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4(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4



清晨七点雨势未歇。

天还是黑的,校园林荫路两侧的路灯朦朦胧胧,犹如一小团一小团即将熄灭的萤火。

阿诚撑一把黑伞独自走在空旷的校园,教学楼是宏伟典雅的欧式建筑,他走向林木掩映的蓝顶古堡,越过敞开的大门,拐到通向行政楼的小径。

他特意放慢步速想知道能不能看到脚手架那边,树木遮蔽视线,大雨天黑,有目击者的可能性很小。

工头大潘被暂时拘传,最多限制自由二十四小时。

慢慢绕着整栋行政楼观察地形,建筑工人应该是最熟悉这个区域的群体,工头不但与被害人相识,还有金钱往来,如果梁悦童索取的回扣金额太过分就有可能引发怨恨,而被害人因为股市危机需要钱。

问题是为什么要选择会立刻惹来嫌疑的地方行凶?如果是临时起意冲动型犯案,被害人有什么理由在暴雨天气跑到这个地方?昨夜搜查过这片区域,脚手架几处金属杆都呈现血液反应,确定尸体所在地就是第一案发现场,怎么想在这种基本开放的地点作案都很奇怪。

死者失踪的长裤和内裤也还没找到。

这一点尤其让阿诚忧心忡忡。

带走死者的物品做纪念,符合连环杀手的行为习惯,那意味着案件会变得非常棘手,而且媒体将如同嗅到血腥的鲨鱼一样蜂拥而至。

阿诚离开行政楼,教学楼的窗户接连亮起灯,阿诚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不到七点半。

早课前温书的学生吗?

走到小径尽头,昨天见过的王警卫正和几个学生在正门雨遮板下面说话,那些年轻人追问梁悦童怎么死的,王警卫一直念叨人家不让多说,学生们失望的拉出长音。

阿诚观察这些念叨着好可怜好可怕的年轻人,没有伤感遗憾,只看到兴奋。

就连兴奋也没能持续多久,转而七嘴八舌抱怨食堂和宿舍。

伞面被人自后敲了敲,阿诚后颈汗毛直竖,侧身望去,果然是明楼。

那张好看的脸映入视网膜就让阿诚焦躁不堪!

“早呀,警官。”

明楼戴了副细框眼镜,抿唇而笑,他左手持伞,右手腕挂着保温杯和纸袋,收回敲打阿诚黑伞的指尖,抬高的手臂却没放下来,“还有时间,一起吃早餐?”

阿诚瞪他。

“就当是上课前你来问我梁处长的情况,八点之后你想问询的校方领导才会来校。”

稍微停顿几秒,明楼笑意更深:“还生气呀,我从没像昨晚那么狼狈过,要不是被突然袭击时姿势很难抵抗,你不可能那么容易制服我。”

“是你先在作案现场乱逛!”

“好吧,好吧,我也欺负了你,现在请你吃早餐,扯平了?”

扯平个鬼!

阿诚有种想把伞往他脸上砸的冲动,昨夜熬到现在阿诚还没休息过,后脑隐隐作痛,胃部阵阵收缩,听到早餐这个词唾液就大量分泌。

把早餐全吃光一点儿也不给这个坏家伙留!

明教授的早课教室在六楼,里面灯火通明,能听见一个女孩子不耐烦的声音阻止什么人做事,反复说着别弄了,别弄了。

推门进去,教室里几个人同时抬头。

“明老师!”

一个漂亮女孩子跑过来热络的抓住明楼手腕摇晃:“才回来,新学期最想上的课非要拖延到现在,讨厌死了!”

她边嘟着嘴撒娇边偷偷观察阿诚。

明楼淡淡的,既不抽出手也不做解释,向教室里的人挨个问好。

教室里的椅子摆成一大圈,靠墙并排两张长桌,堆满独立包装的饼干和小蛋糕,一个男孩子似乎正把所有食碟以同角度等间距摆整齐,最边缘的碟子还没来得及调整。

“同学们先去自习室,上课再回来,未晓留下,警官要问问我们梁处长的事。”

室内气氛顿时变得微妙,捉住明楼手腕的女孩再看向阿诚眼底闪着警戒和敌意,学生们陆续走出去,刚才摆食碟的男孩子经过门口递给阿诚一只纸杯,腼腆谨慎的笑笑随即离开。

明楼带领阿诚紧挨着坐下,介绍唯一还在教室里的女孩叫李未晓,他的导师助理。

扭开保温杯,研磨咖啡的浓郁香气扩散而出,阿诚喉结动了动,明楼立刻往他纸杯里倒咖啡,淡薄的轻烟飘起,阿诚眉宇间的紧绷有所缓解,没怎么抵触就接过明楼给的三明治开吃,明楼抬眼看他,浅浅翘起嘴角。

李未晓错开他们几个座位交叠双手不声不响的坐着,明楼递给她的三明治被安置在闭合的手腕间。

“梁处长为人怎么样?”

阿诚吃饱了拿出记事本。

“工作很努力,人缘很好……”

被明楼扭头看着,李未晓面孔慢慢涨红:“梁处长都不在了……”

“挺精明的,别的不太清楚,今年三月份有个学生从宿舍楼跳下来死亡,四月份他就联络我姐姐,介绍我来教授心理学课程,说是授课,更像是大范围的心理健康辅导,哦,我姐姐就是明氏集团的董事长。”

倒是真会找机会卖人情,校方和明氏都能讨好,啧,家里有钱就装教授出来骗小姑娘,斯文败类!

“我参加国际交流会也是梁处长费心安排的。”

明楼像是看穿阿诚的心思,眯细眼睛:“你可以随时查看我的履历,任教资格没有任何问题。”

白他一眼,阿诚继续:“最近他有没有和谁吵过架?”

刚回学校授课的明楼不做声。

李未晓微微低头,手臂朝内压:“没听说,他不怎么理会我这样的导师助理……就是,上星期梁处长的车窗都被砸了,也不知道谁干的,梁处长特别生气……”

“他的车是不是就放在行政楼前方的停车场?什么颜色?什么型号?”

阿诚探身凝视李未晓。

“好像是停在那里,是辆黑色奥迪吧……”

“谢谢你,等我一下。”

阿诚抽出手机打给大学城派出所,要求他们调人带着仪器来检查死者的车子,李未晓紧张不安的看向明楼,后者安抚性微笑。

其他关于梁悦童的问题李未晓大多不清楚,看时间也快要上课,没有学生闯进来很可能是之前早到的那几位在外面拦着。

阿诚起身,明楼送他,手臂搭住阿诚肩膀,气音耳语:“中午来找我,如果尸检查出死者曾吸入氯仿之类的迷药,我知道他是怎么被杀的。”

耸肩甩掉明楼手臂,阿诚半路折回长桌,将唯一歪斜的食碟摆整齐,转身大步朝外走。

路过明楼仰脸朝他一笑,嗓音轻得像雾。

“我也知道。”

 

 

——未完待续——



评论(55)

热度(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