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3(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3



“女性也可以?”

阿诚笑得特别虚伪:“都闭嘴,听听明大教授的高见。”

长腿交叠,穿件白衬衫的明楼头发还湿着,眼神倏忽锐利。

“我看过现场,二层横杠确实太高,但如果凶手借助工具,例如……”

他转头定定注视阿诚的眼睛:“可拆卸滑轮组和绳索,根据力学原理,不计算摩擦力,动滑轮组可省一半力,动滑轮组用的越多越省力,如果精心计算好角度和间距,女孩子也能拉起体重一百七十斤左右的成年男性,现场具备安装辅助工具的条件,到处是结实的金属横杠。”

你怎么不去写小说!?

“太牵强吧。”

阿诚用钢笔底端频繁敲打记事本页面,眼珠骨碌碌一转:“尸体的平衡很容易被打破,第一发现人只是在最外面踹了踹尸体就掉下来,凶手要拆掉滑轮组必须在脚手架上爬来爬去,震动稍大尸体就无法维持原样。”

明楼赞赏的多看他几眼,竖起食指。

“一块长宽都合适的木板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尸体拉上去放在平搭在二层横杠间的木板上,收掉滑轮组和绳子,再进行尸体摆放,坐在木板上慢慢蹭下来能让震荡减至最小,那里是工地,木板往废料堆里一扔,滑轮组和绳子藏进背包,其他的大雨会帮忙。”

瞪视明楼几秒钟,阿诚吩咐明天查一下脚手架有没有装过滑轮组的痕迹。

“当然,从受害者被摆放的姿态和失去下半身衣物来看,凶手为男性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你特么就是想抬杠是吧!?

阿诚怒目而视,明楼假装没发现直视显示屏里的现场照片。

“这种来者不拒的姿势和裸露的下半身都显示凶手在侮辱死者,凶手怀有强烈的憎恨情绪,凶器应该是刀具,出其不意的刺杀,双方很可能认识,关系不对等,死者梁处长生前是上位者姿态,凶手因为死者蒙受过某方面的损失,或凶手本身就是某方面的弱势群体,行凶让这个人得以掌控死者,倾向于凶手第一次作案,阅读研究过大量刑侦方面的书籍,受教育程度偏高,知道天气和地点能给刑侦工作制造困难,但达不到反刑侦的程度,我还需要更多准确的案件材料才能深入侧写。”

王天风点点头:“先重点梳理死者的社会关系,排查近期与死者结怨的所有人,死者的职位是总务处处长,经手账目钱款繁多,要特别注意他的经济往来,人员由队长分配,明教授跟我来。”

两人出门,身后传来阿诚简洁清晰的各项指令。

明楼没忍住回头,阿诚削瘦高挑,他的圆眼睛和小面孔都显得年轻,坚毅的眼神和严肃的表情却让那种略显稚嫩的感觉荡然无存。

有意思。

跟着王天风到局长办公室,明楼直接坐进办公桌对面的客座。

王天风踱进办公桌里面,双手背后,军姿站立,他桌上的台灯稍微朝外倾斜,光线照向明楼。

“继续,把你在会议室隐瞒的想法都说出来。”

“只是一种直觉,我不想扰乱调查方向。”

明楼斟酌字句:“法医室会检查死者是否遭受过侵犯,我认为没有,但凶手在现场很可能出现过强烈的性唤起,起因是正常的抒发渠道无法获得满足,长期遭遇到严重的性挫折,一个在普通人看来不起眼的小事都能形成杀人的导火索,如果是这样……”

“今天的案件只会是个开始。”

王天风大部分面孔隐在晦暗处,他缓慢的弯腰俯身:“在校内调查一下,带着你那哄骗女人和小孩的手段四处转转,聊聊天,探听死者的消息,注意心理异常的人。”

“只是接机请吃顿饭就这么使唤我。”

明楼眼帘垂落片刻表示赞成,抬手看表:“我先回家了,估计大姐没睡还在等门,我在局里的协助身份先保密,只需要策应人定期联络,我要你的队长,一举两得。”

他起身,去拿办公桌外侧的旅行箱,王天风拖开椅子坐下,按住电话机上的秘书处快捷键。

“让方队长给明教授叫辆车,再送送他。”

雨还在下,站在警局正门立刻就觉得潮湿阴冷。

阿诚不情不愿和明楼并肩等出租车,打定主意不跟这个明教授说话,明楼几次搭讪都嗯嗯啊啊糊弄过去。

“警员们叫你诚哥。”

明楼拇指摩挲旅行箱的拉杆,声音压得很低:“正常应该称呼你方队或方队长,你本人这样要求,是单纯厌恶你自己的姓氏?还是抵触姓氏代表的意义,家族,繁衍子嗣,更重要的。”

他凑近阿诚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极微弱的呼吸搔在阿诚耳轮:“对抗你的父亲。”

阿诚瞪过来的眼神就像要撕咬他的喉咙。

明楼迅速退开,那点非常幼稚的得意藏也藏不住。

欠揍!

要不是出租车拐进院子,阿诚的履历档案里恐怕就要添上殴打同事这样荒诞的一笔。

送走明楼,阿诚怒气冲冲返回办公室。

他不是没接触过从事心理侧写研究的人员,长期协助局内办案的崔中石又亲切又和善,侧写准确率较高,与阿诚合作得很愉快,私交非常不错。

外省几年未能侦破的恶性杀人事件征调全国一线心理侧写师,崔中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推荐了一位接替他的人。

阿诚初次对崔中石和局长的识人眼光产生怀疑。

警员小陈正在等他。

“诚哥,死者的妻子刚下飞机正往局里赶,小朱也是女的,安排她陪同家属认尸并视实际情况进行问询。”

将记事本翻过一页,警员报告:“死者和妻子共有三套房产,其中正在居住的一套还有少量贷款,夫妻双方都未发现不良债务,死者被套住的股票数量很大,不符合他的正常收入金额,王局的思路应该是对的,可以从经济这条线查下去。”

阿诚稍作思索。

“这样,以调查继承财产的名义让死者妻子列出她知道的所有财产清单,请求大学城派出所协助,现在就把那个姓潘的工头叫到派出所喝茶,当他面跟承建公司约时间问询,别理他也别放人,晾着。”

凌晨一点半,大潘承认拿到项目后给了梁悦童回扣。

 

 

——未完待续——

 



评论(66)

热度(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