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欲盖弥彰 向哨 续篇

明楼/明诚


楼诚向哨


欲盖弥彰  续篇


还是幼仔形态的黑豹伸出肉乎乎的小爪子去拍打蟒尾时。

明楼就知道阿诚会成为自己的哨兵。

契合度高低能轻易分辨出来,评判标准是精神体对待哨兵和哨兵精神体的态度。

不动声色在报纸后悄悄观察自己的蟒晃动尾巴尖,逗引黑豹前爪的小肉垫一次次打中地板,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换个精神体,蟒能把对方从客厅抽飞过院墙。

“大哥,吃水果。”

少年在明楼面前放下盘切好的橙子,视线转到玩耍的精神体很是吃惊,急忙过去捞起黑豹教训,“别打扰大哥。”

黑豹在他臂弯里挣扎,蟒在地板上缓缓游动,绕过阿诚脚踝沿着双腿攀爬,少年僵在原地动都不敢动,大眼圆睁着注视比他腿还粗的蟒缠到腰间,连呼吸都停滞,扭头无声的向明楼求助。

明楼翻过一页报纸,眼皮都未抬。

蟒缓慢在他单薄削瘦的身体上游移,带着种胜券在握的慵懒,鲜红信子在他手掌边缘弹动,阿诚松手,黑豹敏捷落地,绕着主人漫步一圈又去扑蟒蛇的尾巴。

阿诚想喊明楼,蟒蛇高高昂起头敲在他心脏位置,阿诚受惊闷哼一声,却感觉不到该有的疼痛,惊疑不定捂住胸膛。

蟒滑下去缠住黑豹,任凭喉音低沉的小兽露出肚皮对蟒身又舔又咬。

默默将报纸举高一点遮住脸,明楼唇畔弯出浅浅弧度。

少年眼角瞄着嬉戏的精神体靠近,坐在沙发另一端安静乖巧的等待明楼看完报纸,手掌轻抚被攻击过的地方直皱眉。

明楼拍拍身旁沙发垫,阿诚蹭过去,仰头喊了声大哥,明楼折好报纸专注的听他说话。

“你说过精神体的攻击会对人产生伤害,要我小心控制不要随便下指令。”

阿诚扁嘴,“刚刚你的蟒撞我。”

没能忍住笑意,明楼眉眼弯弯,“哦,你这是告状?”见阿诚使劲摇头,明楼抬手按住那颗小脑袋。

“那不是攻击,算是游戏和表达喜爱的一种,你才刚觉醒,以后感官会变得更敏锐,很快你就能真正感觉到它,产生牢固的精神纽带后,你也能跟我的蟒沟通。”

“精神纽带?”

“是……等你长大我再解释。”

事实证明蟒蛇在束缚方面得天独厚。

双手被蟒身缠住直直拉高在头顶,阿诚仰头哼出绵长的鼻音,上半身高高挺起离开床铺,只剩一颗扣子的衬衫遮不住大片大片汗湿的皮肤,明楼单手按住他小腹将人压回去,慢条斯理拉扯自己的领带。

指尖勾住领带结,夜色般深沉的丝质物缠绕他的食指。

“阿诚,精神纽带的产生需要我们的精神图景融合,长时间保持精神链接感觉对方的情绪。”

明楼跪坐在阿诚长腿之间,语调平稳的气音刺透雨声,他低低的笑,指腹顺时针在阿诚肚脐绕圈,“结合热已经过去,我们可以慢慢来。”

丝质领带绑在阿诚左腿,明楼反手揉捏一直趴在他背后舔咬他耳朵的黑豹后颈,舌面倒刺弄得明楼耳朵透红发亮,偏头吻在黑豹湿漉漉的鼻尖,“乖孩子,到下面去。”

愉悦的喉音在黑豹声带振动,顺从的跳下去蹲好,明楼递过去领带另一端让黑豹紧紧咬住,阿诚不得不最大限度敞开自己,他呼吸急促,眸子里弥漫薄薄一层水雾。

“试试看指挥我的精神体让你自由。”

明楼摩挲阿诚柔韧的腰,俯身凝视哨兵的眼睛。

“不、不行,我没办法……哈……哥!哥哥!”


一到楼诚就会出现的长微博地址:http://ww3.sinaimg.cn/bmiddle/005KD1Kxjw1f1htytm3nqg30c80tjwgl.gif


心脏疯跳,呼吸急促,快速攀升的体温一点点回落下来。

后背的汗水变凉,明楼打个哆嗦,阿诚迅速爬起来去关窗户,只穿着皱得不成样子的衬衫烧水泡茶,还不忘叮嘱明楼先盖毯子让身体保持温暖,毫无温存缠绵的自觉。

“我是不是哪里教错了?”

抖开柔软毛毯的明楼气结,不开心,不满意,不痛快的情绪在两人思维里闪着光。

翻翻眼睛,将红茶端到床上,阿诚溜进毯子用脚趾搔他肚子,“行了啊,出国后你就故意跟我保持距离,害我等这么多年才开斋,我还没抱怨呢。”

“那都是为你好,希望你好好读书远离是非,结果禁止你随便放出精神体都没用。”

明楼半是恼怒半是骄傲的训斥,拢着茶杯在毯子里轻踹阿诚不老实的腿。

你还敢委屈?

明大少爷从阿诚和黑豹还那么一点大的时候就开始漫长的等待。

 

 

——全文完结——


碎碎念,这个系列除了精神图景可以开心的污,我把魔掌又伸向了精神体_(:зゝ∠)_肾已经不太好,决定下回走心




评论(64)

热度(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