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6(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6



从追逐到刺杀用时三分钟多一点。

“凶手应该是借助了滑轮组,我们也确实在脚手架的三条金属横杠上发现新的划痕,昨天晚上你就看到了吧。”

阿诚抬头仰望被无数纵横金属杆分割的昏暗天空:“死者体内残留三氯甲烷,这里距离教学楼并不远,使用麻醉剂防止死者大声喊叫引来目击者我能理解,但是费那么多力气摆弄尸体是为什么?凶手在很短时间内完成行凶,立即逃走会更安全。”

自己站起来的明楼顺着阿诚的视线看去。

两人面对面,立在脚手架内,犹如锁在金属牢笼里的囚徒。

困惑于天幕的狭窄残缺。

 

 

工头大潘因证据不足释放,嫌疑人的排查工作正式开始,派出所大部分人力投入到校区和生活区的夜间巡逻,局里派警员过来,逐步梳理被害人社会关系名单,分批问话。

大学城距离市内比较远,休息室不够用,折腾几天所有刑警都苦不堪言,阿诚不止一次听到有人抱怨从苏州回家都比从这里回家近,提交报告希望能包租个小旅馆让大家有地方打个盹,上边还没回音,明楼倒是先找上门来。

大雨过后,天气凉下来不少,阿诚从室内出来被猛烈的夜风吹得打个哆嗦。

车灯双闪示意,阿诚紧走几步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呼啸的风声和树冠摇曳的刷刷声皆被挡在外面。

明楼递过去茶饮料:“你到底睡没睡过觉,几天不见怎么憔悴成这样?”

抹了把脸,阿诚犹豫片刻,接下饮料捧在手里。

“查案子哪有时间休息,叫我出来要干嘛?不提供重要线索我可没空理你。”

阿诚双颊凹陷下去,衬得眼睛更圆更大,态度无礼却是笑着的。

将捏阿诚脸的冲动压回去,明楼双手交叠在腹部,望着顶棚假装思考。

“我春天来教课时就在附近租了栋别墅,上下四个能睡觉的房间,太阳能热水,可以煮饭,每天有钟点工来打扫,供十几个人轮流休息不成问题,下午有时候我需要在会客室接待学生,当会客室关起门,大家都小声点就行了。”

明楼偏过头轻笑:“怎么样?这算不算重要线索?”

弹了下舌头,阿诚侧身面对明楼,仔仔细细打量他半天,点评一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次明楼没忍住往他胸口捶了一拳。

“派出所门口袭警,你胆子可真够大的。”

阿诚打开车门,夜风将他的头发吹得乱七八糟,逆着身后建筑物铺洒的光芒仿佛随时会被卷走的人形纸片。

系着吊坠的钥匙丢过去,阿诚接住,重重关上车门。

回程口袋里手机震动,摸出来发现是明楼发送的一个地址,他停在罗马柱旁回头。

明楼的车窗贴了膜看不到人,几秒钟后车灯轻快闪烁,阿诚挥了挥手,悠长的喇叭声刺透凛冽风声向他道晚安。

进门阿诚立刻拨通崔中石的电话,客气几句直接问明楼是怎么回事。

“太周到热情了,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事情不对劲?”

阿诚查看钥匙吊坠,宝相花图案的珐琅瓷平安牌,他打算去扫描一下看里面有没有窃听器或定位装置。

“明楼干什么了?”

线路对面的崔中石脸上浮现忍俊不禁的表情,歪头夹着电话给自己泡杯浓茶,吹了吹水面蒸腾的热气。

“提供自己的房子当我们刑警休息的地方,特意过来给我送钥匙,这种行为很反常,凶手有时会故意接近刑侦人员来打听案件情况。”

崔中石笑出声来:“阿诚,他有很明确的不在场证明,心智健全,不具备反社会特征,多相处一下,你会发现明楼就是个体贴周到的人,没什么奇怪的,你现在负责的案子我知道,明楼得到的资料都是王局直接给的,也参加案情分析会议,没必要再从你那里探听消息,和明楼聊聊天,我相信他一定能帮到你。”

沉默片刻,阿诚嗯了声。

既然不太可能是犯罪嫌疑人,这么殷勤肯定就是另一种目的,好对付。

他把钥匙塞进裤袋,随手将明楼送的茶饮料抛上抛下,手机里传来崔中石平稳的声音。

“阿诚。”

“嗯?”

“你崔婶说,这周末孟韦又跑到我家里去住了。”

茶饮料擦着阿诚的指尖落地,撞击地面滚到墙角,淡金色乌龙茶在瓶子里剧烈摇晃着泛起雪白泡沫。

阿诚干巴巴道歉,失语症般再说不出话来。

“没什么,你别着急,孟韦和平阳、伯禽相处得很好,你崔婶今天还夸他帮忙辅导孩子们做作业,等你这阵子忙完了,把孟韦从寄宿学校接出来几天,你们兄弟俩一起去旅行或做些别的。”

“嗯,好,我会的,崔叔你忙吧,拜拜。”

挂断电话,阿诚想给小十岁的弟弟传条信息,凝视打开的界面,脑海里只剩大片大片的空白。

关闭屏幕显示,阿诚大步迈向会议室。

被遗忘的茶饮料荡起的泡沫接连破碎消失。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校方给出的死者经手的处罚名单出乎意料的长,同步调查的还有与死者有经济往来尤其是灰色收入相关的嫌疑人,名单依旧很长,两方面都没有什么实际进展。

死者伤口为三角形,宽四十六毫米,最深达一百九十毫米,法医室认为凶器是西式厨刀,专门用来剖鱼或剔骨的那种。

就和滑轮组一样范围过大,尽管安排人走访大学城周边提供这类器具的商店,以及从数家专业快递公司调取此类商品邮寄进大学城的数据,然而这就像从汪洋里捞一条鱼,凶器也可能是从市内夹带进来,搜索范围就要再次扩大。

“换个思路。”

阿诚敲打烟盒,低头叼住跳出的香烟,拨动打火机,橘色火苗窜出的刹那窗外响起警笛急促有力的轰鸣。

嘈杂打破单调的深夜。

很快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后一个辅警推门闯进来,他年轻的面庞因激动而微微涨红,嗓音又高又尖。

“我们抓到了身上带刀的可疑份子!”

 

 

——未完待续——

 


碎碎念,第五章我不会承认我是黑粉哒23333我只是对楼总爱得深、沉!


评论(53)

热度(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