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装书走肾版

走肾走得急需撸两串大腰子ԅ(¯﹃¯ԅ)

【楼诚】欲盖弥彰 向哨

明楼/明诚


楼诚向哨


欲盖弥彰

 

这个时刻终于到了。

阿诚浑身发烫趴在窗台,伸手,触碰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

些微凉意转瞬因灼热的皮肤蒸发消散。

无精打采瘫在阿诚脚边的黑豹倏忽竖起耳朵,矫健敏捷的精神体跃起穿门而过,阿诚慌乱转身,碰翻窗台闲置的半瓶香水,砸在地毯上滚到墙角,留存满室浓烈刻骨的柑橘气息,混着些辛辣翻滚。

顾不上收拾,阿诚跌跌撞撞去开门。

明楼正抬手欲敲,他的蟒蛇卷缠在黑豹身上,长长的尾巴拖在地上也懒得抬一下。

“大哥。”

勉强扬起笑脸的阿诚发着抖,脸颊和半遮半掩的胸膛烧得通红,光脚踩着地板也不觉得冷。

明楼观察他,探究他,神色如常的进门,将雨伞和脱掉的黑色皮衣丢给阿诚放好,边走边咬掉皮手套,对大敞的窗子皱眉。

早春尚寒。

又是湿气重的雨天,明楼踱到窗边,眺望外面雨珠敲打书店摇晃的招牌,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芬芳。

“结合热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不回头,嗓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大概四个小时前。”

阿诚眸子里水波荡漾,手足无措的立在明楼身后,期待而紧张的唤了声大哥。

“倒是能忍,怎么不去找那个和你契合度高到能引发结合热的向导?”

明楼轻描淡写的问,对快要打结的黑豹和蟒置若罔闻。

“大哥!”

阿诚烧得浑身疼,再没气力玩看破不说破那一套,“你敢不敢伸手碰碰我!”

窗边这人依旧不回头,黑豹蹭过去,伸展脖颈用脑袋去拱明楼自然垂落的手指,阿诚脚踝一紧,粗壮的蟒顺着他笔直长腿蜿蜒而上。

精神体没有温度,柔韧蟒身的凉滑触感皆来源于向导对哨兵感官的戏弄。

蟒摩擦过大腿内侧游走到阿诚窄腰,钻进衣摆散开的衬衫,贴着滚烫的皮肤绕过后颈,嘶嘶吐着蛇信弹击阿诚耳轮。

“大哥!”

难耐的呼唤,阿诚踏前一步,想去碰触抚摸黑豹头顶的明楼,一脚踩空,仗着反应灵敏堪堪滚在并不宽敞的木板桥,蟒收紧身体,骨头格格作响,阿诚被绞得闷哼,晴空落进虹膜宛若剔透的琥珀。

呛辣混着浓重的水雾香气飘散在空气里。

虚与实,欲念与理智,界限越来越模糊不清。

阿诚仰头喘息,脑浆都像沸水般咕咚咕咚冒着泡。

蟒稍微放松,滑溜溜绕过阿诚后颈游移到小腹,钻出衬衫下摆缠住阿诚手腕,带到长裤拉链处。

暗示不言而喻。

阿诚抖着手指寻找明楼,他的向导舒舒服服坐在湖畔繁盛的草叶间,黑豹肚皮朝天倒在明楼膝上,保养得宜的手搔着柔软的腹部绒毛,黑豹蜷起的厚实爪子在虚空挠了挠,喉间震动满足的咕哝。

嫉妒自己精神体的哨兵气恼扯掉长裤。

湖水荡起波澜,云层遮蔽天光。

雨水砸碎在额头溅起小水花。

阿诚双手扳住窗框,全靠臂力支撑不从窗口翻出去,明楼单手压在阿诚胸膛,食指勾着腰带慢慢拉扯,阿诚犹如哭泣般的喉音取悦了他,指背轻擦过兴奋的鼓胀,阿诚绷紧身体战栗,叫大哥的声音里充溢着哀求。

“别动。”

明楼倏忽退开,阿诚长裤大敞,闭着眼躲避雨水打进眼睛,全身都绷紧到疼痛,被明楼触摸才稍有缓解的热度再次狂涌,他抿紧嘴唇将呜咽吞咽掉。

冰冷的东西刺入体内。

阿诚挺身,猛然拉长走音的声调黏腻得仿佛麦芽糖浆,蟒细滑的尾端在他体内探索,粗壮的蟒身缠住他手臂,鲜红信子在阿诚硬热的器官顶端弹动。

咬牙夹起双腿滚过木板桥,狼狈侧躺在明楼身边,黑豹翻身绕到明楼背后,偷偷摸摸用肉乎乎的爪子去拨缠住主人的蟒,从阿诚腿间昂头的蟒闪电般窜到黑豹眼前,狠狠撞击黑豹柔软的鼻子。

嗷呜一声,黑豹退后半步,圆眼睛潮湿水亮,再次靠近低头去蹭蟒的内腹。


楼诚就会特别长的微博地址:http://ww2.sinaimg.cn/bmiddle/005KD1Kxjw1f1d6adb51xg30c80y776p.gif


呼吸,心跳,思维。

随着精神图景的颠覆如两块拼图严丝合缝。

——大哥,你干嘛欺负我?

——结合热还自己硬撑四个小时你是不是想意识过载发疯?

——约好你今天过来,我不怕。

明楼盯着他试图封闭刚连接上的思维感应。

没来得及。

阿诚讶异的动动眉毛,几乎称得上羞怯的笑了。

 

——你不怕,我怕。

 

 

——全篇完结——

 

 

碎碎念,哨兵向导系列,留言点梗的大家可以从这个系列找找自己的梗,我尽力了_(:зゝ∠)_

这个设定真是太适合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好开心,大家吃肉,也许会再写点走走剧情,精神图景/灵犀画卷真是个好东西!!!

 

如果攻方的精神体凑在一起

旅座的狮子:结合热时我帮主人弄哭过小方!

楼总的蟒蟒:结合热时我帮主人弄哭过阿诚!

阁主的肥鸽:………………我帮主人抓过兔子…………妈的,输了!



评论(83)

热度(1125)