那孩子崇拜你,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将纸袋两边对齐折叠,阿诚透过睫毛快速瞟了明楼一眼。

“王局介绍你是主攻犯罪心理学,教授的课程却大部分是临床心理学相关,你在治疗心理疾病这方面很有一套,李未晓的情况应该是被父母极度忽视成长为奉献型人格,如果你不介入,她会为忽视自己需求将一切交给家里人。”

“哪里奇怪吗?”

“不奇怪吗?”

阿诚将细心折叠成方块的纸袋留在桌面:“我曾经求过犯罪心理学专家治疗我弟弟,进行到第二阶段就必须转给临床心理学专家,他告诉我研究方向不同,主攻犯罪心理学的医生无法继续胜任。”

“我不是别人。”

明楼拿着阿诚折叠好的纸袋起身丢进垃圾桶:“你可以去调查我的履历,比大部分人辉煌些,你太疲倦,最好洗个热水澡再上床睡一觉。”

他自阿诚背后俯身,单手撑住桌面,呼吸拂过阿诚耳轮,明楼嗓音低沉暗哑。

“我的卧室在二楼右手边。”

 

 

——未完待续——


碎碎念,楼总表示哥就是学霸,别拿那些普通人跟我比

PS:不用期待,下章没肉,只有肢体接触23333

PPS:今天我的lof总是刷新不出来,强迫症感觉要疯

评论(63)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