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1(心理学明教授和刑侦队长诚)

明楼/阿诚


注意事项:有原创人物、有非主要角色死亡、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描写、请慎入


Cruel Intentions 危险游戏  01



早晨开始暴雨倾盆,密集的雨粒砸进土地激起白烟。

晚上六点多才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最近多雨,负责整修学院行政楼的工头大潘担心合同期内完不成进度,开门走出简易工棚,雨丝飘在脸上微微的凉。

他也没回去拿伞,在蒙蒙细雨中大步走向行政楼,这段距离稍微有点远,林荫小路上遇到两三拨撑伞的大学女生,看到他都不由自主往旁边躲着走。

大潘眼睛往女孩子们光滑的腿上瞟,心里恨不得一大耳刮子抡上去。

行政楼临着河,是大学城里最早投入使用的建筑物之一,十年期间多次墙体渗水,局部修葺到现在,墙面新旧色彩不一,被学生戏称为补丁楼,现在院方终于招标彻底整修外墙,重新粉刷内部墙面,更换必要的设备。

雨势又有增强的趋势,大潘烦躁的边仰望天空边靠近行政楼背面的脚手架,咒骂一声,踹在架子上。

噗通。

传来重物落进泥水里的闷响。

“我草你的,谁在那儿!?”

他大喊,回应的只有渐密的雨声和愈发浓烈的昏暗。

不远处的教学楼底层大厅亮起白炽灯,透出玻璃墙在雨夜里铺洒出一小片温暖的光明。

脚手架深处隐约浮现黑黝黝的轮廓,大潘浑身汗毛刷的立起,无法言喻的寒意自后背游蛇般窜上来。

吞咽口水。

他按亮手机自带的电筒图标,伸长手臂照过去。

一双突出的眼睛在光束里直直瞪视大潘。

惊恐的嚎叫响彻平静校园。

 

 

“该死的雨!”

阿诚跳出车子没走多远就被淋透。

行政楼外到处是身穿深色雨衣的警员,工地晚上干活用的探照灯全部打开,临时弄了个简易塑料棚保护现场。

刚走进明亮的灯光里,有相熟的警员小跑着赶过来给他撑伞。

“诚哥!”

“情况怎样?”

“不乐观,雨太大什么痕迹都被冲没了,刚拍完照,正在做现场分析。”

警员苦着脸小幅度挥手,“死者身份已经查清,梁悦童,男,四十二岁,学院总务处的,致死原因是尖锐物体刺入心脏,主动脉断裂,更详细情况得等法医初步检查结果出来,现场……很奇怪……”

抬高眉毛,阿诚踏进塑料棚,脚手架很宽,他不得不像其他人一样弯腰摸进现场,避开纵横交错的障碍物,死者毫无遮掩暴露在强光下,侧脸俯卧,面容扭曲,眼珠凸起,衬衫胸前血迹被雨水冲洗过近似粉红色,而他的裤子不翼而飞,光裸的下半身泡在泥水里说不出的诡异。

阿诚刹那哑然。

大量雨水砸在顶棚噼啪作响。

“死者的鞋子在那边。”

警员指向不远处,“根据第一发现人的口供,他踹了脚手架后听见重物倒地的响声,所以……”

“尸体曾经被摆出特定姿势。”

阿诚退后几大步,抬脚蹬住高度只到膝盖的横杠,起跳,双手同时抓住脑后钢管挺身离地,两条长腿大大敞开压住较高的横杠,艰难的保持住平衡。

难怪外侧脚手架被踢一下尸体就会受到震动掉下来。

低头目测距离地面高度约为一米七五,阿诚心想如果死者在这个位置被侵犯过,凶手得是个超级巨人。

那这种姿态是否代表某种特殊意义,对凶手来说象征某种仪式?

咔嚓,咔嚓。

阿诚抬眼就看到警员端着相机冲他猛拍照片,对方还不忘夸奖一番,“死者之前应该就是被摆成这样,诚哥你柔韧度真好。”

收腿跳下来,阿诚白他一眼,仔细勘察现场后进行相关人士问询。

第一发现者受到惊吓,至今说话颠三倒四,报警电话是相邻教学楼的警卫打的,老头子姓王,五十多岁还很硬朗,听见工头大潘的叫声迅速赶来,见到尸首也吓得够呛,幸好心理承受能力强,报完案,不敢只和吓傻的工头呆在原地,呼叫当值的所有警卫过来封锁现场,驱逐那些听到些微风声来瞧热闹的学生。

雨越下越大,什么也看不到的学生耐不住陆陆续续走开,阿诚通常头疼的大量闲杂人等围观并没有出现。

处理得很好,可惜天气原因依旧没留下什么关键性线索。

尸体运回警局交给法医进一步解剖,大部分警员同时撤离,阿诚跟大学城直属派出所的所长留下,应付惊慌失措的校方,所有问题他都板着张脸答一句无可奉告,所长只好负责体恤安抚打圆场,笑得褶子都又酸又痛。

最终和校方敲定,派出所尽快拟出巡逻路线,杜绝安全隐患。

解脱出来,所长直擦汗,大学城辖区遇到最多的案件也不过是小偷小摸。

“几个月前有个男生从宿舍楼跳下来自杀,我还以为最糟也就那样呢,没想到啊,没想到。”

出了教学楼大厅,阿诚表示还想去现场转转,衬衫和裤子早就湿透紧紧黏在身上,皮鞋里全是水,他懒得再去车里拿伞,直接走过去。

失去探照灯照射的行政楼没于沉沉黑暗。

阿诚撸了把水淋淋的额发,脚手架深处一点微弱的光亮闪进虹膜。

心理异常的凶手有时会返回作案现场!

放轻脚步,阿诚蹑手蹑脚摸到亮光侧后方边缘蹲伏,那点昏黄的光很像手机自带的电筒照明,范围窄,亮度低,但如果有目的的搜索什么东西完全够用。

放缓呼吸,稳定心跳,指尖摸到枪柄又松开,阿诚扭扭脖子,此时他的眼睛已经适应这种光线,能看出握着手机照明的男人个子很高,他偶尔将手机举到额际,眼镜框边缘泛起粼光,眉骨漂亮,鼻梁高挺,侧脸凌厉英俊。

衣冠禽兽!

阿诚慢慢吐气,仿佛狩猎的黑豹屏气凝息,等待猎物接近给予致命一击。

手机光亮在塑料棚下转了几圈向外移动,男人弯腰钻出最后那道横梁的瞬间,余光瞟见旁边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来,下意识抬高手臂抵挡,猛被撞翻扑跌在地,侧腹砸到钢管火辣辣的疼,同时手臂被扭到背后。

“老实点!警察!”

阿诚吼叫着,使劲将那张非常好看的脸压进泥水里。

 

 

——未完待续——


碎碎念,说好的两大主角相见天雷地火浪漫温馨呢23333诚哥这次还得姓方


评论(105)

热度(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